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人妻凌辱慰劳会(完)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第一部分
尚美也参加了为女儿奈美所就读的幼稚园的校长,濑川所开的慰劳会。
    濑川校长是个只得四十来岁的年轻校长,有着独特的、主张引起孩子们自发学习的兴趣的教学方针,而他的幼稚园的毕业生一向也有很大比率可以升读著名的小学,所以母亲们对他也有限高评价。
    而今次对濑川校长作出答谢的慰劳会,便是由以长井夫人为中心的家长会所筹办。
    在慰劳会中母亲们全都以隆重的打扮出席,而尚美也穿上了高级的套装,裙子约到达膝盖以上约十公分的长度,充满着年轻而美貌的人妻的魅力。
    (他正在看着我………)尚美很快便意识到来自濑川校长的炙热视线。而且并不只是今天,就是平时在幼稚园中时也经常发觉校长正注视着她。
    但他却并非想找尚美倾谈,而只是一直从远处看着她。
    尚美却也不多加理会,毕竟身为美人的她也已习惯别人注视的目光。
    这时,长井夫人正好走近尚美的所在处。
    “任何时候都那么美丽呢,松浦太太。得到校长的注目也不出奇呢,呵呵……”
    长井夫人以高尖的声线在笑着。
    “怎会……”
    尚美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她一向不是太能应付长舌妇般的长井夫人。
    “在这之后的二次会已决定由妳来参加,呵呵,妳真是幸运呢!”
    在这个大部份母亲都参加的聚会之后还有一个本来予定只由家长会干事参加的第二次聚会,但濑川校长却提议加入一个家长会以外的母亲,结果尚美便被抽中去参加这第二次聚会。
    本来对家长会的活动兴趣不大,但现在被干事们围绕着的她,却很难说得出拒绝的话。
    (没办法了,如果只是一会儿的话……)尚美决定只要在二次会中途借故离开便可以了。
    丈夫正在出外公干中,孩子现在正交了给娘家中的尚美母亲所照顾。
    二次聚会在酒店附近一间在地下的酒吧中举行,除了校长外还有连长井夫人在内的家长会干事五人,而尚美则坐在最末端的位置。
    濑川校长一边在和长井夫人不知在说甚么,一边眼神不住瞟向尚美的所在,但却没有对尚美说甚么。
    尚美也不大注意干事们的谈话,只是一人独自在喝着鸡尾酒,所以在不一会之后已经开始感到有点醉意。
    突然,灯光全部集中向店子前方的舞台,令客席变得更为昏暗。
    “表演时间开始!”
    扩音器中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与及一阵气氛妖异的音乐。
    客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舞台上,尚美也同样注视着舞台,好奇地猜着将会有甚么事发生。
    一个男人在舞台上出现,他穿着黑革的衣服,手上拿着一支革鞭,另一只手则握着一条皮鞭。而此人的头发以至眉毛都全部剃光了。
    那男人向着客席微笑着,然后突然挥起鞭抽击在地上一下,跟着拉扯另一只手上的皮鞭。
    “啊啊……饶了我…”
    响起了女人的泣声。
    皮鞭的另一边是一个双手被绑在身后的年轻女人。连身裙的胸前被剥开而露出了乳房,短裙的侧边也被割开,连大腿以至腰部都可看得见,更连内裤也没有穿上。
    女人在微微挣扎着时,连大腿根部的茂林也隐约可见。
    尚美看见此情景,惊得身体也硬直起来。
    那男人把绑住女人双手的麻绳的尾部连上由天井降下的勾,令女人固定地直立在舞台的中央。
    “嘻嘻,露出如此下流的东西,是因为很想被虐责吧?”
    男人用鞭柄顶住女人的乳丘而转动起来,另一只手更伸入了短裙之内,轻抚弄着她的双臀。
    “讨厌……啊啊,放过我!”
    女人的口中悲泣求饶,同时也扭着半裸的身体在逃避着。
    男人抚着粉臀的手把裙子向后掀开,令观众也可以看见那没有穿下着的肉臀。
    跟着,“嚓”的一声,皮鞭击在那雪白的臂肉上。
    “咿!”
    女人的身体扭转着,不住的在颤抖。
    (怎么这样!)尚美用手掩住咀,惊讶得几乎叫了出来。
    皮鞭继续一发接一发地打在台上女人的粉臀上,男人一方面规律性地挥鞭,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地狎弄她的前面,包括乳房、甚至是腹之下的三角地带。
    尚美简直在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握紧的双手掌中已满是汗水,甚么说话也说不出来。
    “高贵而美丽的松浦太太,这SM秀对妳而言是太过刺激了吧,看妳的脸已经红得像苹果般了呢!”
    长井夫人的说话、其他委员的笑声,尚美都似乎并没听得到。
    濑川校长也笑着,双眼直盯着尚美的短裙之下露出来的恼杀的大腿,但尚美同样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
    此时舞台上的鞭责已告一段落,男人的手上拿起一支长大的假阳具棒。
    “这东西的大小和黑人的宝贝差不多呢,可有妳好受了!嘻嘻……”
    男人把性具棒拿起给大家观看,另一只手则掀起女人的裙子的前端。
    “啊啊……不要!这种东西……啊呀!……”
    女人的腰不住扭动,但也逃不过假阳具棒的侵入。
    (啊啊……那样大的东西……)尚美突然惊觉不知何时自己的手已经放在大腿的根部上,究竟是否酒精的缘故?现在她只感脑中烫热不已,完全被台上那妖异的气氛所支配。
    她并没发觉到,此时濑川校长已乘着客席的昏暗,不知不觉已来到尚美的身边,更把手绕过着尚美的纤腰,抚在她露出的膝盖上。
    校长的手由膝部向上直抚到大腿,更潜入短裙的里面去。
    (啊啊,讨厌…)虽然已经发现濑川校长越轨的行为,但不知是否被台上的淫靡表演所影响,令尚美连反抗和出声阻止的气力也没有了。
    (啊啊,这样的事……)尚美在被校长抚摸着大腿时,不禁回忆起在未结婚前自己还是OL时,在繁忙时间的火车上遭到色狼非礼的往事。
    那时也是和现在一样,在被色狼伸手入裙底内时,尚美虽然又是讨厌又是惊怒,但却使不出任何反抗的气力。
    濑川校长的手在摸完一轮浑圆弹手的大腿后,更把手?入紧闭上的大腿间的内侧。
    (不、不要……讨厌喔……)尚美虽然想抗拒,但终于不敌校长的手顽固的进攻。
    分开两膝后,濑川校长的手抚着内腿向上推进。
    “喔喔……”
    自然发出的羞耻的呻吟,便像和台上的女人产生着共鸣一样。
    长井夫人见到尚美这个样子,竟也嘻嘻地笑了起来。
    校长的手这时已几乎到达内裤的位置,令尚美的双膝也抖震起来。
    (啊啊……快停手……)虽然被人侵入了裙子之内,但尚美的视线却仍一直没有离开舞台上,看着台上的女人正被性具棒侵犯的样子,尚美感到恍惚自己也和台上的女人同一景况。
    在大腿内侧淫猥地动着的手,把尚美双腿的气力完全消毁。她只感全身香汗淋漓,咀巴中吐出像火般烫热的气息。
    台上的女人此时正在迈向高潮,泣叫声也越来越变得淫浪。
    “快丢了吧!被旁人看着觉得份外兴奋了吗!”
    台上的男人一边叫着,一边把假阳具棒抽插得更为激烈,“噗!噗!”的撞得女人的下体浪水四溅。
    (讨厌!怎、怎会……)尚美的脑海中也越加混乱。
    校长甚么也没有说,但手指已越过尚美的内裤而终于到达她的秘肉。
    二尚美亲眼看到台上的女人在极度兴奋之下达到高潮。
    由裙底拔了出来的长大假阳具棒放了在地上,在灯光映照下显得湿濡不已。
    在低沉的马达声下,棒子淫猥地转动着。
    (啊啊……)尚美的咀唇也颤抖起来。
    穿过内裤而到达股间的濑川校长的手指,也像电动性具棒般在转动着,灼得尚美的脑中炙痛不已。
    虽然心知不可以不逃出他的手,然后立刻回家去,但尚美就是使不出半点反抗的气力。
    这时在舞台上似乎又有甚么事情要发生了。刚才的女人已被带走,只剩下那光头的男人仍然站在台上。
    “请问在女性来客中,有没有人想亲身体验一下SM的滋味?”
    虽然女性的观众也有不少,但却没有人回应男人的提问。
    “推荐别人也可以哦!”
    “那我便推荐松浦尚美太太吧,呵呵!”
    长井夫人高声道,家长会的其他干事也立刻出声支持。
    “是松浦尚美太太吗。啊,真是个出众的美人呢!请到舞台上来吧!”
    “怎、怎么这样!…”
    虽然想出声拒绝,但刚由裙子内抽出手的濑川校长,却笑着同时硬把尚美推了出去。
    台上的男人下来,伸出手把尚美带回舞台上。
    “不、不要,请找其他人吧…啊啊,请停手……”
    “没问题的,太太。只要妳一叫痛我便会立刻停手的。”
    男人说完后便用绳绑住尚美的两只手腕,然后把绳绕过天井的横梁而把尚美的双手吊高,身体成一直线地以脚尖站立着。
    “这……讨厌……”
    生性软弱的尚美只能发出虚弱的声音。而男人更用布条的猿辔封住了她的口,令她甚么也说不出来。
    “讨厌的话便请叫出来吧,太太。”
    男人说完后慢慢围着尚美的身体打转,间中也把皮鞭抽打在地板上,令尚美感到一股迫人的恐惧感。
    “真美的身体呢,太太。奶子和屁股也大得很,是很适合进行SM的肉体呢,松浦太太…”
    男人像在确定着尚美的丰满程度般,隔着裙子抚摸着她的双臀,然后又把手包住她的乳房揉弄起来。
    (不要……停手,讨厌……)尚美的悲鸣,在猿辔之下变成低沉的呻吟声。
    在不为意间,两手已伸入了她的裙子之内。
    “呜、呜呒!……”
    尚美全身也战慄起来,腰枝也左扭右扭的,像在逃避着男人的手。
    男人嘻嘻地笑了起来。
    “太太,其实妳是很想试试被虐责的滋味,对吧!”
    在低语着同时,男人的手也把她的内裤拉下直到膝盖,然后双手不停抚着她的双臀。
    (不、不要……请停手!……呜呜……)尚美无论如何尝试呼叫,但在猿辔之下却几乎发不出可听得到的声音来。
    在强烈灯光照明下,而且是在包括濑川校长、长井夫人的大量观客前被扯下内裤,尚美简直难以置信竟然会有这种事。
    男人令尚美背对着台下,然后把裙子拉高,令她的粉臀完全曝露在来客眼前。
    (咿、不要!………)她感到来自周围的视线有如箭般射向她的双臀。
    “很美的屁股呢,太太。如此的肉感,而且吊起来的形态也很好看,真是叫人想好好虐待一下它!”
    男人像在向客人们展示般,缓缓地搓揉着尚美的臀丘,又由下面托着那如白色肉球般的屁股在大力摇动着。
    半球形的美妙肉臀,在照明下反射着白色的光辉,充满了女人味的色香。
    “松浦太太也真大胆呢,平时一向是高雅的样子,现在却把屁股也给人看清光了!呵呵呵……”
    “说是说不要,但看她扭着屁股的样子倒像兴奋得很呢!”
    “但那屁股却也实在美得叫人羨慕,呵呵……”
    长井夫人和其他母亲们一边看一边说着笑。
    被猿辔封住口甚么也说不出,尚美只有无奈地看着她们如何取笑自己。
    濑川校长也一直死盯着她的臀不放,间中还用舌头舔舔咀唇。
    台上的男人一边玩弄尚美的粉臀一边笑着说:“这样上等的屁股,不如试一下屁股责的滋味吧!若果不想的话便说不要好了!”
    “喔!……”
    虽然是想说不要,但被布条塞着的咀又如何说得出来!
    “妳是想说”OK“吗?太太,果然有被虐的兴趣呢!嘻嘻……”
    男人的手指便插入双臀的谷间,触碰在她的屁穴上!
    尚美立刻整个人如遭电殛。
    (这、这样的事……讨厌、讨厌哦……啊啊啊、住手!)尚美像疯了般狂扭着腰,一头长发也四散飞舞;竟连污秽的排泄器官也不放过,尚美实在难以置信。
    男人的指更在菊蕾口上揉弄起来。
    “怎样了,太太,被如此弄着屁穴,感觉如何?”
    “呜……喔咕!……”
    “似乎是第一次被弄屁穴呢,嘻嘻,如此好的屁股,可能玩一次便要上瘾了吧!”
    手指像在画着圆地游动着,而男人的欲情也益加上胀,对尚美的肉臀像着了迷般。
    可怜的菊蕾在手指的撩弄下敏感地一收一缩的,令人玩起来更感有趣。
    (讨厌…啊啊……这样的事,放过我……)舞台上当众被玩弄屁穴的打击,令尚美的气力急速消失。
    由身体内的中心扩散向全身的疼痺感,令尚美的理性也狂乱起来。
    (啊啊……不要哦……)“真敏感呢,太太。屁穴变得软化下来了,嘻嘻,看来已可把手指伸进去了呢!”
    尚美还未听清楚男人的说话,他的手指已经一下贯入了穴里面去!
    (咿!……不要!……这种事,太讨厌了哦……)猿辔下的咀发出苦闷的泣叫声。
    但是,已被刚才的揉玩弄得软化的屁穴,轻易便完全容纳了男人的手指,直入到根部为止,无论如何用力收缩,仍只是徒然无功。
    “很高兴吧,太太。屁穴夹得我的手指好爽,果然是一个出色的屁股呢!”
    男人慢慢地转动着手指,刮着直肠的内壁,然后更开始抽送起来。
    (咿!啊啊呀……)有如一阵烈火,由肛门内燃烧起来。
    (啊呀,身体变得好怪……)全身气力尽消,穿着高跟鞋的脚也站不稳的一直在颤抖。
    “果然是感度一流的太太呢,肉洞也湿濡濡了!”
    在肛门责同时,男人的另一只手也伸往前面,被蜜汁沾湿的手指反映了湿润的光择。
    男人把尚美的猿辔解下来。
    “喔!…啊、啊啊……”
    尚美像快绝息般,不住在喘息着。
    当男人的手持着假阳具棒伸向她的下体时,已经处在理性迷糊状态的尚美,不其然自动把自己的双脚左右分开。
    三为甚么会变成这样?而且更被濑川校长和长井夫人看着……虽然是这样想,但尚美也实在感到了快感。
    恐惧之下身体也剧抖起来。
    舞台上的男人手指抽插肛门的同时,巨大的假阳具棒也侵入了肉洞。随之产生的,竟是尚美从末感受过的快感。
    自己究竟做出了怎样的狂态、媚态?尚美已不大清楚,残留的便只有畅快的记忆而已。
    “很想被虐待吧,太太。”
    在那天的事之后,男人的声音仍一直停留在她耳边残存不去。连做梦时也会想起来。
    (我想被虐待?说谎!不是真的!……)但是,当时身体的快美官能,却又是如此实在。
    (喔喔,亲爱的……)想起了出差中的丈夫,尚美不禁感到又差又愧。
    为了转换一下心情,这天尚美送了女儿上学后,便来到了一间美容院。
    当弄好了一个美丽的新发型后,尚美在回家途中经过一个公园时,在旁边泊着的一辆车子中走出一个男人,迎面走到尚美面前。
    “又见面了,太太。”
    “!……”
    尚美脸色大变,因为面前的正是三天前在SM秀中见过的光头男人。
    “不要!”
    尚美反射性地想立刻逃走,但手腕已被对方一下抓住。
    “想去哪里呢,太太?我可是令妳的屁穴很快乐的好人哦。”
    “不、不要说!”
    “还记得吧,这感觉!”
    男人并没理会是在公众地方,竟然一手环抱着尚美的腰,同时另一只手隔着裙子抚摸着她的双臂。
    “啊啊!停手……”
    “嘻嘻,妳不是很喜欢这样吗?别害羞了!”
    男人在尚美的耳边说着同时,手也伸进了短裙之内。
    “啊………”
    尚美立时气力尽失,轻易地被男人拉了上车。
    “啊啊,想带我去哪里?……”
    尚美声也震了地说。
    “当然是去一个能好好虐待妳的地方啊!”
    “怎、怎么这样……”
    尚美咬着下唇,虚弱地摇着头。
    虽然知道非逃走不可,但尚美的腰被抱得痺了,脑海中也混乱一片。
    男人单手控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进尚美的裙内,直摸向大腿尽头的内裤上。
    “嘻嘻,我想妳的肉洞和屁穴也很怀念我吧!”
    “不、不要……”
    尚美以几乎听不见的音量叫着,美丽的俏脸已经红透,已没有甚么反抗能力。
    汔车在行驶了约二十分钟后,进入了一间小酒店的停车场。
    男人早已预约了房间,当尚美被带到那间房间时,立时被里面的情景吓得心脏也几乎停止了跳动。
    房的中央设有妇科的内诊台、旁边有类似监仓的东西;从天井和墙上挂着麻绳和锁链、一旁的槟子内边放着各式用来虐责女人的用具,俨然便像一间拷问室无异。
    “这、这种地方……讨厌!……”
    尚美正想逃走,却被男人一手抓住,而且当面就是一巴掌!
    “咿!”
    “快点脱个清光吧!”
    男人手上握着鞭,向虚空挥了一下。
    “啊啊……”
    虚弱地摆着头的尚美,在鞭的催促下开始宽衣解带。
    脱下了外衣,短裙也褪至脚下,尚美全身便只剩纯白的胸围和内裤。
    “要全部脱光,快一点!”
    再次虚挥了一鞭,尚美惊惶地缩了一下,连忙开始脱下胸围。
    那将近九十公分的丰胸弹了出来。
    尚美用手掩着胸脯,另一只手开始除下内裤。
    她把双脚微曲,伸手掩住三角地带。
    “嘻嘻,真是出色的身体呢。别遮掩了,太太!”
    尚美已甚么也说不出口,只有依从男人的令令去做;全身上下除了高跟鞋外,已是完全一丝不挂了。
    男人手握着鞭,一边淫笑着一边绕着尚美转了一圈。
    他用鞭头抵住尚美的乳房轻揉着,像在感觉着她的乳房的弹力;接着他又突然“嚓”的一鞭打在尚美的臀丘上!
    “咿!……请不要打……”
    “那天在店内必须手下留情,但现在在这里便可以为所欲为了,高兴吧,太太!”
    “啊啊……饶了我……”
    被鞭打的恐怖下,尚美已经没有甚么反抗能力了。
    男人又再打了她的粉臀一鞭。
    “咿!”
    “嘻嘻,很美的屁股呢!”
    鞭的抽击再次响起。
    “啊喔!……”
    男人接下来便拿起一捆麻绳。
    “把双手放在背后,太太。”
    “啊啊……”
    尚美一把双手绕到身后,立刻被他用绳结实地把两只手腕捆绑在一起,麻绳又一上一下的绕过尚美丰满的乳房,紧紧地束缚着她。
    两手的自由被夺,令尚美产生新的惊恐。但是,身体的最深处也疼痺的感觉,已令她几乎站也站不稳。
    “坐上去那里,太太。生过孩子的妳应该知道怎样坐吧!”
    男人手上的鞭指向那产妇用的内诊台。
    “不、不要……”
    “今天要把妳每一寸也剥光,然后好好的虐弄妳一番!喂,快一点!”
    “啊啊……咿!”
    屁股再一次被鞭打,令尚美不得不步向内诊台所在。
    双手被绑在后面的裸身在内诊台前打横,首先把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跨上了踏脚台。
    “啊啊…怎么这样……”
    自己把脚下抬高和左右分开的羞耻,令尚美脑中有如被火烧,全身也染上粉红色。
    “双脚再开大一点,要连肉洞和屁穴也给我看清楚!”
    那样说完后,男人用踏脚台上的皮带扣住她的两膝和脚跟。
    “啊啊,好羞喔……”
    尚美的双腿不住颤抖着,火烧般的头左右摆动,“呜呜”的饮泣着。
    男人便像个医生般,在她的双脚之间找张椅子坐了下来。
    腿间的所有女人的私隐地,已毫无保留地尽收他眼底。
    四男人一边在欣赏着,一边用手指开始仔细的检查。
    “很美的花弁,真不像是已生过孩子呢!”
    他把阴唇向左右打开。
    “不是已经湿了吗!嘻嘻,说是被人浚虐,但身体却仍产生这样的反应,真是没办法的太太呢!”
    “讨厌……不要看!啊啊……”
    “其实想被人看才对吧,太太!”
    男人的指尖像在分析着她的下体构造般反覆地左撩撩、右弄弄。
    “停手……讨厌喔……”
    “讨厌肉洞,是不是即是想我改看屁穴呢?”
    手指由媚肉移向肛门口,令尚美整个人全身弓般弹直。
    “那里……不、不要……饶了我……”
    “太太的屁穴的敏感度,上次已确认过了。有感觉吧,太太!”
    “啊啊……不要……”
    在肛门口不住来回揉动,令尚美发出了泣声。但她更害怕的是,自己对男人的说话竟然感到无法反驳。
    “可爱的屁穴呢……太太是喜欢被玩屁穴的,让我令妳明白这件事吧!”
    “这种事……我讨厌……”
    尚美的肛门在揉弄下,开始松弛了下来。
    “看,屁穴自己张开口来了,是因为感受到更多虐责吧,太太!”
    “不要!”
    当开始被刺入肛门之时,尚美像整个人弹起来般。
    但是,今次要插入里面的,并不是男人的手指。
    尚美看到那是一条接近大姆指般粗的东西,正在插入肛门里去。那东西原来是一条橡胶管子,管子是由吊在天井的一个约有一公升容量的玻璃容器的底部所伸出来。
    男人慢慢转动那管子,并开始在她肛门抽插起来。
    接着,他又奸笑着对尚美道:“开始要院肠了,太太。这是大容量的浣肠法,正好用在太太如此美的屁股上呢!嘻嘻嘻……”
    “!……”
    浣肠如此可怕的行为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尚美实在做梦也想不到。
    紧抿着的咀唇在不断抖震,惊恐之下在收缩着的肛门,更紧迫地夹住了那条管子。
    “现在开始注入了,好好享受一下吧!”
    “不要!……这种事……放过我!”
    导管的栓被打开,一升瓶内的药液开始缓缓流入尚美体内,令她发出悲楚的悲鸣,纤腰也开始像蛇般扭动起来。
    “啊啊……讨厌……喔呼呼……”
    身体深处一阵疼痛,肛门的肉不断一伸一缩的啜住了管子。
    “啊啊……”
    尚美的头向旁边一摆,刚好看见有人正走进来。
    来人竟然是长井夫人!
    “冷二,情?怎样?”
    长井夫人冷笑着对光头男人问道。
    被对方看到自己全裸而双脚大大分开,更是在浣肠之中的样子,在讶异之余尚美也羞耻得几乎要晕厥。
    “十分顺利,松浦太太果然是个被虐狂呢!”
    “对,还未向妳介绍,这位冷二是我的弟弟,对于调教、启发出被虐狂的M性很有心得,尤其是妳这种外表高贵其实内里是被虐狂的人妻呢,呵呵……”
    “怎么……不对,我不是甚么被虐狂……”
    “所有被虐狂一开始时都不承认的,所以才要找人调查;校长也说若果这名门幼稚园内有变态的母亲会很有问题,所以才拜托我找冷二调查一下呢!”
    “怎会这……”
    肛门中不断抽送着的管子,和不断注入肠腔内的药液,令尚美的话说到一半便被中断,代之而起的是淒苦的呻吟声。
    “太太是被虐狂,只是妳自己仍未发觉而已,嘻嘻……”
    冷二也阴笑着,然后把手指伸向尚美的私处。
    尚美的媚肉不知何时已充血和湿透了,在肛门抽插中的管子,甚至连带肉洞也被带动得在一开一合的。
    “一眼便清楚了,太太是屁穴特别敏感的被虐狂呢!嘻嘻……”
    “真的呢,连在浣肠中也如此有感觉…”
    “还差得远,待会才会令她真的狂起来呢!”
    冷二和长井夫人二人一唱一和地说着。
    当然,在这期间管子的推送和浣肠液的注入也从未中断过。
    “啊……啊啊……呒………”
    就是在长井夫人看着下,尚美的身体仍是妖异地燃点起来。刺激着肠腔的浣肠液,令身体深处产生着又痺又疼的感觉,媚肉也被热力所溶,蜜汁不断从中溢出来。
    “啊啊……不要看……”
    尚美由乳房至下腹如波浪般弹动着,像断气般的在呻吟。
    (这种事……竟然有这种事……)竟然在浣肠和屁穴被施责下,肉体自然地生出了快 美感觉,令尚美自己也难以置信。
    她的精神和理智被背德的快感所翻弄,脑海中也混乱一片。
    “太太,浣肠的感觉很好吧!嘻嘻,妳自己的肉体已经在老实地承认了呢!”
    对冷二的嘲笑,已无法作出反驳。
    “啊……不行……啊啊,尚美变得很奇怪!……”
    “那样不好吗,太太,便令妳再兴奋多一点吧!”
    “啊啊……喔呼……已、已甚么也没所谓……啊啊呼……”
    尚美的呻吟渐渐变成了悦虐的喘息。
    “想再施责多一点吧,太太!”
    对冷二的说话,尚美已经甚么也忘记的在啜泣着,身体上反射着汗水的光,随着管子在肛门每一抽送,便有一股淫蜜在阴户流出来。
    “呵呵,看来被虐狂的本性已开始萌生了呢,松浦太太。那便不需顾虑地再虐待多一点吧!”
    长井夫人说完,冷二便单手继续抽送着管子而另一只手“嚓”地把裤子脱了下来。
    看到那健壮而凶恶的逸物,尚美不禁受发了一声悲鸣。
    冷二把肛门的管子尽可能插到最深处后便放开了手,跨在尚美的身上而把肉棒对准了她前面的丛林。
    “啊啊……来吧……苛责我吧………”
    尚美已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着甚么。
    “好好好,嘻嘻,我来了!”
    冷二舔了舔咀巴,然后把肉棒一口气完全贯入尚美体内。
    五作为有夫之妇,在冷二高超的技巧下达到三次高潮,而且在浣肠同时进行性交,竟会达到前所未知的快感,尚美感到对丈夫不贞同时,却又不得不沉醉在这快美的极乐中。
    被射入大量精液后,最后连排泄行为也被看到,尚美知道自己已经掉下了永不超生的肉欲之底。
    (想、想再被虐待……)心中最深处的变态性慾已经不受控制地骚动起来,尚美自己想起来也感到战慄。对自己在苛责下会产生疯了般的快感而感到可怕。
    当她终于被带出酒店后,外面的天空已渐渐昏暗。
    想到自己的女儿应该仍在幼稚园,一早已放学却一直等不到妈妈来接,现在一定害怕得哭起来了吧!
    “啊啊,奈美……”
    尚美正想奔向幼稚园,却被冷二拦腰制止着。
    “啊,停手,我的孩子……”
    “奈美的话我们已经好好安置了。”
    “怎么……”
    “呵呵,想见回她的话,便看妳听话与否了,松浦太太!”
    长井夫人坏心眼地笑着说。
    尚美咬着下唇,虚弱地点着头,美丽而高贵的脸庞已是一副想哭的样子。
    “啊啊,请把女儿还给我……我究竟要怎样做?……”
    “很简单,只要把松浦太太被虐狂的一面展示给濑川校长看便可以了,就像刚才和冷二做时的样子!”
    “喔!……”
    尚美浑身震抖,但既然女儿已落入他们手中,她深知自己已没有其他选择。
    冷二强拉着她的手把她拉上车,由长井夫人驾驶,冷二则坐在后座席上尚美的旁边。
    “嘻嘻,太太只要把自己的肉洞和屁穴露给人看便行了!”
    冷二的手伸入了尚美的裙子内。现在她的下面并没有穿内裤,上面也没有戴胸围,透过薄薄的衬衣连乳轮也隐约可见。
    “啊啊,那种事,我做不到……”
    “太太,为了可爱的孩子,身为被虐狂的妳应该做得到自己要求被施虐的!”
    “啊……但、但是……”
    自己要求被虐责,单是想想已令尚美脸红耳热,身体不住颤抖。
    (想被虐待……)身体中还残留刚才的快感,令她的心非常混乱。
    “可以吧,松浦太太,而且若不听我们的说话,我们也不会杷女儿还给妳哦,呵呵呵…”
    长井太太一边冷笑一边驾驶着。
    “啊啊……”
    终于到了郊区一间房子前停下,那里正是濑川校长的府邸。
    他正在一个人坐在客厅中,一边喝着白兰地一边在等着;当见到长井夫人和冷二把尚美带了进来,他的眼中立刻如要发光。
    “松浦尚美太太是被虐狂的事是真的吗,长井夫人?”
    “不错,她因为忘不了那天在SM秀中的体验,所以今天一送了女儿上学后便立刻去了冷二那里,求他好好虐责自己了,呵呵……”
    “一开始便立刻说想被浣肠,连我也吓了一跳呢,嘻嘻,在浣肠的同时肉洞也如洪水泛滥般,真是兴奋到极点呢!”
    长井夫人和冷二随口说着一早编好的话。
    (说谎!没有这种事……)在心内如比的大叫着,尚美的脸已红个透彻。
    之前濑川校长经常注视自己,原来早已看上了自己成为他的猎物。
    “哦,竟有这种事,高贵而美丽贤淑的松浦太太,竟喜欢 这种事呢!”
    濑川校长双眼直盯着尚美,眼神充满慾望。
    尚美被冷二押着,站到校长的面前。
    “太太,妳不是说过有事想对校长表白吗?”
    冷二拿起一条鞭子,像在威吓着般虚空挥动着。
    “啊啊……”
    尚美望了望冷二,然后以充满惧怕的脸向着濑川校长道:“……尚美……是……喜欢被施虐的……被、被虐狂………”
    被强迫下的说话,以带着哭音的声线说出口,双唇在不停颤抖着,而身体也已经香汗淋漓。
    “丈、丈夫满足不了我……所以想……被更加虐待……”
    “想被谁虐待,太太?”
    “啊啊……想濑川校长……向我做令我疯狂的羞耻的事……”
    同时,尚美也亲手掀起了短裙,露出没穿内裤的下体。
    再次出现的,是那妖美而又令身体也麻痺的感觉,股间也又热又疼,在濑川校长那凌厉的视线下,这感觉更越益增大。
    “呵,没内裤喔……不愧是人妻,下半身性感得很呢!”
    濑川校长看待不住舔着唇。
    “尚、尚美连……屁股也……很有感觉……”
    “太好了,这样出色的屁股,不由冷二浣肠便太浪费了。”
    接着,尚美又转身把后庭向着对方。
    “啊啊……请弄我的屁股……”
    渐渐,尚美已弄不清自己在说着的是强迫说的话还是真心话了。
    想到将会发生的事,尚美羞耻之余股间却也湿了起来。
    “拜托……向尚美施责……无论甚么事也……可以……”
    表白的说话后,尚美把衬衣和短裙两皆脱下,成为全身一丝不挂的状态。
    她把双手放到背后。
    “绑着我吧……”
    “原来是真的,我的幼稚园中有被虐狂母亲,这真是个大问题呢!”
    濑川校长说着同时,也取出了一捆麻绳,在尚美丰满的乳房一上一下的紧缚着,并把她的双手绑了在身后。
    “啊啊……已经……甚么也不要紧……虐责我吧………”
    尚美喘息着道。
    “说了很可爱的话呢。由一见到太太妳开始,我已经有这种感觉。呵呵,便好好的惩罚妳这被虐狂吧!”
    濑川校长的双手“啪”的放了在尚美的双臀上。
    六濑川校长淫笑着,在长型的一公升瓶内贯满了浣肠原液。
    “对待这恼杀的肉臀,不如我也由浣肠开始吧,呵呵……”
    “啊啊,怎、怎么这样………”
    尚美不停颤抖着。
    刚才才被冷二浣肠,故此她是知道浣肠的羞耻和可怕的,当然还有那种妖美的感觉……“自己把屁股献出来吧,太太!”
    冷二托着她的腰,令她的双臀向后突出。
    “啊啊……这样的事………”
    尚美虽然在哭泣着,但已没甚么反抗之力。
    濑川校长在她身后欣赏着她的肛门,单只是感觉到他的视线,已令尚美羞耻得娇喘连连。
    然后巨大的浣肠器的咀管开始进入了屁穴内。
    “啊啊……”
    尚美不其然扭着双臀,似在抗拒但又似在欢迎着。
    濑川校长把咀管插入至足够深度后,便缓缓按下了泵。已经不知向多少


[ 此貼被常熟斌子在2015-02-16 14:14重新編輯 ]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