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大吊传奇(连载)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第001章 想妻

本故事发生于9o年代。

江渔村:位于某江畔,大山脚下的低洼地,村落僻静,景色优美,仿若世外桃园。

大概是由于地势或者水土的原因,此村男多女少,所以有少数家庭都是兄弟俩娶一个媳妇。

但,即便是这样,也未必是家家的弟兄们都能娶到媳妇的。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肯定是有的,那就是——买。

……

正值六月天气,艳阳如火,照得村外的庄稼和水稻亮晃晃的,甚是刺眼。

村尾,周家的儿子周青正躺在屋檐下的竹椅上,悠闲自得地乘凉,两眼无神望着屋前的一片稻田。

但,从他神情中流露出了一种迷茫和期盼。

他迷茫什么?那就是不知道自己何时能娶上妻子。

他期盼什么?那是他此时正在幻想有一个美丽的女子从天而降——这跟白日梦没什么区别。

高中毕业那年,周青18岁,他就想走出江渔村,外出打工。因为他想,在那繁华的都市中,就算是娶不上妻子,但是每天上下班至少能在途中看到不少女的,这样一饱眼福也可以啊。

可周家就周青这么一个儿子,他父母愣是不许他外出打工。用他妈妈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天天看着儿子在身边,心里踏实。

反正在这江渔村,只要稍微勤快一点儿,肯干点儿农活,衣食还是无忧的。至于大财,这里的村民们压根也没去想过的。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人想过,只是想过的那人又想——在这村里有钱也花不出去啊?我要那么些钱作甚?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5年,周青现已是23岁了。现在的他,心里一直在埋怨父母没让他外出打工,因为在都市里,5年的时间,怎么着也碰上个女的了的,所以他现在是啥农活也愿意干了。

这天,他父母本想好话哄他去田里锄草,但是他却一句话堵住了他父母的嘴。

他说:“再想要我去干农活也可以,但是你们必须先跟我买个妻子回来。”

听到这话,他父母也就心灰意冷了,心想,他不去干农活就算了吧,任他呆着吧。

不过,他父母也确实有在行动,正在向那些买过妻的家庭打听哪儿能买到女的,多少钱?

后来,他父母听说只需5万就能买到一个很不错的女的,于是他们想,只需要勤快两三年就可以了的。

而周青却在想,我才不管那么多,反正不给我买个妻子来,我就是不干农活的!

显然,如今的周青想妻子想到了这般境地,当然是事出有因的。

其原因一,那就是他生理本能所出了一种强烈的信号和需求。毕竟都是人嘛,这一点谁都能理解的。

其原因二,那是他去年夏季的一个夜晚,去稻田里抓青蛙吃,路过王家的屋后时,听见了那不该听到的声音——王家媳妇的叫声。

那种声音令他登时就呆立住了,赶忙熄灭了探照灯,然后蹑手蹑脚的、偷偷的向王家屋后的窗户靠近而去了。

正是深夜,屋内屋外一片寂静,屋内没有开灯。

听着这种声音,周青开始是头皮一阵麻,然后是整个人都木然了,接下来就是身体的本能欲念开始了——那种无处宣泄的、难受的欲念,令他窒息得喘不过气来。

后来当屋内渐渐安静下来之后,周青还久久的、静静的、默默的、木木的趴在王家的窗户前。

自那以后,周青每夜都会去稻田里抓青蛙的,然后路过王家的屋后。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王家媳妇的叫声已经留在了他的心灵深处,随时都有可能在他的耳旁回荡着。那种声音令他有了一种欲念的冲动和窒息感。所以,他现在连做梦都想要有个女人的。

就在这天午间,周青的父母从地里干活农活回来时,他老爸见他无所事事的躺在屋檐下的竹椅上,便一脸的不悦,铁青着脸,冲周青恼道:“你个短命鬼还真是个害人精!”

周青一听他老爸的这话,就火大了,回道:“那好啊,我这就短命去!”

说完,周青噌的一声就从竹椅上站起了身,奔村外走去了。

他老妈见他跑了,便急忙追上去,嚷道:“诶……你要去哪儿啊?”

“短命去啊!”周青头也没回的回道。

他老爸见他老妈要去拖住他,不料,他老爸更是恼火的上前,一把拽住了他老妈,言道:“不许去追!这孩子都是被你惯坏的!”

“你真的让他短命去啊?”他老妈焦急的回道。

“他短命就短命呗!反正有他没他,我们不还是一样的过活啊?”

“可就他这么一个儿子诶!”

“就他一个我都嫌多了的!”

“……”

其实,周青只是故意生气的,好让他父母在乎他。他以为他老妈会来拖住他,可是却被他老爸拽住了。但一时之下,他感觉自己要是就这么返回去了,是很没面子的,没有台阶可下的,于是他也就只好奔江边的方向走去了。

更有趣的是,他老爸拽着他老妈回屋后,反倒情趣了起来,冲老妈嬉皮笑脸的乐道:“不如……嘿嘿……我们现在就要一个吧?”

他老妈想着儿子走远了,哪还有这心情啊,于是便回道:“去去去,一个儿子你都嫌多,哪还有心情和你再要一个啊?再说了,刚从地里干完农活,一身的汗,亏你还有心思想这个!”

他老爸却依旧是嬉皮笑脸的回道:“这汗不是干了嘛。就来嘛。正好趁着那个短命鬼不在,我们可以放开一点儿。平时那个短命鬼在的时候,你老是憋着没声,感觉特没劲。”

“去去去!真有你的!儿子都跑了,你还想着这个,唉……叫我怎么说你好呢?”

他老爸看他老妈不从,就愣是上前,一把将他老妈推倒在了堂屋的木桌上……

周青走到了村口,回头见他父母没有前来拖他回去,于是又回过头,抬头望了望前面的小山丘。

小山丘上杂草众生,十分茂盛,绿油油的,被午间的太阳照得亮晃晃的,很是刺眼。

在小山丘的正中间,已被江渔村的村民们走出了一条光秃秃的小道来。翻过这座小山丘,便到了大江边。

周青伫立在山丘前愣了愣,最后还是决定翻过山丘去江边溜达溜达。

正巧,当周青爬到山丘上的时候,碰见了王家的媳妇从江边回来。

大概是这一年多,周青老是在王家屋后偷听王家的媳妇的叫声,所以当他与她晤面时,他感觉甚是尴尬,不觉的,他就微微红了两颊。

也不知道王家的媳妇是去江里游泳还是掉到江里了,此时,只见她一身**的,尤其是在太阳的照耀下,隐约可见她的身体。

很有可能的就是王家的媳妇想去游江逃走?因为她也是被卖到这江渔村的。有可能是她感觉自己没能游过江去,所以又返回来了。

此时,村外一片寂静。静得可以让周青听见王家的媳妇的呼吸声。

就在周青与王家的媳妇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真想一下把她推倒在草丛中,然后就……

但是他却没敢那么做。可能是他胆小吧?

王家的媳妇跟周青也不是很熟,所以相互都没有打招呼。

因为那些被卖到这儿来的女的,都很少让她们出门认人的。其原因就是怕她们吸引别人家的汉子。

当擦肩而过之后,不料,周青倏然止住了步伐,回身朝王家的媳妇看去了。周青就愣愣的将目光定格在了她的身上。不觉的,他的身体又有了一种强烈的反应。

此刻,周青后悔了起来,心想,他刚刚怎么就没有把她推倒在草丛中呢?

他又在想,要是他刚刚将她推倒了,又会生怎样的一幕呢?

最后,当王家的媳妇下了山丘,走远后,不见了身影,周青也就只好失望的回转身,奔江边走去了。

就在周青下了山丘,朝江边望去的时候,忽然,他现了刘家的兄弟正焦急的伫立在江边,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不一会儿,刘家的大兄弟刘良冲刘冲说了句:“说好了哦,第一晚可是归我的哦。”

刘冲却是回道:“爸妈不是都说了嘛,上半夜归你,下半夜归我。难道你还想让我等一个晚上啊?”

“那好吧。就按照咱爸妈说的那样办吧。”

“……”

听着刘家兄弟在对话,周青不觉也就默默地止住了步伐,观测着。

大约几分钟之后,从远处的江面上隐约传来动机的嗡嗡声。

周青忙举目望去,貌似有一艘快艇正在朝江边驶来。


第002章 交易

再过了大约5几分钟之后,江面上的那艘快艇便清晰可见了。

周青睁大着双眼珠子,直愣愣的张望着江面上的那艘快艇,可见快艇上有3人,两男一女。前面的男的开着快艇正在向江岸靠近。后座上后面坐着一男一女。

刘家兄弟望着快艇渐近,激动得都快蹦起来了。

周青一直愣怔怔的呆立在原地,没有吱声,只是默默的观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不一会儿,快艇缓缓靠岸了,后座上的那个男的押着那个女的上了岸。

那个男的上岸后,只是心不在焉的瞟了刘家兄弟一眼,说了一个字:“钱。”

刘良则在欣喜的、兴奋的、激动的上下打量那个女的,貌似没有听见那名男子说什么。

他弟弟刘冲忙白了刘良一眼,说道:“钱。”

“哦哦哦,”刘良这才愣过神来,忙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打钱,递到了那名男子手里,“你数数,正好四万五。”

那名男子接过钱,大致看了看,也没数,只是冲刘家兄弟说了句:“好了,兄弟两人慢慢享受去吧。”

说完,那名男子就转过身,跨上了快艇。

然后就只见快艇掉转头,离开了江岸,朝江面上驶去了。

至于这江面究竟有多宽?谁也不知道。反正只是一眼望不见对岸的。

……

这时,刘家两兄弟便开始乐呵呵的打量起了那名女子。

那名女子的模样娇艳,稍有几分风尘,面上的胭脂味很浓。可以看得出,那名女子也不是什么傻呵呵的村姑,应该已经知道生了什么,也知道接下来该生什么了的。

如果结合江渔村来看,眼前的这名女子应该算是极品中的极品了的。总之是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的。

可以坦白的说,她如今落到了江渔村、落到了刘家兄弟的手里,简直就是上天开了大玩笑的。

想想,这个世界真是有些可怕的,为了钱,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都有人做的。

此刻,周青仍旧伫立在原地,呆愣瞅着眼前的那名女子,两眼都直了,直放蓝光,心想,这不就是我理想中的女子吗?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娇艳的模样,的身材。

周青正在暗想着,不知道将来我父母能不能也帮我买这一模一样的女子?要是这名女子现在就说——我不要跟你们刘家兄弟,我要跟周青,那该多好啊?

可事实证明,周青只是在痴人说梦。

很显然,刘家兄弟已经付了4万多块钱的,这名女子是谁也抢不走了的。按照村里的规矩,谁家付了钱,就是谁家的媳妇了的。

那名女子见刘家兄弟只顾傻眼的打量着她,所以她也就没有吱声。

但,为了打开了这尴尬的局面,刘家兄弟蛮善心的冲那名女子问道:“请问……你吃午饭了吗?”

那名女子瞟了刘良一眼,没有回话。

刘良看她不说话,他也就心里毛了,不禁傻乎乎的挠了挠后脑勺,又问道:“你怎么……不说话啊?”

那名女子还是没有吱声。

这时,他弟弟刘冲心里也毛了,也挠了挠后脑勺,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名女子依旧默默不语,然后来回打量了刘家兄弟两眼,见他俩都是纯朴善良的人,于是她终于开口说话了。

那名女子言道:“两位大哥,我求求你们俩就放过我吧!刚刚的那4万多块钱,我可以给你们的。”

一听这话,刘冲可就不干了,恼道:“你说的好听。我们可不是因为心痛那4万多块钱的哦。我们兄弟只是因为娶不到媳妇才辛辛苦苦积攒了那4万多块钱的。”

刘良听弟弟那么一说,他也就言了:“就是。不是为了娶你,我们兄弟俩也没有必要辛辛苦苦积攒4万多块钱的嘛。而且就算你给了我们4万多块钱的话,我们也没处花去啊。现在我们兄弟俩只要娶你,不要钱的。”

那名女子很是无奈,但她还是不甘就这样被沦陷了的,于是她言道:“你们知道吗?你们这只是违法行为的!娶我,也是需要我本人同意的,否则的话,你们这就是违法行为的。”

“嘿,”刘冲一声冷笑,“违法?什么叫违法啊?不懂诶?反正我们村里有大部分都是这么娶妻的,也不违法啊?也没有人来抓他们的啊。”

“反正你们俩要是强迫我的话,就是违法的。”那名女子似乎也没有耐心跟他们俩**律了的——因为他们不懂,说了也是等于对牛弹琴的。

可刘良似乎也没了耐心,他挠了挠后脑勺,心想,她奶奶的,老子花了4万多块钱就买了这么个女的啊?跟老子讲什么狗屁法律?

这一想,刘良开始给那名女子来了个下马威,警告道:“诶!我们可是已经付了钱的哦!你要是……就别怪我们兄弟俩动怒了哦!”

“你们要是这样的话,我就喊了哦!”那名女也不甘示弱。

“嘿,”刘冲又是砰然一声冷笑,“喊?你喊什么鬼东西啊?”

“我喊救命啊!”

“嘿,那你就喊呗!”

那名女子很是无奈,暗自怔了怔,然后扭头望了望这茫茫无际江面,只见水波荡漾,什么也看不见。不觉的,她也就感觉到了迷惘了,没救了……

刘良见那名女子像是快要哭了,忙哄道:“好了,你别哭吧。我们兄弟俩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只要你乖乖的做我们刘家的媳妇,我们什么活计都不会让你干的。包括你的衣衫,我们都会帮你洗的。里衣里裤,都可以帮你洗的。”

“那……”那名女子愣了一下,忍住了哭,抬头看了看刘良,“但我有个条件,你们俩都不许碰我的。”

“嘿,”刘冲冷笑道,“那怎么可能?你想想,我哥哥都3o岁了,我也28岁了,好不容易才娶了你,怎么可能不让碰呢?”


第003章 屈服

此时此刻,那名女子万般的无奈,欲哭无泪的来回瞟了瞟见刘家兄弟,感觉自己已经是羊入虎口了,无从逃脱,心里也就绝望了。

刘良也是个善良憨厚的人,他也看出了那名女子的无奈,于是他便好言好语的冲那名女子说道:“你放心好啦。我刘良可以保证,只要你肯乖乖的做我们刘家的媳妇,我们家人都不会亏待你的。什么好吃好喝的,都会先紧着你吃喝的。日后,我们兄弟俩也会实心实意的对你好的,绝对不会打你骂你的。”

那名女子听刘良这么憨厚的一说,心里也多少有了点儿化学反应,不觉也就默默的审视了刘良一眼,但没有言语。因为她心里想的,依旧是如何应付他们兄弟俩?

可她心里也清楚,一时想要逃走的话,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除非她能游过眼前的江面。但是,她刚刚被送来的时候,心里已经清楚了这江面到底有多宽,她肯定是游不过去的。而且她自己更清楚自己的水性不好的。

哪又如何逃离?

这时她此时正在心里焦虑的问题。

忽然,刘冲看在这江岸已经磨蹭了半天,父母还在家里高兴的等新媳妇一起吃午饭呢,于是他便冲那女子说道:“好了。我们先回家吧。我父母还在瞪着你一起吃午餐呢。”

那名女子见刘冲讲话也比较亲切,心里也就少了几分顾虑,心想至少不会挨皮肉之苦的。

刘良听弟弟这么一说,他也说话道:“对了。我们先回家吧。放心,我们兄弟俩不会就这么娶了你的。我们家也会按照我们的村里的规矩,选个喜庆的日子,大摆酒席,算是正式娶你过门的,你也不是没名没份的,你就是我们刘家的过门媳妇。”

此时,那名女子又愣了愣,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那名女子也就缓慢的迈开了步子,同刘家兄弟一同走去了。

可是刚迈了几步,谁料,那名女子扑通一声就投身跳进了江里,只见平静的江面瞬间水花四溅,水波荡漾。

刘家兄弟俩一愣神,兄弟俩就是不约而同的一个饿狗谱屎的姿势跳进了江里。同时落水,出了扑通的一声巨响,水花四起,水波激烈的荡漾开去。

虽然刘家兄弟俩同时跳水的姿势不雅,但是那种协调性和配合性绝对不亚于跳水运动员的双人跳。论水性,他们兄弟俩更是不亚于跳水运动员的。因为江渔村的村民们,只要是个人都会水性的,这貌似就是他们的天性一般。

刘家兄弟俩落水后,不一会儿,就将那名女子提上了江岸。只是三人都弄了一身湿的。刘家兄弟心想,反正是炎热的夏季,就当是降降温了。

这时,那名女子万般无奈的坐在江岸的草地上,心里已是充满了绝望,貌似什么也不说了、什么也不想做了。

刘良用手抹了抹头上的水珠,然后冲那名女子恼道:“你要是再这样的话,就别怪我们兄弟俩不讲道理了哦!礼也只让三分的哦!你不要这样不识抬举的哦!”

刘冲也用手抹了抹头上的水珠,冲那名女子一声冷笑,说道:“嘿,你要跟我们村里人比水性的哦!你要是愣是这么不老实的话,我们兄弟俩也就只好来蛮的了哦!”

听着刘家兄弟俩的话,那名女子没有吱声,只是显得一脸委屈和悲恸的样子,两眼无神的、呆呆的凝望着江面。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良久之后,那名女子叹了口长气:“唉——”

然后她也就倏然从江岸的草地上站起了身,冲刘家兄弟说了句:“好了,我跟你们回家吧,我也饿了。”

由此看来,她也只好屈服了。

……

这时,周青将刘家兄弟正要带着那名女子走来,于是他也就忙装着无所事事的迈开了步子,溜达了起来,像是在以这种姿态告诉刘家兄弟——他刚刚什么也看见,只是刚刚从山丘上下来的,打算去江里游泳的。

相互渐渐走近后,一碰面,刘良抬头见是周青,忙乐呵呵的冲周青说道:“周公子,出来散散心啊?”

因为周青已经有将近一年不肯下地干活了,所以在江渔村已经是出了名的懒,所以人人都称他为周公子了。显然,这是大家在贬低他。

周青也忙乐了乐,趁机打量了那名女子一眼,故作惊疑道:“呃?你们兄弟俩娶媳妇了啊?”

“是啊。”刘冲乐呵呵的回道,“刚刚娶的。怎么样啊?漂亮吧?”

“嗯?我好看看哦。”趁机,周青又是正眼上下打量了那名女子一番,惊喜的夸道,“哇!好美哦!你们兄弟俩真有福气!”

“美吧?”刘冲更是心里美滋滋的回道。

“嗯。”周青忙点了点头,“算是江渔村的第一美人了!”

“嘿嘿,”刘良傻呵呵的、美滋滋的乐了乐,“周公子讲话就是有水平哦。不愧为我们江渔村的才子。”

实事求是的讲,周青却是算是江渔村的才子了的。因为在这江渔村,唯有他一人到了高中学历,所以说是才子也不算为过的。为此,村长也曾找周青谈过很多次的,想让他做村干部,可他就是不干。

刘冲看出了周青眼中的惊羡,于是他便风言风语的乐道:“很便宜的。才4万多块钱的。你周公子也努努力,积攒点儿钱,赶紧娶一个吧。就凭你周公子的干劲,一年就能可以了的。”

周青则是涩涩的笑了笑,回道:“得了吧。你们兄弟俩就别取笑我了吧。”

周青也不傻,也知道自己懒了,不肯下地干活了的,当然知道刘家兄弟是在取笑他的。更知道全村人都在取笑他的。可他心里却在想,我过我自己的生活,就让你们取笑去吧!我就当是路过时,有狗在叫。

这会儿,刘家兄弟也没空闲继续取笑周青的,所以刘良便说:“周公子你就慢慢散心吧,我们回家了。”

“嗯。”周青点了点头。

等刘家兄弟带着那名女子走远后,朝山丘爬去的时候,周青倏然回转身,将目光定格在了那名女子的后背上,心想,多好的女子啊!就被他们兄弟俩折磨了,也不便宜我……

第004章 救命

看着人家娶妻,周青也只有羡慕和妄想。

这天,这江渔村的周公子溜达到了江边,眼瞧着了刘家兄弟娶妻的这一幕,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心想,人家刘家兄弟今晚可又是洞fang花烛夜了,而我呢?

特别是在他的脑海里再次显现出刘家兄弟刚刚娶的那名女子的模样时,他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心想,好女子都让人家抢先娶了,不会等我娶妻的时候全是些残花败柳了吧?

貌似王家媳妇的模样和身材也不错……不觉的,周青又想起了王家媳妇,她的叫声又在他的耳畔回荡了起来……

唉,周青不禁暗自叹了口气,心想,可惜我只有偷听人家尽欢的份啊!

……

反正也无所事事,周青也就沿着江岸往下游的方向溜达去了。

再往前走大约一里路远,就是山水交接的地方了,那里是一座深山老林的山脚下,山上树荫成林,去那儿找个草地躺着,正是纳凉的好地方的。

正当午的太阳如火,晒得头顶直烫,所以周青当然是想去那山里找个阴凉处歇脚。

夏季暖风吹拂,江岸的青草随之摆动,景色秀丽,空气清新。

走了大约1o几分钟之后,周青来到了山水交接的地方,奔树林中钻去了。

树林中有着一种浓郁的草腥味,但那种味道却是很好闻的。

周青钻进树林后,默默的走了不一会儿,意外的,他现了新大6——此刻不远处,正有一名女子蹲在草地中方便。

在望见这一幕之后,周青当即就呆立住了,屏住了呼吸,像是生怕弄出响动来,被那名女子现。于是他下意识的蹲下了身,两眼直愣愣的盯着那名女子的那儿看,瞬息间,不只不觉的,他已经有了一种强烈的身ti反应……

这一次,很意外的,周青终于亲眼见到了女子的那玩意。但距离很远,他也只是看得模模糊糊的,毕竟那地方只有那么点大小,而且还被一片青草遮挡了一点儿。

此刻,在周青心里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很想走近去看看,但是他却又怕弄出声响来。就像一位猎人怕惊动了一只鸟儿一样。

周青认识那名女子。她是罗家去年年底娶来的媳妇。至于具体叫什么名字,他也不知道的。只是在村里见过她几次面的,反正知道她是罗家的媳妇。

那名女子为什么一个人跑到这深山里来?

原因只有一个,她应该是在想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逃走的。

可这江面也望不到对岸,而这深山又走不到头,所以她也就只好返回来了。正巧在这时,她内急,所以也就随地……

反正在这僻静的村落,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人来这儿的。

至于这次周青的出现,那纯属意外,没有巧合的。

不料,罗家的媳妇正在方便着的时候,意外又再次生了——忽然,罗家媳妇瞅见跟前有一条背面青色的蛇正在朝她的方向缓慢的爬行着。

瞬间,她头皮一阵麻,眉头一锁,随之,水也就嘎然而止,断了。其实,她还没有尿完的,只是被惊吓的。

猛然,罗家的媳妇惶急起身,yu要提起裤子,谁料,她这一个动作却是惊怒了那条青色的蛇,只听见跐溜的一声,那条蛇一口就咬住了她的小腿,惊吓得她仰身跌倒在了草地中,同时出了一声惨叫:“啊——”

之后,她整个人像是被吓得昏了过去,没了声音。

见此情形,周青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心想,救命要紧。

倏然,周青噌的一声,就奔罗家媳妇跑了过去。然后他冷静的盯着那条蛇的七寸位置,弯下腰,伸手就捏住了那条蛇的七寸,抓了起来。

这时候,罗家媳妇刚刚被惊吓得貌似没了知觉,也忘了自己的裤子没有提上,只是呆傻的瞪大着双眼,望着周青抓起那条蛇之后,只见他咔嚓的一声就拧下了那条蛇的脑袋,眼瞅着这血腥的情景,吓得她又是尖叫了一声:“啊——”

周青将那条蛇的脑袋拧下之后,随着就将那条蛇抛向了远处,显得很是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很像一位无畏的英雄。

周青毕竟是上过学的人,所以在这种关键时刻,他脑海里想着的只是尽快救治罗家的媳妇的。尽管她的裤子没有提上,但他是没有往她那儿看的。

周青见罗家的媳妇呆傻的躺在草地上,貌似身体还在心有余悸的颤抖着,只顾木木的睁大着双眼珠子望着他,于是他便冲她说道:“没事了。它已经死了的。你不用怕了的。”

说着,周青就蹲下了身,撩开了她的裤管,看了看刚刚被蛇咬的地方,然后他趴倒在地,俯身下去,就替她吸出了蛇毒。

接着,周青起身左右环顾了一下,朝右侧挪了两步,伸手扯下了一把臭草(当地人的都这么叫的),然后他又用臭草擦了擦那被蛇咬过的伤口。

待伤口处理完毕之后,他冲罗家的媳妇说道:“好了,没事了的。刚刚那只不过是一条草鱼蛇,没有多大毒性的,而且我也帮你蛇毒吸了出来,也用臭草擦了伤口,肯定没事了的。”

渐渐的,罗家的媳妇也慢慢的缓过了神来,躺在草地中看了看周青,言谢道:“谢谢你!”

“不客气!”周青回道,随着,不觉的,他的目光也就游荡到了她的那儿。

这一看,周青忽然像是失了魂一般,整个人都傻了。

倏然,只见周青急忙站起了身,随之,他滑开了皮带,然后就只见他的裤子掉在了脚后跟……

罗家的媳妇见状,傻眼了,忙道:“你……”

她本来想问他——你要干吗?但是她忽然一想,他刚刚救了她的命,也就没有说出口了。

所以她也就任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了吧。

……

毕竟是初次,周青着急忙慌的,所以还没开始,刚刚触碰到地方,他就泄气了的。

此刻,他很尴尬,心里在埋怨自己,我怎么这么没用啊?

罗家的媳妇看出了周青的心思,不禁善心的、轻声的说了句:“你不要这么着急嘛。”

很显然,她这都是经验之谈。

周青脸涩涩的看了看她,低声的回道:“我……”

“初次?”

“嗯。”周青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再等一下你就好了的。”

“你……还能给我一次?”周青迟疑的问了一句。

“嗯。”


第005章 攀谈

此刻,沉静的深山老林,貌似泛起了一股热气,有一种低沉而又惬意的声音荡漾开来了,穿透了整个树林,回荡在树林的上空……

正午的太阳透过树叶的缝隙,星星点点的撒落树林中。林中草色翠绿,草腥味很浓。

在星星点点的阳光下,是周青正在与罗家的媳妇缠绵。

……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树林又回到了往常的寂静。

这时,周青看了看坐在草地中的罗家媳妇,傻愣愣的说了句:“我回去了。”

罗家媳妇坐在草地中,望着周青转身要走,于是她便忙道:“等等。”

周青忙止步,回转身看了看她,暗自想了想,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嗯?”罗家媳妇若有所思地望着周青,愣了一会儿,然后忽然睁大双眼,凝视着周青,说道:“你能陪我说说吗?”

周青愣怔的看着她,心里也没什么主意。这毕竟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又是碰巧遇上的,他也没什么经验,心里以为完事就完事了的,哪曾想过还有什么交流啊?

所以这时,周青只是在打量罗家媳妇的长相。总体看上去,罗家媳妇算是那种小家碧玉型的女子,但她此刻的眼神中却是闪烁着一种不屈的神情。貌似她不甘心就这么被困在了这个僻静的江渔村。

周青觉得她长相还蛮中看的,于是他也就索性正转身,朝罗家媳妇走了过去。接着也就在草地上坐了下来,与她面对面的坐着。

就罗家媳妇周围的这片草地,刚刚已在他俩那忘形的缠绵时刻被压平了的。

此时此刻,在周青的心里,他很感激罗家媳妇的。因为她的指导下,他终于尝试到了人生的第一大快事,这将为成为他最难忘的时刻。

罗家媳妇默默的看着周青,暗自想了想,貌似在找话题?或许她在想如何亲近他,然后从他这儿找到一点儿希望。

片刻之后,罗家媳妇冲周青粲然一笑,羞红着脸,说道:“你们……江渔村的男人的那个都不小哦。”

这个话题也令周青忽然红了脸颊,羞涩的一笑,回道:“你怎么知道啊?”

“嗯……因为罗家三兄弟的……都不小,你的……也不小。”

这话意已经跟明显的透露出了,她再被卖到江渔村之前就已经是熟女了。

当然,周青此刻只是有点儿傻乎乎的,没有想这么多的,压根也想不到这儿的。他只是有点儿羞臊的看着罗家的媳妇,貌似有些不知所措。

周青看着她,愣了好一会儿之后,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啊?”

“于静。”罗家的媳妇回道,“你叫我静儿就好了的。”

“哦。”周青应声道,然后又是没词了,不知道说什么了。

此刻,于静看着他,心中有词,但是没敢说出来。因为她此刻心里正在斗争着,在想,要不要告诉他,她想逃走?告诉他了之后,会是什么后果?他会不会帮助她?或者他又会告密——那样的话,她又将失去自由的,会被罗家三兄弟轮流值班看守着她的。

现在她之所以能自由的出来溜达,那是她已经用计攻破了罗家三兄弟的心理防线,所以罗家三兄弟看她已经习惯了江渔村的生活,也决定安安心心的做罗家媳妇了,所以也给了她自由的生活。

于静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微笑的看着周青,说道:“嘻,我……我认识你的,他们好像都叫你周公子,是吧?”

“嗯。”周青点头答道,“是的。不过这是他们在取笑我。”

“他们为什么取笑你啊?”

“因为我懒呗,不愿意下地干活呗。”周青如实答道,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嘻,”于静又是一笑,觉得他倒是蛮可爱的,“那你为什么懒啊?”

“因为我18岁那年说要出去打工,我父母偏偏不让。”说着,周青显露出了一脸怨气,“你来了我们江渔村,你也知道的,在这儿,除了卖媳妇,想正正当当的谈恋爱,娶个媳妇,压根就是很难的。那些有女儿的家庭,基本上都会把女儿嫁给有点儿亲戚关系的人家的。而且,有女儿的家庭少之又少的。所以,当然只有走去这江渔村才能娶上媳妇啰。可是我父母偏偏不让的。一晃悠就是5年过去了的,人家都娶媳妇了,就我还没媳妇,所以我当然不去地里干活了,除非他们给我卖个媳妇来。”

于静听完周青的这番话之后,大致也看出来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她心里也就踏实多了,于是她试探的跟周青说道:“买妻,这可是违法的行为哦。”

“我知道啊。可是人家都是这样娶妻的,我又有什么办法啊?是叫我生在这个鬼江渔村呢?我总不能一辈子不娶妻吧?再说,那样的话,我自己也……”说着,周青貌似不好意思往下说了,因为他想说他已经受不了没有妻子的生活了,他对fu妻之间的那事已经到了极度渴望的地步了的。

于静也不是什么笨姑娘,当然知道他想表达什么了。

于是,于静便是冲他乐了乐,说道:“嘻,你不说,我也看得出来的。刚刚你急不可耐的,我就知道……”

周青看于静能够参透他的心里,他不禁感觉跟她说话有一种亲近感了。

由于不知不觉的已经聊了也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了,而他刚刚也在她那儿得到了便宜,所以他看着,不觉的,又回味起之前的那种感觉。

这么一回味,周青大胆的看了看于静,忽然低声的问了句:“你还能……给我一次吗?”

于静是过来人,当然知道男的初次尝到甜头后,过了不一会儿就又想要了的。

于是,于静也就心机的看了看他,回道:“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我要你带我离开江渔村,以后你想要多少次……我都给你的。”

第006章 商谈

周青听于静开出了条件,说要他带她离开江渔村,他忽然愣住了。

因为周青知道,在江渔村如果要是做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的话,那可就是丧尽天良的,所以他当然不会答应了。

而且在江渔村也有这样的村规的,协助别人的妻子逃出江渔村的,就必须在江渔村除名的。

周青当然在想,我带你离开了江渔村之后,我怎么办?回村?那不是自寻死路吗?可是我去哪里?

再说,每天来江渔村的船只有两趟。早晚各一趟。而且开船的都认识江渔村的人,也知道谁是谁家的媳妇的。因为村里新娶的媳妇都会到开船的那儿打招呼的,做登记手续的,且还会留相片的。还有就是,早晚来船的时候,各家都会看好自家的媳妇的。想通过坐船离开,根本就是行不通的。

可每天到江渔村的交通工具只有那条船,又还能有什么办法离开呢?

有。那就是游江。

除了游江,还真就没有别的办法了的。但是这江面却是一眼望不到对岸的。

也许周青游过江去,是没有多大问题的,但是于静可能就够呛了的。

关于每天开来江渔村的那条船,以前是叫做江渔号的。后来因为一部电影,所以开船的就玩了次浪漫,将船改成了泰坦尼克号。

于静看她自己提出的这个条件,让周青愣了半天没有说话,也忘了着急想要那个了,她也就愣住了,因为她心想,看来想要离开这江渔村是不可能的了?太难了的?

周青心想这个条件他也做不到,所以他也就没有死皮赖脸的再要求于静给他一次了,他也就忙站起了身来,愣愣的看了看于静,冲她说道:“嗯……我回去了?”

他之所以是愣愣的看着于静,那是他心里在希望于静能可怜他一次,在没有条件的前提下答应再给他一次。

于静依旧坐在草地上没有起身,只是抬头望着他,似乎也看出了他眼神的意念,于是于静忽然低声冲他问道:“你……不想要了啊?”

“想。”周青不假思索的回道,然后他又涩涩的说道,“但是……你说的条件,我……做不到的。”

“为什么做不到?”于静问道。

“因为……太难了。渡船过江是不可能的,因为开船的都认识我们村里人的,知道谁是谁家的媳妇的,他不但不会载我们过江,还会举报的。除非游江。我能游过江去,但是你……我就不知道了的。”

于静听周青这么一回答,貌似看到了一丝希望,又忙问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没有了的。”周青回道,“而且就算是有的话,过了江之后,我怎么办?我不可能再回到江渔村了的。”

于静忙回道:“这个好办。只要你能带我过江的话,我能保证你在繁华的大都市生活的。”

“我也想去市里的。但是……真的没有其它办法带你过江的。”

“那你再好好想一想嘛。不急。你是这江渔村的人嘛,应该知道这里的地形的嘛。”

“地形我知道的。”周青回道,“除了渡船过江和游过江去,没有其它办法的。但是这两个办法都是行不通的。还有……就是你不要跟别人说,说跟我说过此事的。”

“这个我知道的。”于静回道,“你应该也不会说的吧?”

“我哪敢啊?这事要是被江渔村的人知道了的话,我的后果很严重的。你就不一样了的,因为只要你没有离开江渔村,顶多也就是派人限制你的自由的。”

听周青这么一说,于静更是感觉眼前的这人很踏实的,她更是对他又增添了几分好感。

于是,于静看着周青,忽然说道:“既然你暂时没有别的办法,那我也就不为难你了吧。”

“嗯。”周青看着于静,点了点头,“那……我走了?”

于静看周青做事很讲究原则,知道自己办不到的事情,也就不要求要了,她这心里更是于心不忍的。

所以当她望着周青缓慢的周身时,她忙喊道:“等等。”

周青也就倏然止步,慌忙回转了身,朝于静望去了。

这时,只见于静略显几分羞涩的看着他,但她已经滑开了自己的皮带……

忽然,于静冲周青低声了的说了句:“来吧。”

霎那间,周青欣喜若狂的冲她走了过去,随着,他的裤子就掉到了脚后跟上……

“别急。”于静柔声道。

“……”

再一次,周青从触觉、听觉、感觉得到了一次体验和尝试。或许这就23年来最最开心的和幸福的一天了的。现在,他总算是对人生第一大快事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事情刚结束,不料,忽然从远处传来了一声喊声:“静儿——”

当于静听到这喊声后,惶急冲周青道:“好了,快下来。”

“嗯。”

“快。赶紧的提起裤子。”

“嗯。”周青也不傻,当然知道是罗家三兄弟来找于静了的。所以他也就急的提起了裤子。

于静一骨碌站起身,也忙提起了裤子,也来不及做那些善后工作了。

两人都慌里慌张的整理好各自的衣衫后,于静忙冲周青道:“我先走了。你先躲在这儿别出来。”

“我知道的。”周青回道,“放心吧。你可别说见过我哦。”

“这个我也知道的。”

“嗯。那你快出去吧。”

“好。”于静回道,也就转身奔树林外走去了。

周青看着她转身后,不忘急忙说了声:“谢谢你!”

第007章 吵架

大约过了1个多小时候之后,周青从树林中晃晃悠悠的走来了,然后打算往回走去了。

他也知道,他父母是不可能来请他回去的。而且已经过了正午,已是午后了,他也饿了的,何况刚刚又激战两番,更是饿得不行了的,所以他自然是想回到家里弄点儿吃的的。

不过此时的他,脸上倒是冒出了几分悦色来。此时此刻的他,心里应该是美滋滋的,正所谓得偿所愿。估计他今天是不小心踩了狗屎,所以走狗屎运了。一个意外的发现,竟然让他23年来的愿望达成了。

很明显,他眼神中的那种欲念暂且消失了。

这时候,他心里除了高兴,其它什么也没想了的。

……

回到家里后,他父母没在家,应该是下地干活去了。

于是周青就直奔厨房而去了,揭开锅盖,一看他妈给他留了饭菜,他也就端出来,去拿了双筷子,然后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饱后,他也就没有事干了,就只好继续无所事事的去了屋檐底下,在竹椅上躺了下来。

这就是江渔村村民们所羡慕的周公子的生活方式。

实在是无聊,所以他也就不觉的想起了今天刘家兄弟所娶的那位新媳妇。

那名女子的模样,又在他的脑海里显现了出来,虽然有点儿模糊,但她大致的轮廓貌似已经印在了他的脑中。

……

天黑时,他父母从地里干完农活回来,周青已经洗完澡了,而且已经在厨房里生火了,打算做晚饭。

看来周公子今天的心情不错。因为只有在心情好的时候,他才会想起做点儿家务活的。

他妈进厨房一看,不禁嘲笑道:“嚯,我看今早的日头也没从西边出来啊?怎么我家周公子今天晓得做晚饭了啊?”

他爸在堂屋听见她妈在厨房里跟周青讲话,不料,他爸说了句:“他不是短命去了吗?”

“行了行了行了,”他妈忙帮腔道,“你就别乱说话了。没看见我们家周公子今晚都晓得做晚饭吗?”

“……”

晚饭后,周青又照旧将他那套抓青蛙的工具拿了出来:探照灯、竹篓、小网。

他妈见他又要去抓青蛙吃,便问:“你天天吃青蛙肉,不腻啊?”

“我喜欢吃。不腻。”周青回道。

可他老爸却是铁青着脸看了看他,恼道:“他抓个鬼青蛙啊?还不又想去人家王家屋后扒窗户了啊?”

呃?他爸怎么知道了他这个秘密呢?自然是有一次被村里某人现了,跟他爸讲了的,只是他爸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

看来,这世上还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周青听他爸忽然戳穿他的秘密,他也就忽然火大了,冲他爸吼道:“谁去王家屋后扒窗户了啊?!!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讲哦!!!”

“哟哟哟,”他爸不屑的、嘲讽的瞪着他,“你还冲老子脾气了啊?信不信我剥了你的皮啊?”

他妈见状,也就忙帮着儿子说道:“行了!你别吵了!儿子都23岁了,你还这样,他今后怎么娶媳妇啊?”

他爸更是火大了,冲她妈恼道:“你就惯吧!这不都是你从小给惯坏的吗?”

他妈也恼了,恼怒的冲他爸回道:“这可是你周家的骨肉哦!我惯也是惯你周家的骨肉的!”

可他爸更是不依不饶的,瞪了他妈一眼:“我周家现在不要这块血了,行吗?”

他妈也是势不两立瞪了他爸一眼:“你今晚吃火药了啊?”

至于他爸今晚为什么会这无名之火,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今天中午的时候,他爸将他妈推倒在堂屋的木桌之后,他妈愣是没让他爸做那事,所以就火大了的。

他爸看他妈也火了,也就不敢再冲她火了,因为他心想,要是闹僵了,怕她晚上又不让。

这一想,他爸倏然又将目标转移到了周青身上,猛然就冲周青走了过去:“今晚我就要打死你个短命鬼!”

狗急了还会跳墙的。何况周青是人呢?他当然对他爸的这火药脾气已经忍无可忍了的。想想他也是23岁的人了,年轻力壮的,要是他爸真要动手的话,估计也不一定能打得过的?毕竟他已经不是13岁的他了,那时候可以任他爸打,不敢还手,现在可就时代变了哦。

周青见他爸要动手了,他机灵的往后一退步,警告道:“我警告你个周扒皮:你要是动手的话,我可是不会让的哦!”

可他爸还是不听劝,愣是又冲他逼近了。

周青见他爸那架势,又是机灵一闪身,躲开了。

可谁料,他爸自己一头撞在了墙上。

他妈一见这情景,不禁就乐了起来:“哈哈哈哈……”

他爸糗态的用手捂着额头,一回身,恼道:“好啊,你个短命鬼!居然敢阴老子了啊?”

他ma更是笑得前俯后仰的,回道:“哈哈哈……喂,是你自己撞的哦!他可是没有还手哦!你打人家,人家躲都不行了吗?哈哈哈……”

周青也不想再跟他爸闹下去了,于是他趁机拿着他抓青蛙的工具,迅出了堂屋,奔门外走去了。

……

出了家门后,周青还在生着一肚子闷气,自语道:“唉,我真是懒得理他个周扒皮了的!”

可周青一想,他毕竟是自己的老爸,他又自语道:“算了。我也懒得跟他计较了!这样,反倒影响我抓青蛙的心情!”

他也就这样,一边自言自语的、叨叨咕咕的说着,一边打着探照灯,朝田埂走去了。

他在田埂上了绕了一圈之后,也就朝村头走去了。因为刘家住在村头。

他今晚大概是想去刘家的屋后扒窗户的?

因为今天正午在江边,他亲眼瞅见刘家兄弟娶了个新媳妇的。

而且那名女子的模样却是莫名的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第008章 偷听

这夜,正是阴历6月15日,月圆之夜,洁白的月色普照着江渔村。

这时候时间也不早了,也已经是夜里9点钟了。一般在村里没有什么特别的节目和活动的时候,村民们都在这时候上|床睡了的。特别是有媳妇的家庭更是早睡。所以整个村落便是一片寂静,可以听见夜间清脆的蛙鸣。

周青在快要走到村头时,他便开始绕道朝屋前的田埂走去了。然后,他绕到山丘后面之后,便熄了探照灯,在一块光溜溜的石板上坐了下来。

他坐在这儿歇息了一会儿之后,他刻意没开探照灯,便是借着如霜的月色往刘家的屋后的方向走去了。

……

在即将走近刘家的屋后的时候,周青渐渐放慢了脚步,开始蹑手蹑脚的、仔仔细细的往前移动着步子,生怕出了响声来。

待他从墙侧绕到了屋后的时候,不觉现刘家刘良房间的电灯是亮着的,他心里忽然一怔,心想,难道他们还没有洞房?

因为这村里人做那事的时候,一般都是比较羞涩的,习惯了关着灯,摸黑的。

见刘良房间的灯是亮着的,于是周青更是小心翼翼的朝刘良房间的窗户移动着脚步。

等快要走近窗户时,他忙弯下了腰,挪步到了窗户底下,蹲着,静听屋内的动静。

这时,可听见刘良在苦口婆心地对那名女子讲道:“你要是再不从的话,就别怪我来蛮的了哦!我可是好话都跟你说尽了的。我的个娘诶!求你了!你就从俺吧!难道你想活活的急死我啊?”

然后,那名女子回道:“今晚真的不行。”

“什么不行的嘛?这都几点了啊?我还什么都没做,你说这急人不?过了十二点,你可就得到弟弟房的间了的。”

“那也是不行的。”

“不行也得行的。他的脾气可没有我好哦!”

“……”

静听着他们的对话,周青尝试小心翼翼的稍稍直起身子,探出了个脑袋,朝屋内望去了。

这时可见刘良正与那名女子僵局的坐在床沿。

刘良急得又是羞涩侧脸看了看那名女子,朝她挪了挪身体,挨近了她。

那名女子见他挨近了,她也就也挪动了身体,又与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刘良急了,瞪着她:“我可真的要来蛮的了哦!”

“你敢?”

“哼,你敢威胁我?”说着,刘良就一个饿狗扑屎,愣是将她推倒在了床|上,“你看我敢不敢?”

随着,刘良就顺手拉下了床头的电灯开关,熄了灯。

可是刚熄灯,不料,刘良出了惨痛的一声嚎叫:“啊——”

不一会儿,灯又被打开了。

这时,只见刘良弯腰站在床前,正痛苦不堪的用双手捂着裆。

看来,是那名女子击中了他的要害。

那名女子一脸愤怒地坐在床沿,默默的看着刘良。

刘良则是恼羞成怒的瞪着她,痛苦道:“你等着!”

那名女子没有吱声,只是愤怒的看着他。

过了大约5分钟之久的时间,刘良的疼痛也就渐渐消除了,然后他直起身,恼怒的瞅着她,看来他真要飚了?

果真是飚了,只见刘良又是一个饿狗扑屎的姿势扑了过去,接着他也懒得去熄灯了,只顾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一根早已备好的绳子……

她毕竟还只是个女流之辈,哪斗得过刘良啊?

再说,刘良虽然模样憨厚,可是他毕竟是个粗人,力大无比的。

不一会儿,刘良就将她的双手双脚都给捆绑住了。

她见刘良要撕开她的衣衫,她的眼泪已经出来了,然后她忙说道:“真的不行的!我的那个来了的!”

“哪个啊?”

“就是每个月的那个啊。”

刘良愣了愣,反正他在这村里也没接触过女的,也不知她说的那个是哪个?

于是他就回道:“我管他哪个来呢?这可是在我刘良的家里的,怕什么?”

最后,刘良看了看弄下来的那块红红的东东,懵怔有点儿明白,但他还是不是很清楚女人的事情的。

这会儿,他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只顾着急忙慌的解开衬衫的纽扣……

随着也就熄灯了。

周青什么也看不见了的。

但周青蹲在窗户底下,听着屋里那个名女子来的惨叫声,他忽然在心里说了句:“真不是人,太残忍、太龌龊了!”

周青毕竟也是个高中毕业生,对女人的那事还是略知一二的。

今晚,他本是来偷听刘家兄弟的洞房之声的,但是目睹了这一幕之后,他似乎什么心情都没了的。

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了白天在树林里,于静跟他所说的。他现在似乎开始有点儿明白了,她为什么还是死活都要逃出江渔村的?

……

过了一会儿,周青也就默默的、小心翼翼的离开了刘良的屋后,因为他实在是不忍心听着那名女子的惨叫声和哭声的。

离开刘良的屋后之后,周青莫名感叹的抬头望了望今夜的月色。

月色很美,佳人很惨。

但是,周青知道,他也是没有办法改变这种局面的。毕竟他打小就生活在这村子里的。

之后,周青直接回了家,今晚不打算去抓青蛙了。

就在这晚,莫名的,周青做了个梦,他梦见他带着于静逃出了江渔村,去了一个繁华的都市,在那儿生活着,什么好吃好喝的都有,而且身边美女如云。

等他第二天梦醒后,呆愣的坐在床上,在竭力回想着昨晚的美梦。

他心想,要是那一切是真的,那该多好啊?


第009章 惦念

这天早饭后,周青他爸瞅着他一脸铁青的相,但没有跟他说话,他爸只是将碗往桌上一推,然后起身出了堂屋,去屋檐下的竹椅上坐了下来,将随身装的旱烟拿了出来,卷了一管烟卷,就开始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周青他妈则是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冲周青问道:“周公子啊,今天心情怎么样啊?”

“不好。”周青阴沉着脸,故意装出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回道。

“那就是你今天还不肯下地干活呗?”

“不是不肯,”周青回道,“是你们没有给我买个媳妇来的话,别想再让我干活的。”

他妈听他这么一说,也就没话了,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心想,算了吧,就由着他吧。

过了一会儿,他爸的烟卷也抽完了,他妈正好也收拾好了碗筷。

他爸等他妈迈步出了堂屋后,也就显得很默契的起身,回头看了他ma一眼,问道:“那个短命鬼今日还不肯去地里干活啊?”

他妈显得有些为难的看了看他爸,回道:“算了吧,由着他吧,他不愿意干活就算了吧,反正地里也没有多少活的。”

他爸看他妈这么一说,也就没再吱声了,然后两口子也就默默地离开屋檐下,去地里干活去了。

……

周青在堂屋里望着他父母都走了之后,他也就晃晃悠悠的走出了堂屋,然后又在屋檐下的竹椅上躺了下来,一副悠闲自在的德性。

过了一会儿,王家的兄弟路过周青家门前时,见周青依旧跟往常一样,悠哉游哉的躺在屋檐下的竹椅上,王家的大兄弟王德朝周青嘲笑道:“周公子啊,又在这儿诗情画意的啊?”

周青知道人家在笑话他,所以他也就没有回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可他心里却在想,我过我的生活,你笑个鸟毛啊?

周青百无聊赖的望着王家兄弟走远后,他忽然想起了昨天在江边的树林里有了一次意外的收获,尝到了不少的甜头,于是在他心里也就又萌生了一个想法——他心想,反正老子也没事干,不如今日又去江边的树林里玩玩,万一今天又能碰上罗家的媳妇呢?

就这一个想法,周青倏然就从竹椅上站起了身来,然后就直奔村外溜溜达达的走去了。

……

这天仍是艳阳似火的,十分炎热。

等周青翻过村口的那座小山丘的时候,不觉的,他又想起了昨天在山丘上碰见的那个王家媳妇……

这时,周青心想,格老子的,要是今天还能在这儿碰见她的话,我肯定要把她推倒的。

那他昨天为什么没有胆识推倒她呢?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还没有做那事的经验,不知道推倒了之后的第二步怎么做?

自从昨天和罗家的媳妇于静在那江边的树林里做了两回后,他现在也算是有了点儿经验了的。而且关于做那事,于静昨日还教了他不少经验的。

可惜的是,今日经验有了,然而王家的媳妇又没在这儿出现。

尽管周青昨日和罗家媳妇于静做了两回那事,但是王家媳妇午夜的音容笑貌已经回荡在他的心里。

周青一边在心里胡思乱想的想着,一边溜溜达达的翻过了山丘,来到了江边。

到了江边,他又开始想起刘家兄弟昨天娶的那个新媳妇了。

想着她,他自然想起了昨晚刘良对那名女子的一幕。

如果有一种可能的话,周青还真想去救救那名女子的,但是他知道他自己是没有办法的。

……

过了大约2o多分钟之后,周青到了江边的那座深山前,开始朝树林里钻去了。

到了树林中之后,他现他昨天与罗家媳妇于静在那的那片草地依旧还是留有印子的。

由于第一次就生在这片草地上,于是他貌似有着一丝眷恋的在这片草地上坐了下来。

山里树林成荫,十分寂静,只是偶尔鸟儿清脆的叫声传来。

周青在草地中坐了一会儿之后,貌似有些犯困了,于是他也就索性在草地上躺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蟋蟋的声响,貌似是有人在撩动草声。

周青听着这声音,也就倏然坐起了身来,朝前望去。

这时只见王家的媳妇呆愣的伫立在周青的跟前,一副被惊吓的模样。

王家媳妇原本是想钻进树林看看这山上有没有路可以逃走的,可谁料忽然在树林中碰见了村里的人,所以她也就一时胆怯了。俗话说,做贼心虚嘛。

周青一见是王家的媳妇,他也倏然一怔,然后暗自心想,奶奶的,看来还真是梦想成真了啊?

尤其是王家媳妇今天穿着一件花色的紧身衬衫,极为好看。而且她的身ti微胖,该突起的部位也很显眼,感觉像是肥嘟嘟的,特别柔软。

王家媳妇在这江渔村也没怎么串过门,不怎么认识周青的。虽然她知道有人叫他周公子,但是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而且她昨天也在路上碰见过周青的,所以她心想,莫非他是这村里的负责治安的?

还没等她想明白,就只见周青直愣愣盯着她的隆起部位看,然后猛然起身上前,就将她推倒在了草地中……

随着,周青就伸手向了她那肥嘟嘟的……

王家媳妇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于是就忙说道:“大哥,你要的话,俺给你就是,但是你千万别说俺想逃走的哦!”

“啊?”周青忽然愣了,“你也想逃走啊?”

“嗯。”王家媳妇胆怯的点了点头,“大哥,你可千万别说哦!”

“不。我不会说的。只要你……给我。”看来,周青貌似已经有点儿经验,知道了她们的弱点。

“给。俺这就给你。”说着,王家媳妇自己就弄开裤带……

周青也就迫不及待的褪去了裤子……

……

第010章 甜头

深山中的沉静又再一次被一种低沉而又惬意的声音打破了。

艳阳依旧如同昨天一样,透过树叶的缝隙星星点点的撒在林中。

……

完了之后,周青愣愣的看了看王家媳妇,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俺叫苏红梅。”王家媳妇忙回道,“大哥叫俺梅子就行。”

“哦。”周青应声道。

这时,王家媳妇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周青一眼,暗自想了想,试探的问道:“俺见……村里都叫你周公子,你是这村里……作甚的啊?”

周青一听周公子这个称呼就极为讨厌,于是他阴着脸,回道:“啥也不是。我就是这村里的村民而已。”

“俺知道你是这村里的村民,俺的意思是……你在这村里负责什么的啊?”

“干活啊。”周青又回道,“地里干活的啊。”

“那俺咋就不见你下地干活呢?”

“因为我不想干活了呗,累呗。”

“累?大哥别逗俺了,俺也知道干活累的。既然你不干活的话,应该在这村里是干部吧?”

“什么干部啊?不是。”

“可俺看你白白净净的,像是村里的干部?”

“我都一年多不干农活了,当然白净了。但是我却是不是啥干部的。我也不像当这江渔村的什么狗|屁干部的。”

“那……”王家媳妇瞅着她愣了一下,“你真的不是江渔村的干部?”

“不是的。”

“那你不会跟别人说,俺想逃走的吧?”

“不会的。我刚刚不是就说了嘛,不会的。”

“那俺就放心了。俺看的出你是个好人的。”王家媳妇拍马屁道,然后一边扯起了裤子,打算穿好衣衫。

周青见她要穿衣衫了,他忙道:“等一下。”

“咋啦?大哥。”

“嗯?”周青愣怔的看了她一眼,大胆道,“先别急着穿衣衫。”

“啊?”王家媳妇惊愕的看了看周青,“一回还不够啊?大哥你还想要啊?”

“嗯。”周青忙点头道,“还要一次,好不好?”

王家媳妇却是怔了怔,故作羞涩的委婉回道:“不了吧?这野里野外的,万一有人闯来了,多不好啊?多糗啊?”

“没事的。”周青忙道,“这个季节不会有人来的。”

“大哥咋就知道啊?”

“因为水稻快要收了,大家都忙着在田里看水稻和锄草去了的。”

“那也……”王家媳妇又想了想,“那也不要了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这时候,周青见王家媳妇已经扯起了裤头,貌似不愿意再给他了,于是他忽然道:“你要是不给的话,我就跟王家说的,说你想逃走的。”

听周青这么一说,王家媳妇猛然一怔,然后看了看周青,又只好放下了裤头,一边说道:“那好吧,俺就再给你一次吧。”

周青见王家媳妇如此,他也就朝她靠近了过去。

这一次,王家媳妇没要他推倒,自己就躺在了草地中。

于是周青也就慌里慌忙地爬了上去……

……

对于这种事情,刚刚尝到甜头的周青,永远都像一个不知足的孩子一般。

又和王家媳妇来了一回后,周青总算是得到了暂时满足。

这一回完了之后,王家媳妇见也没有什么东西擦拭,于是她就用衬衫的衣角擦拭了干净,然后穿上了裤子,扯起了裤头。

周青也学着她,用衣角擦拭了一下,然后也穿好了衣衫。

然后王家媳妇坐在草地上,貌似看出了周青眼中的贪婪,于是她忽然说道:“只要你能带俺离开江渔村,以后你想要多少次,俺都能给你的。”

周青一听,心想,这话昨天罗家媳妇也讲过了的,但是我周青也办不到啊?要是真能办到的话,我又何尝不想呢?

这时,王家媳妇见周青没有回话,她也就莫名的担心了起来,胆小的说了句:“大哥,你不会说话不算的吧?”

“什么不算的啊?”周青忽然懵然的看了看王家媳妇。

“就是……你会去向王家说俺想逃走啊?”

“不会的。”周青忙道回道,“你放心吧。我傻啊?我要是说了的话,万一你也说我和你怎么样怎么样的,到时候,我不是更加糗大了的啊?这样的话,我可是要受村规惩罚的。”

被周青这么一提醒,王家媳妇也就放心了,总算是放心了心里这块石头。

等王家媳妇回过神了之后,不禁心想,嚯,那刚刚俺岂不是做了蠢事?白白给了这个无奈两次?

然后她又心想,算了吧,给了就给了吧,反正总比被王家兄弟俩折磨要得多,至少眼前的这个人至少白白净净的。

这时候,王家媳妇也就大胆了一些,便冲周青说道:“大哥啊,如果你能带俺离开江渔村的话,俺就是你的人了,怎么样啊?”

“嗯?”周青怔了怔,“那……还不是一样吗?你最后不还是嫁在了我们江渔村吗?因为我就是这江渔村的人啊。”

“不一样。”王家媳妇回道,“怎么能一样啊?俺逃出去的目的就是为了报警的,把骗俺卖到这江渔村来的人绳之于法的,还有,也要将王家兄弟绳之于法的。等俺完成了这个心愿,俺可是一心一意的要嫁给你的,那样就是合法的啦的。你和俺就是合法fu妻了的。”

“嗯?”周青又怔了怔,“要是这么样的话,我也没法回到这江渔村了的。因为整个江渔村的人的唾液就可以把我淹死的。还有就是,我要受到更加的严厉的惩罚的,那就是在这江渔村被除名的。”

“那你可以不回江渔村啊,和俺一起去城里打工的啊。我们有双手的嘛,可以过活的啊。”

“……”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