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我在AV的日子18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太田兄弟,真是非常感激你的帮忙……」拍摄结束,高板导演露出难得的笑意走过来握着任乐的手致谢而说。

  客套的说话不懂多说,任乐只是笑口哈哈地点头应对。反而看见松永正隆顾问板着脸一声不吭地站在远处瞪着,
任乐当然知趣地走过去讨教心思。

  「刚才小仓奈子想用小内底盖你的头面,你怎么拉着苦脸不让她盖?」

  「啊!」松永顾问板着脸的原因就是因为刚才那个吗?顿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又难以启齿,只好低着头不语。

  「你应该知道一场AV的成功之处就是淫戏的结果会否引发勾出观众的性趣欲念,刚才小仓风骚露骨的淫意就
连观看的我们都感到无比兴奋。而小仓的「变态」就是戏中的最激点,你害怕而退缩的行为令这激点大失光彩,真
令我有点失望,也令你失去一个合格男优的基本条件。」

  「哇靠!」没有这么严重吧!任乐想不到刚才小仓的淫乱变态竟会激发起场外工作人员的性欲,就连那条小内
都想「据为己有」吗?

  「对不起!松永顾问,我下次一定做得更好!」口上向着松永道歉,其实心头有着千万个不甘,甚至骂着对方
淫耻意怪,怎么会有人如此变态,连女人穿过的小内都敢带在头上呢!

  「哼!虽然你口上向我道歉,其实心头直骂我这个怪老头淫猥无耻。怎么会有人如此变态,连女人穿过的小内
都敢带在头上呢!」

  「哇靠!」这个松永正隆真厉害,连自己心头想什么都如此了解,果然有些本事 .

  「对不起,松永顾问,我是无心的。不是怀疑你的心思,只是这种……事,的确难以理解。」任乐不得不再次
低头认错,虚心向着松永询问。

  「哦!(发笑)孺子可教,你是第二个没有回避我的斥责而向我追问这种事的人 .其他人根本放屁一样——避
之则吉,散了就算。」

  一声发笑,算是化解了刚才的恼怒,松永正隆也难得耐心地讲解:「你知道以前的AV片子是啥样的?」

  看着任乐惊愕的脸色,松永干脆直接而说:「以前的A片除了露两点之外,女屄部分都是打格子的。这些你应
该知道。不但如此,大部分的男女做爱多是假动作合成,以为打了花格观众就看不出来。但现在不同,真功夫全上,
就是打了格子也只是薄雾看花,骗不了观众。况且街头上的无码写真更是层出不穷,所以你想想看,我们这类正当
的AV行业是不是越来越难做了。如果我们不在拍摄手法上弄一些功夫,又如何留住观众的心。」

  任乐默默地低头细听,不时也插上两句自己的理解。没错,现在AV行业已不像以前那般高利润高回报的行业。
松永顾问说的意思很简单:适者生存,为迎合观众的口味,只能不断创新,创新,再创新。然而这种创新到底是什
么,只能是在有限的AV内容中挖空心思地往深层次演绎,那就是重口味,SM,虐待等等的变态形式来刺激观众
的眼球。

  「哼哼!小子,脑子转得挺快,想得也挺多的。」松永的嘴角会意地笑了起来,对于任乐中规中矩的理解算是
会意地接受。

  「哟!松永顾问,你们的拍摄完工了吗?」这时候一张猪头肥脸的西条导演正笑口嘻嘻地走过来打招呼。他叫
西条清秀,但身材与肥样一点儿都不清秀,背后人人都笑他:肥肉西条。

  「哦,西条导演怎么这么有空过来了?」松永似乎这此人没啥好感,阴阴地回应说。

  「没事,这个新来的男优是林直章(分部人事课长)安排给我的,我那边还有场戏,是不是……」

  话语明显,任乐根本没资格说话,只能吊着心胆站在一边,能不能摆脱渡边的魔爪就听这个松永顾问的一句话。

  松永拉着脸看了任乐一眼,然后一个180度的脸笑对着西条而说:「刚才这小子在高板的片子露了脸,还有
一些没拍完,一会儿再说行不。」

  这一说,任乐吊得老高的心重重地放了下来,一脸死里逃生的感激之情望着这个松永顾问。知道这位「神」人
的话算是打救了自己这条低微的小命,让他继续可以苟延残喘。

  西条讨个没趣,只能忿忿离开。谁知没走几步,就听见背后的松永顾问大声地对高板说:「小仓奈子是片子唯
一主角,太田的表现太抢镜了,记得给他的头脸打上花格。」这话明显是对西条说的,如果片子给太田任乐的头脸
打上了花格,那要不要他本人继续拍摄都无所谓了,随便找个替身都可以。

  西条哪不明白意思,心头更加恼怒松永,官大一级压死人,松永正隆虽然只是这里的顾问,加上分部是没有制
作总监的,等于松永没有管事他的实权,应该不用这般忍气吞声。

  但是,对于恼怒的西条根本一点儿的怨言都不敢当面发出。首先,在职位上松永不是高自己一级,而是两级。
以前的松永正隆其实就是比他高一级的制作总监,只是退闲下来,职位反而升了一级当个空权的顾问。

  其次就是松永与上头的关系十分要好,这个顾问根本就是上头恳求他继续留下而设的,西条哪敢在人家面前多
嘴多舌呢!

  「松永大叔,是不是水菜总监请你帮我的?」此时也不想虚掩扭拧,心头的感激只能坦话言谢。不然被渡边的
人所玩弄,倒不如今天就收拾包袱走人,另谋出路算了。

  「刚才我不是说了,你是第二个与我讨论AV发展史的人。而第一个人就是水菜早苗,你以后可要好好地尊重
她,老老实实地做个男优吧!」

  松永的话是一个忠告,也是接纳自己的一种话意,任乐当然虚心接受,立时打起精神地应着说:「是的松永顾
问,那你刚才说了,我是不是还有些镜头要与小仓小姐续拍呢?」

  说起小仓,松永立时板起脸说:「你提醒了我,刚才拍完戏之后,小仓奈子是不是私下给了你她的电话号码?」

  「呀?是她硬塞给我的,我没向她拿。」任乐有些讪讪而答,不知松永说这事是啥意思,也想不到他如此留意
自己。

  「我不管你是硬的还是软的,总之你还是把她的电话号码给扔了吧!」

  「我知道了,不过,我不是不舍得扔掉,而是……为啥不能留下呢?」心头当然不舍得扔掉,难得小仓主动留
下电话联系,意思昭然若揭。只是不能当着松永的面前说出心底话,只好兜个圈子问个明白。

  「还说不舍得,发骚的色样都出卖你了,总之这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以后你就知道了……」

  正说着,那个助理正木信友又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找松永顾问。

  「啥?安东那小子还没出现?这个臭小子……」一声气恼,松永听完正木说事之后又快步走向另一处的摄影棚,
看来这个空权顾问根本不空闲,啥事都「被」亲力亲为。

  一听又有事发生,任乐只能屁颠屁颠地饿着肚子跟在后面看个究竟。为啥会饿着肚子?刚才「安慰」小仓奈子
拍完她的戏份,已经过了中午放饭时间,怎能不饿呢!另外又怕一离开松永的身边,那个西条死胖子又上门来抓自
己就难办了。

  走到另一边的厂房,那边被分隔成几个小房间,此时已是午饭时间,空荡荡的房间感觉有点阴。在一间拐角的
小房间,却发现有十来人正无所事事地站着或坐着,他们脸色呆板,应该出外吃饭,却又不敢离开。

  「松永顾问,怎么这种事都不提醒我一声的?」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汉看见松永地到来,立时上前「好声好气」
地询问着。

  「啥事没提醒你呀?石川,你也刮刮胡子吧,难看死了。」一脸惊愕地看见这个石川慌慌张张地问着自己,松
永却是不知所云。

  这个石川范重也是这里的导演,这几天都在赶拍情戏,根本没有时间刮他的胡子 .

  「顾问,我今天拍戏的女优是春宫小姐,原来她与安东那小子有一腿的……」

  「哦……」松永顾问长「哦」一声,便知到底发生何事:「安东这臭小子,看来他以后是要废了,你还是找别
的男优顶上吧!」

  「我是这个意思!可……可现在春宫小姐不肯呀,非要找安东回来。你帮我劝劝她吧!如果我知道那混小子泡
上了春宫,早就把他给踢了。现在倒好,扯上了春宫,惹毛了经纪公司,给自己套死了。」

  看着这个石川苦苦的哀求,任乐偷偷往房间内瞄去,里头有个妙龄少女正在呆头呆脑地坐在床上,身旁是她的
经纪人,木无表情地看着手机的信息,似乎对于自己的女优现时的工作状况一点儿也不担心。

  看清了那个妙龄少女,竟然就是近期新星女优——春宫心。清纯可爱,只拍了两部AV和写真专辑,就获得网
上一众宅男的好评与追捧,果真「钱」途无限。

  「今天是拍不了了,改时间吧!」知道事情转不了,松永便劝石川另谋办法。

  「可她的档期就剩今天了,所以才找你商量。」石川急得直跺脚,似乎到了山穷水尽没法子才找你这个松永顾
问的求救。

  松永正隆看着没法子,只好走过去拉开春宫心的经纪人,细细彻语说了好一会儿,然后拿过对方的手机又通了
一轮电话。最后把电话交回那个经纪人接听,那人一听之下,180度的态度转变,对着电话便是点头哈腰,结束
之后更对松永哈哈应说。

  看着松永顾问轻松解决事情,石川导演才擦了额角上豆大的珠水。松永正隆应该通过人脉关系,给春宫心的档
期改了时间,算是救了石川一次。这「神」人果然不简单,怪不得那西条死胖子虽然恼怒松永,却一点儿也不敢当
着面前怒形发作,更要哈哈而过当作没事一样。

  就在松永与对方交谈之时,任乐连忙拉过一旁的正木助理,问他到底发生何事。对于这个正木信友助理,任乐
可是恭恭敬敬不敢得罪,事因他刚才还跟着高板导演办事,现在怎么又会在这里的?而且看他与这边的工作人员气
氛一片,便知他的人脉关系不错。

  原来刚才石川导演正是无计可施,只好四处派人找寻松永顾问过来解决问题,正好遇见正木路过,身份低微的
正木当然不能推脱,更卖力地放弃吃饭时间回来找寻松永顾问。另外人脉不错的关系,一问二了解,便知事情原委。

  一说之下,原来那个叫什么安东的男优与春宫心拍摄了两部片子,一来二往便关系熟悉。安东算是新上位的男
优杰青,也是个情种,自以为年青魅力,在业内有些名声之后,便每每留情与女优之间。

  在AV行业中有一个潜规则,男优与女优之间多少允许存留着一些感情,但一定要懂得区分于「床上」或「床
下」。床上淫乱,有感情的默契固然总比爱之无味的好,演绎起来更容易得心应「屌」。

  但当结束之后,床下的感情就要懂得收敛,这个安东就是自以为是,以为有些名声就是情场浪子。没错,春宫
的少女之心的确被他迷住,更偷偷与之交换了联系方式,私下「玩」了几次。

  谁知这事很快就被春宫的经纪公司知道,能开这种女优公司的是什么人,黑道背景当然少不了。哪管你这个安
东是哪路来的货色,另说实话,女优只不过是公司的一件商品,如果是「贱」价商物还可以陪你玩一玩,可春宫心
现正热捧走红,哪容被你这个混小子搞垮这棵「摇钱树」呢!

  今天安东有通告,但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况,导演石川范重就觉得奇怪,到后来看见春宫心来了,平时跟
着她的经纪人竟然换了别人,一看之下就知道事情突变。

  而春宫心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情郎已经出事,公司又突然调换了经纪人,虽然预感彷徨,但无助的她也只能呆
坐等待,别说想打电话找寻情郎,就是想发声询问新换的经纪也不敢问。

  事情很简单,其实是经纪公司的人把安东的事迁怒于石川导演,一边找安东做了「手脚」,一边继续叫春宫过
来拍摄工作,但春宫的不上心显然拖垮了拍摄进度 .当红女优可以保证片子的销量,但却一点儿不能得罪,特别是
背后有势力的经纪公司。石川最后也只能找松永顾问帮手了……

  听完正木助理偷偷摸摸地把自己拉往一角而说出事情前后,才明白还有此种「潜规则」的毒害,如果不懂得「
收敛」在这里随意泡「妞」(女优),就像安东小子那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知啥事。

  此时想起刚才松永顾问「提醒」自己之事,不禁伸手入袋摸出小仓奈子偷偷交给自己的那张电话纸条,若然与
她扯上关系,被企社或经纪公司的人知道,下场会不会与现在的安东一样呢?立时看看四周,才把那纸条撕得粉碎
……

  与此同时,任乐对这小小助理的正木信友更是多了几分看重,知道这行业存在着一些无法公开又难以隐蔽的「
规则」。而这个几经资历的小助理肯定知道这些「规则」的「潜」能所在,只要好好「遵守」及「利用」,假以时
日肯定有益于已……

  就在呆呆发寒地想着小仓之事,忽然背后被人拍了一下。立时吓了一跳之下转身一望,竟然是又意外又惊讶的
熟人:「俊三!你怎么会在这的?」原来是同学死党——司叶俊三。

  「真的是你呀!太田大哥,我还以为认错人呢!」司叶也想不到在此遇上太田任乐,惊喜之下说出自己在此的
原由:「大哥,我来这里当男优了……」

  「啥!」原来这个司叶俊三也是个「沙漠」浪子,经朋友介绍来这边的郊区碰碰运气,无意中就来这里当了个
跑龙套,经过面试竟然也当上了低级男优,或者叫「汁」男优。今天春宫心的戏分需要几个「汁」男优,所以司叶
俊三也在这里了 .

  「你不是那次男优选拔得了优胜,还得了合同男优,应在总部那边呆的吗?怎么跑这里了?」

  「唉,别提了,总之一言难尽!什么男优选拔,全为了那个麻生丽的宣传秀而设的。我们只是绿叶陪衬,还说
什么合同男优,其实只是三个月的短期合约,还是没钱赚的那种。」任乐苦着脸,把总部那边被调职的事说了出来。
当然,个中牵涉甚广的事情没有完全说出,免得害了无辜的俊三。

  「哇靠,这还了得,我还以为在这碰上你,以后就跟着大哥混呢!」听后的俊三也是咬牙切齿的不忿,不过那
种的不忿并不是替任乐不忿,而是以为自己遇上贵人,以后可以一路顺风,谁知是竹篮打水……

  看着俊三的不忿,还以为他真的替自己着想而心生不平,任乐便好心而说:「还有,在这提醒兄弟你一句,我
在总部得罪了人才被调到这里,你以后在这见了我还是别随便聊天,免得黑了你就不好意思了。」

  「呀!这是哪的事,我俩还是好兄弟,就算天塌下来我也陪你顶着。」看任乐如此交代自己,俊三反因刚才的
私心而有点不好意思,立时脸红红地「义」字当头……

  「好了,好了,今天不拍了,所有的C牌男优(最低级男优)都跟着我离开,今天算你们走运,全都可以分到
工钱,但记住千万不要乱走或走失,否则别想再来上班了。」此时一个工作人员大大咧咧地叫喊起来,引着司叶俊
三等人离开了摄影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