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天若有情65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第六十五章

  我从莉阁走了出来,站在走廊上点了根烟,由于白莉媛一直呆在老家,店铺的事情就只能由我来处理了。不知
为何,年后店里的生意差了许多,莉阁的客流量原本就不是很高,店里的客单价也不是面向大众消费的,主要是靠
一些挥金如土的老顾客。但是这些往日里常见的贵妇名媛明显来得少了,看来白莉媛的交际圈对于生意的影响还是
很大。

  想起独居老宅的那个美妇人,我的心潮再次跌宕起伏,真想尽快结束这边的杂事,回到她身边共享平淡无奇但
却温馨幸福的生活。

  有些郁闷的抽完烟,我转身向楼下走去,没想到却在电梯里见到个熟悉的身影。

  「嗨,高岩哥哥。」略带甜意的声音还是发自那个小易之口,她好像已经忘记上次在夜店的遭遇,很热情主动
跟我打着招呼。

  在这个上班时间,她身上出乎意外的没有穿制服。一套简单的蓝色牛仔服将她瘦瘦的身段包裹得更为苗条,脖
子上缠着一条白色针织围巾,脚上穿着双白色的运动鞋。乌黑的长发在脑后绑了个简单的马尾,没有化妆的白皙脸
蛋上挂着纯净笑容,看上去就像个女大学生一般。

  「你怎么不用上班?」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辞职了,打算去别的城市。」小易很有礼貌的回答,我这才发现她脚下放着个大旅行箱。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小易也失去往常的活跃,不大的电梯间里就我们两个人,看着电梯内壁里倒映着两人
的影子,我们陷入尴尬的沉默中。幸好没过多久,电梯就到了底层,小易跟我轻声道别,有些吃力的提起旅行箱向
外走。

  我看着她瘦瘦的身子拉着大箱子,一只脚已经迈出电梯门了,心中突然若有所动,伸手按住了电梯门,小易有
些吃惊的回头看我。

  「我送送你吧,你去哪?」我不由分说的把行旅箱提回了电梯里,小易脸上先是露出惊讶的神色,但她很快露
出个开心的笑容。

  我们一起到了地下车库,将行旅在后备箱放好后,驱车向淮海站驶去。

  一上车,小易又恢复了她原本古灵精怪的本色。她坐在副驾驶座上,东看看西瞧瞧的,好像对这辆车有很大的
兴趣,或者说是对跟我有关的东西都很好奇。

  她嘴里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不是问这辆车要多少钱,就是问白莉媛这些日子去哪了。

  「高岩哥哥,你看我戴着怎么样?」我侧着头一看,小易瘦削白皙的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副Chanel
的女式墨镜,硕大的镜框下那小嘴露出小孩子般的笑容,洁白整齐的牙齿带着几丝得意对着我笑着。

  「把眼镜放回去,不要乱动车上的东西。」我认出那是白莉媛的私人物件,她平时都是放在手套箱里,有些不
悦道。

  「哦。」小易见我脸色不是很好看,忙把墨镜取了下来放回原处,这下子她变得拘谨了不少,端端正正的坐着
再也不动了。

  我看她变得不苟言笑,与平时判若两人的样子,心想自己刚才那样子说话可能吓住她了,自己一个大男人何必
与她计较呢,而且这小姑娘还帮过我的忙呢。

  我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我在看风景呢。」小易转过头给了我个灿烂的笑容,她脸上一点没有因为我的话受影响的样子,至少
我没有看出来。

  「这个城市好大哦,我都快要离开了,好多地方都没去过。」小易双目注视着窗外,喃喃自语道。她好像真的
是在看风景般指着窗外,眼神中充满着羡慕与憧憬。

  刚好我们的车子经过了市内最具文化色彩的一条街道,两边都是上个世纪的红砖建筑,房屋和街道都带着外国
殖民地的风情。上个世纪初,曾经有很多文人墨客在此居住,现在则是都市白领们休闲娱乐的好去处,好多穿着时
尚的男男女女坐在街头的咖啡座上,漫无目的的闲聊着,享受着难得的暖阳。

  「你要去哪里,为什么辞职?」听着她大有感慨的话,我突然想起前面正要问的问题。

  「在一个城市呆久了,我就想换个地方走走。我喜欢大城市,这里到处可见大楼和小车,到处可以见到漂亮的
人,她们穿着漂亮的衣服,过着轻松而又时髦的生活,她们真的好快乐。」小易喃喃自语道,她的语气就像一个小
女孩看到了心仪的糖果般,我还是头次见她这般真情流露的样子。

  「其实她们过得未必快乐。」我随口答着。

  「你怎么知道?起码她们可以穿名牌衣服,可以吃好吃的东西,身边从来都不缺帅哥,总比我们辛辛苦苦上下
班打工的强吧?」小易有些气势汹汹的反驳着,她这种反应并不像往日那个八面玲珑的女孩。

  「我们一年的工资还抵不上她们一个包包,多少人省吃俭用就想买点好的东西,还要等到换季打折的时候,谁
愿意过这种日子啊。」

  「金钱未必可以给你幸福。」我很简单直率的说。自己所见的这些富人中,真正幸福的并不多。吕江富倾一方,
但他的儿子与家庭却让他烦恼不已;薇拉su出生优越,但却不能拥有正常的婚姻与生育能力;梦兰施依筠这些人,
整日为自己的名誉地位而汲汲与求,更是难言幸福二字。

  「但没钱你肯定不幸福。」小易斩钉截铁的反驳道,她很少像这样直率的表露自己的真实情感。

  「我们家在北方一个小村子里,我有六个兄弟姐妹,从生下来我就是过着没钱的日子,没钱吃饭、没钱穿衣、
没钱上学。我们那男的长大后就去挖煤,女的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家里每天都是为了一点钱和鸡皮蒜毛的事情
在吵,吵着吵着互相就打了起来。我当时最讨厌的就是呆在家里,恨不得早点长大可以出去打工。」

  「这种没钱的日子我过了十几年,我一点都不觉得没钱会让人幸福。」小易用一种厌恶的语气说着,她视线注
视在窗外经过的车流与男男女女身上,目光中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

  「所以我早早就出来了,离开那个让我讨厌的家,我整个人就像重新活了过来般。我去过好几个城市,大城市
里有的是工作,赚钱的机会也多,我在这里可以靠自己赚钱,可以用自己的钱让生活过得好些。」

  「这里多得是外地人,大家都是为了来赚钱的,不会问别人的来历,谁也不知道谁的家庭是什么样,只要你有
钱个个都看得起你。我可以跟那些城里孩子穿一样的衣服,吃一样的东西,玩一样的游戏,只要我有钱就可以。」

  小易这番抢白让我无言以对。这个女孩子虽然瘦弱,但她经历的事情却一点都不少,她就像一颗长在砂砾地里
的小树,虽然没有多少雨露和养分,但依旧顽强的生存着。

  「那你现在为什么要离开这里?」我想转移有些低沉的气氛,随口问道。

  「我还年轻,想多去几个地方,走走看看。」小易可能意识到自己刚才太激动了,她口气明显轻柔了起来。

  「我的梦想之一就是当演员,这样我就可以去很多地方,穿很多漂亮衣服,跟很多大明星一起演戏。刚好燕京
有一家电影学院给我发了录取通知,我想去试试。」

  「那你生活方面有困难吗?需要帮助不?」我对这个女孩心生怜惜之意,她身上有股难得的韧劲,总是在挑战
自己的命运。

  「哈哈,谢谢哥哥。不过我在店里做了三年,莉姐对我们一向很大方的,再加上还有其他兼职什么的,也算是
攒了一点钱,够我生活一阵子了。」小易笑着拒绝了我的好意,但从她的语气看,显然对我有意帮助她感到很开心。

  这个女孩子可能比杨乃瑾还小一些,但是相比之下她自立的能力却强了许多,这些年走来肯定没有她所说的那
么容易,比如说那天在夜店里发生的事情,那应该也是她兼职的一部分吧。

  不知不觉中,车子已经到达了目的地,我拖着箱子陪她走到了候车厅。验票口已经排起了长龙,小易站在队伍
后面,对我挥挥手着说:「谢谢哥哥,我可以自己等的,你有事的话可以回去吧。」

  「你的手机呢?」我本来要转身离去了,突然觉得心里头有些放不下,想了想突然开口问道。

  小易不明白我的意思,但她还是从口袋中取出一只小巧玲珑的翻盖手机交给我。我打开有几道裂痕的翻盖外壳,
把自己的号码输了进去,然后将手机塞回她手中,沉声道:「有什么困难就给我电话,没事就不要打了。」

  小易接下了手机,笑得像一朵花般,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状,轻声道:「高岩哥哥,我能抱你一下吗?」

  她今天脸上没有化妆,瘦瘦的身子站在那里显得很娇弱,但却比夜店里那个浓妆艳抹的姑娘更好看。

  我迟疑了下,点了点头。

  没等我开口,小易已经像只小鹿般扑了过来,她两根细胳膊紧紧的抱住我的腰,把小脸埋在我的胸膛里,我两
只手尴尬的抬在空中,不知放下来还是抱住她是好。

  「我叫易佳,容易的易,佳人的佳,要记得哦。」怀中的女孩喃喃自语道。

  她比杨乃瑾矮了点,但瘦瘦的身材相差无几,身体带着年青女郎的稚嫩,头发上有洗发水的清香,我的手臂在
空中停留了半响,最后还是落在她乌黑光滑的长发上。

  小易很陶醉了抱了一会,她主动的松开了我,拿起行旅箱,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道:「谢谢你,我又完成了一
个梦想。」

  「路上小心,多保重。」我微微点了点头,帮她把脖子上的围巾理了理。

  目送着她通过了检票口,我转身朝站外走去,背后突然传来小易清脆的声音,我回头一看。

  「高岩哥哥。」她站在入站口的人群中,努力的向我挥舞着手,然后把两只手放在嘴边大声喊道:「你真的好
帅哦。」

  过往的人潮纷纷转过头来看我,在我无奈的表情下,小易提起行旅箱向里面走去,那条白色的围巾渐渐消失在
了人群中。

  从车站回来后,我驾车往家里方向开去,不过到了大楼却没有驶入车库,而是直接开到了幸福家园小区门口。
新颖小店门口还残留着鞭炮痕迹,来来往往的客人挺多的,看上去生意颇为红火,老张和姚颖正在忙着招呼顾客。

  眼尖的老张看到我出现在门口,立马迎了上来打招呼,他看到我停在门口的霸道,眼中顿时一亮,满脸堆笑的
问东问西,这时姚颖也从店里走了出来。

  「老婆,你快来看。咱们这个弟弟现在可是发财了,开这么好的车,啧啧。」

  老张抚摸着霸道的车身谄媚道。

  姚颖没有理会他,她看着我的双眼中流露出真挚的关怀,微笑着拉着我道:「弟弟,你可算来看老姐了。」

  「是啊,你怎么好一段时间没过来了,我们俩一直都挂念着你,你姐还整天唠叨着让我去找你。我又没有你电
话,怎么找。」老张在一旁说个没完。

  我返身从车上拿了几个袋子塞给他,里面装着过年送礼用的烟酒,好让他停歇一会。

  老张眉开眼笑的就要伸手去接,却被姚颖一手抢过,她乾指一挥道:「这个是我弟弟送的,你那么激动干嘛。」

  「这……这,我是他姐夫,收点酒算什么。」老张张口结舌的争辩着。

  「喝、喝、喝,血压那么高了还喝,喝出病来我可没钱给你治。」老张被她一阵抢白,顿时无言以对,但两只
小眼睛还是不甘心的在那些酒上打转。

  「我先帮你把东西拿回家收好,你好好看着店,等会换你回家吃饭。」姚颖柳眉一竖,向老张横了一眼,老张
顿时软了下来,有些悻悻的走回柜台了。

  姚颖一边提着烟酒,一边拉着我的手返回小区。重回那个熟悉的房子,我不由想起初到贵境的那些事,我在淮
海市的第一个晚上就是在这里落脚的,我曾经与姚颖在客房里的那张床同眠过,不过当时我们并没有做过什么,我
也并不知道她之后会成为我的义姐,更别说她居然是我救命恩人的女儿。

  姚颖一进门就脱下了身上的羽绒服,她最近生活应该过得比较滋润的,丰满浑圆的双乳在大红色毛衣下凸得很
明显。她给我倒了一杯热茶,然后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我们聊了聊这半年的近况。别看姚颖对老张嘴上毫不客气,
但从她言语间可知,夫妻两人感情还是很好,小店的生意蒸蒸日上,蕊蕊过完年也要上小学了,他们的小日子过得
挺红火的。

  说话间,姚颖抚了抚额头前滑落的一缕刘海,她白皙光滑的脸蛋好像圆了些,涂得红艳艳的丰润双唇,眼神眉
梢带着春意,完全就是一个沉浸在幸福中的小少妇。虽然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大富大贵,但又不至于陷入困境,比上
不足比下有余,平平淡淡、无风无浪地过着市民小生活。

  「姐,你这几年还有回过老家吗?」闲聊了半天,我终于说出了此次前来的目的。

  「自从弟弟出事后,我就回去过一次,到现在都7、8年了吧。」谈到弟弟,勾起了伤心的往事,姚颖明亮的
眼睛黯淡了下来。

  「虽然我是在那个镇子长大的,但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个地方,那个镇上的人都很坏。」姚颖说起鸟山镇,一脸
反感的神色。

  「怎么了,你为什么问起这个?」姚颖疑问道。

  「我过年的时候,去了次鸟山镇,所以听到一些事情。」我把从李婶那里听到的故事转述了一遍。

  「娘真是太不容易了。」姚颖听我说这个故事的期间,一直把嘴唇抿得紧紧的,她眼眶中隐隐约约有些湿润。

  「她含辛茹苦把我们拉扯大,我还来不及报答养育之恩,她就走了。我娘这么好的女人,为什么这么命苦呢?」
姚颖语气凄凉的自言自语道。

  「可是,你知道你父亲的事情吗?他为什么不跟你们一起生活。」我忍不住发问道。

  「父亲?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他做什么的我都不知道。我长大一些后,有问过娘这个问题,她总是告诉我,
父亲在做一些很重要的工作,所以不能跟我们在一起。」姚颖说起她的父亲,一脸愤愤不平之色,但她对此人也了
解不多。

  「日子久了,我也不在乎这个事了。没有父亲又如何,他既然不在子女身边,说明他并不爱我们,一个不爱自
己子女的父亲又有何意义?」

  「你娘有没有说,为什么他不能回家,他在做什么工作?」我继续问着细节。

  「娘从来没有说过,她好像总是在逃避这个问题一样,日子久了我们也都不问了。」姚颖摇了摇头,她脸上一
片迷茫之意。

  「弟弟,你为什么关心这个人?」她好奇的问道。

  我默默的从口袋中掏出那几张照片,摆在了姚颖面前。她目带诧异的拿起照片,仔细的看了又看,脸上露出缅
怀的神色。

  「你去过我老家了?」

  我点点头表示确定。

  「难怪,我一直记得有几张照片还留在老家。但又很讨厌回那个镇子,没想到你帮我带来了。」姚颖并未询问
太多,她已经被照片勾起了回忆,开始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这是我跟娘唯一的一张照片,那时候我才5岁,你看我娘当时还挺漂亮的吧。」我点头表示赞同,姚娘一看
就是那种贤良淑德的好女子,我对这样的女性一直很有好感。

  「只是她身子一直都不是好,又有两个小孩要养,从小到大我们都很拮据。

  就靠娘给人做针线活赚点钱,她每天都要做到深夜,日子久了就患上了咳嗦的毛病,她又舍不得花钱去看病,
结果拖着拖着后面就……」

  姚颖越说越伤心,忍不住趴在桌上哭了起来。我心中恻然,移过身去,将她轻轻抱入怀中,轻拍着后背安慰她。

  过了一阵子她才好点,擦了擦泪水,拿起桌上的那一张单人照。

  「他就是你父亲吗?」我轻声的问道。

  「嗯,娘一直把这张照片收藏得很好,小时候我经常看到她在夜里无人的时候,偷偷的拿出这张照片边看边落
泪。长大后我有问过她这个问题,她这才告诉我这个答案。」姚颖的眼中带着不知是喜是忧的神色。

  「我那时候并不理解,为什么娘会对着照片里的男人落泪。等我年纪大了点后,我才明白了她当年看着照片的
眼神,只不过,她从来没跟我讲过他们之间的故事。」

  我听了心中也是颇为惆怅,姚娘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女人,她是如此的痴情与顾家,但她的命运却如此的坎坷。
这世界对她来说未免太残酷了吧,为什么忠贞与善良的人总是得不到应有的福报呢?

  姚颖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她这时又拿起那张合影的彩照,她脸上突然多了一丝笑意,白润的手指轻抚着照片
上的那对人儿,好像这对她来说是一段美好的回忆般。

  「这时我十八岁时候拍的,那时候我已经到城里打工了,小恩放假的时候来看我,我带他逛了城隍庙、植物园
还有好多地方,那天我们玩得好开心……」

  「小恩?他就是你说的弟弟吗?」我这才知道姚颖弟弟的名字。

  「嗯,他比你大两岁左右吧。当时还在上高中,不过已经长得这么高了,只是从小我们家条件不好,他一直是
那么的瘦。」姚颖说起自己的亲弟弟,双目中透射出难得的热情。

  「你看,小恩跟你多像啊,他现在要是还在的话,估计也会跟你一样,高高壮壮的。」

  姚颖痴痴看着照片中那个皮肤黝黑的男孩,她脸上挂着的笑容跟男孩身边那个青春活力的女孩一模一样,这一
瞬间好像也回到了十八岁的那段时光。

  「你弟弟比你小四岁?那么,你父亲都没有回来过吗?」我之前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这时候突然想起来了,
如果说韦叔从未回到鸟山镇的话,姚颖的弟弟是如何出生的。

  「我也记不大清楚了,好像有一天娘把我寄在邻居家里,她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出门去了一趟,然后隔天家中就
多了个弟弟。」姚颖眼中的迷惑并不比我少,她自言自语道。

  「等长大懂事后,我才明白了,小恩应该不是娘生的。」姚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她的话音变得很柔和。

  「但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的亲弟弟,娘也把他当自己儿子一般看待,我们一家人从来都是这么相亲相爱的。」

  我原本抱着解开疑团的期望而来,没想到见了姚颖之后这疑团越发大了。目前来看,只有韦叔是姚颖的父亲这
一点可以确定,但韦叔为什么抛下妻女不管,姚颖的弟弟究竟是谁的儿子,一连串问题依旧困扰着我,为何这里头
的关系这么复杂。当年韦叔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我多希望他能从地下复生,为我解开这些疑问。

  「弟弟,你为什么对我们家的事情这么感兴趣啊。」姚颖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她略带疑问道。

  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掏出那只怀表打开放在她面前。姚颖好奇的拿起怀表,当她看到表中的女子时,惊讶的
叫了一声。

  「这,这不是我娘吗?弟弟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东西的。」

  我这回不再隐瞒,把自己从南山岛到鸟山镇的经历一一说了出来,当然重点是韦叔与我的关系,以及他把怀表
交付给我之后的一系列事情。

  听完我的故事后,姚颖犹豫了一阵子问道:「你说的这个姓韦的,他真的就是照片里的男人吗?」

  「是的,我在岛上跟他住了6年多,他的确长得很像照片里的男人,而且这个怀表也是他交给我的。」我用很
肯定的语气告诉她。

  「这么说,他就是我父亲了。他姓韦,叫什么名字?」姚颖目光转到那张个人照上,眼神中迟疑不定。

  「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只是告诉我姓韦,其他的还是找到鸟山镇后才知道。」我摇了摇头遗憾道。

  「韦……他死了吗?你逃出来后有找过他吗?」姚颖的语气有些不自然,但我可以听得出她对韦叔的关切之意,
毕竟这个男人与她有着血缘关系。

  我沉重的点了点头,当时南山岛那场大火十分可怕,整个精神病院的建筑都被烧毁了,除了部分医护人员外生
还的极少,而当时的住院病人则全部丧生于火海中,我最后一眼看到韦叔时,他全身已经被大火吞噬了。

  「那,韦……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他为什么会在精神病院里,难道他是个疯子吗?」姚颖有些惴惴不安的问道。

  「不,韦叔绝不是疯子。他比所有人都清醒,而且他本事很大,又很正直,要不是遇到他,我估计早就死在那
里了……他是个很了不起的男人。」我很认真的为韦叔辩护道。

  「哼,他本事那么大为什么会被关起来,为什么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不管不顾,你说这种人到底哪里正直了?」
姚颖一阵像机关枪扫射般的反驳,我有些无言语对。的确在这一点上我很难为韦叔辩护,但他绝不是无情无义之人。

  「这个,我想他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吧。我与他相处的那几年,经常见他对着你娘的照片看了又看,临死前他
还把照片交给我,让我跟你们说一声『对不起』。」

  我努力尝试安抚姚颖的怒气。

  「『对不起』。呵呵,说这个有用吗?这么简单的三个字,能够弥补他对我们的伤害吗?我们这么多年是怎么
过来的,他知道吗?他根本就是个不负责任的人,这种人根本不配当父亲。」但我的抚慰效果并不好,姚颖越说越
觉得气愤,白皙的脸蛋都涨红了。

  「不管如何,他毕竟是你们的父亲,我相信他一定很爱你们的。只是世事太过险恶无常了,很多时候我们都没
法选择,如果上天能够给再他一个机会的话,他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们的。」我有些感慨的说出这些话,这是我的
心声,但我相信韦叔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补偿?哈哈。太迟了,娘已经走了,她等得太久了,等不到那一天啦,小恩也跟随娘离开了,他还能补偿谁
呢,还有什么可补偿的?」说到此处,姚颖情绪激动下,忍不住伏在桌上放声痛哭起来。

  我心中一阵怅然,世间最遗憾的事莫过于失去之后再来弥补,而往往这个时候伤害已经造成,更困难的是有些
事情你想弥补都弥补不了,比如夫妻、父女、父子亲情等。

  「没事了,没关系的,姐你不是还有我吗,我也是你弟弟呀。」我搂住姚颖,很温柔的说着。

  并不是我存心安慰她,韦叔待我恩重如山、情同父子,而他在这世上唯一的骨肉就是姚颖了,她当然也是我的
姐姐,况且我与她颇有缘分,自然更要敬她爱她。

  「老天爷安排我遇到了你们,韦叔待我就如父亲一般,你待我就像姐姐一样,我从小没有兄弟姐妹,父亲又很
早去世了,所以你就是我的亲姐姐。」我一边拉住姚姐的手,一边动情的说着。联想到自己的身世,我的眼前也有
些模糊了,感觉眼眶中湿漉漉的。

  「娘和韦叔虽然都走了,但他们肯定希望你能够过得越来越好的。以后你有了我这个弟弟,我也多了一个姐姐,
就让我代替韦叔与小恩来回报你,好吗?」

  姚颖一边看着我一边连连点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不停的往下掉,但她脸上却分明笑得很开心。

  「好弟弟,你真是我的好弟弟,我第一次看到你就觉得你很特别,没想到你愿意认我这个姐姐,我真是好开心。」

  我伸手将她拥入怀中,姚颖紧紧的将我抱住,好像生怕我会消失一般,在我强壮胳膊的包围下,她脸上的表情
渐渐缓和了不少,我们就像一对亲姐弟般相拥着,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倒退了回去一般。

  这一趟姚家之旅,虽然并没有解决太多疑问,但我却收获了许多。自此之后,世上又多了一个让我牵挂的人儿。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