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曹操荒淫录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作者:不详

              曹操荒淫录之一

  一代枭雄曹操,是历史上知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连性生活亦有与
众不同的独特见解。他好色成性并不足为奇,奇是奇在以他的权势,要甄选倾国
倾城美丽少女陪寝有如探囊取物,就使「夜夜换画」都亳不困难,但他却偏偏专
门注意别人的妻子,包括弃妇和寡妇。要被他看中,就不择手段为己有,完全不
在乎穿别人的旧鞋,可谓色中怪杰也!
  
曹操,字孟德,小名阿瞒。

  他的父亲叫曹蒿,本夏候氏,后来被中常侍曹腾收做养子,所以才改姓曹。

  曹操少年时就风流惆傥,放浪无度「好游猎,喜歌舞!有权谋,多机变。

  他的叔父对他的品行十分不满,曾屡劝兄长曹嵩严加管教。

  曹知道后,一日,见到叔父,突然倒卧在地,诈作中风之状,其叔父慌忙告
知兄长曹嵩。

  执料当曹嵩赶到后,曹操却安然无事。

  曹嵩十分惊奇,遂问道:「你叔父说你中风,怎麽完全不是这麽一回事呀?」

  操佯作非常委屈地答道:「孩儿本来就没有病呀,不过叔父不喜欢我,故意
在你面前诬枉我。

  曹嵩信曹操的话,以后叔父若再说曹操的过错,曹嵩全然不听,曹操於是益
发恣意放荡,沉醉於声色,嗜好於权谋。

  由於曹有雄才伟略,所以当时颇享盛名的学者许某就预言曹操是「治世之能
臣,乱世之奸雄」。

  闲话休题,且说十常侍诱杀国舅,大将军何进之时,曹操官拜骑都尉,是何
进属下的爱将。

  由於这个关系的缘故,曹操经常在何进府中出出入入。

  有一次,他偶然看见何进的儿媳妇贾氏十分冶艳妖娆,不禁魂牵梦绕,念念
不忘。

  其时,曹操巳经娶妻。

  前妻刘氏病故,现任妻子是卞氏。

  每当他与卞氏行房时,脑海中却一直浮现何进儿媳妇贾氏的倩影,想她秋水
汪汪的媚眼,想她饱满盈的乳峰,想她柳腰款摆的风姿。

  何进被十常侍诱入后宫杀害后,何家上下骤然失去支柱,登时陷入惶恐不安
的处境中。

  曹表面上愤愤不平,誓要为何进报仇,暗地裹却藉着保护何府为名,伺机接
触贾氏。

  俗语说:树倒猢狲散!

  更何况在兵荒马乱之中,何府业已飘摇欲堕,唯曹操马首是瞻。

  曹操由是可以自由进出何府内堂,同贾氏眉来眼去。

  恰好贾氏亦是风骚蚀骨的妇人,但碍於当时的礼教,虽见曹操相貌堂堂,但
偷窥一眼,就脸红心跳,娇羞趋避。

  这种道是无情却有情的姿态,更引得曹操心痒难熬。

  他本是个「负天下人,不愿天下人负我」的奸雄,怎禁得如此相思,於是把
心一横,趁董卓带二十万西凉大军进驻京城,到处奸淫抢掠之隙,派自巳的亲信
夤夜摸进贾氏卧房,将何进的儿子,贾氏的丈夫杀死。

  而他见亲信得手后,却扮演英雄救美的角色,提刀闯进房中,将亲信斩为两
截。

  贾氏哪知就裹,对曹操的「仗义保护」更加心存感激,进而敬慕崇拜。

  曹见何府合家上下已七零八落,四处逃生,就乾脆接贾氏入自巳府中安置,
频献殷勤,以图巳得美人芳心。

  贾氏惭由感激,敬慕,进而私心爱恋。

  曹看在眼裹,暗暗高舆,虽然恨不得马上与她合体交媾,但还是强自控制住,
他要在怔服贾氏的身体前,先彻底怔服她的心。

  过了不多时日,贾氏在见到曹操时,就心跳情热,媚眼喷射出爱欲的火焰,
容态却显得娇羞而忸怩。

  曹操知道时机到了,就柔情蜜意地对贾氏说道:「夫人,你住在敝舍已一月
有馀,为了不使外人有闲话,操愿照顾你一生一世,娶你为妾,亦可以杜塞外人
的悠悠之口,不知夫人之意下如何?」

  贾氏羞赧满脸地说道:「贱妾已是孀妇,明公既不嫌贱妾残花败柳之躯,则
贱妾能够为明公奉汤扫地,就心满意足矣!」

  曹操喜道:「夫人天姿国色,又何须过歉,操能与夫人共赴巫山,长陪身侧,
真是快活过神仙矣!」

  说着,俯下身来,对看朱唇深深一吻,双手随即在她的那对豪乳上轻轻揉捏。

  当晚,曹操即与贾氏同床共寝。

  贾氏服伺曹操宽衣解带后,见他不但身躯矫健伟岸,连下体那支肉棒亦粗壮
坚挺,不由私心暗喜,羞人答答地悄语道:「将军当真如天神临凡,贱妾福甚!
幸甚!」

  曹操这时已如强弩在弦,也急急为贾氏除去衣裙,见她乳房涨鼓如球,下阴
芳草萋萋,一双玉腿修长而匀称,喜得血热心跳,意兴勃勃地把她拦腰抱起,放
在锦榻上啧啧赞道:「夫人好一副诱人的身材,不愧是珠圆玉润,玲珑浮凸!」

  曹操喜道:「夫人天姿国色,又何须过歉,操能与夫人共赴巫山,长陪身侧,
真是快活过神仙矣!」

  贾氏虽然巳作人妇,但面对曹操一这个倾心爱慕的新男人,亦不胜娇羞,当
曹操的手按在自巳的乳房时,娇躯亦微微发颤,桃腮胀红,埋眸半闭,但一双藕
臂却情不自禁地搂住曹操的背脊,缓缓摩搓,呢喃道:「将军亦好一副强壮的体
魄呀!」

  曹握住贾氏那肉腾腾,弹力十足的乳房,全身热血更加沸腾,胯间肉棍弹跳
着硬硬地顶在贾氏的小腹上,贾氏不自觉地将双腿分张开来,一只玉手亦顺势环
握着曹操的肉棒,又怜又爱地搓捏着。

  曹操越发亢奋,双手不住在贾氏润滑的肌肤上四处抚摸,并逐渐向下游移,
终於滑到贾氏的叁角地带,捻弄她的阴毛。

  贾氏的胴开始蠕动,羞耻之心随着渐次高涨的情欲而屏除。

  曹操的一只手摸住贾氏光滑的圆臀上,一双手巳探进她的阴户,并按着胀大
的阴蒂狎弄,喜孜孜地说道:「夫人,你出水啦,想男人了是不是?」

  贾氏闻言,大感羞涩,「嘤咛」声,将娇容贴在曹操的宽矿胸膛上,低语道
:「将军取笑了!」

  曹操见她半羞半喜,更加怜爱,霍地坐起身来说道:「夫人,操想看看你的
玉门,刚才怃摸时,发觉你的谷实〔阴核之古称〕有异常人。」

  贾氏慌忙想将玉腿并拢,桃腮红到耳根,腻声道:「嗳呀,使不得,那……

  那地方有其麽好看的,莫污了将军的神目!「

  此时,曹操业已跪坐在她的双腿之间,贾氏如何合得来?曹操不由分说地弓
开她的阴唇,凝眼注视。

  但觉她虽是被开垦过的妇人,不过阴唇仍然嫣红娇嫩,阴道裹的肉芽更是红
澧澧地怖满淫水,银丝纵横交错,诱人心神地缓缓蠕动。

  看得他淫心勃发,淫兴横飞,竟伸手拨开那浓密的阴毛,赫然发觉她的阴蒂
果然大如男樱阳物,登时哈哈淫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贾氏羞得双手蒙住娇容:嗫嚅道:「贱妾已是破甑之身,将军请勿儿笑!

  曹操将她的阴蒂包皮剥开,以指捺住胀红的阴核揉搓,笑道:「古性书有云
:谷实〔阴核〕大者:媚而且淫。夫人谷实如此肿大,诚是天生尤物也!」

  那贾氏被曹操按住这要害,全身如同触电,剧烈颤栗,急双手促住曹操手指,
玉臀收缩,失声娇呼道:「莫捺!莫撩!将军欲见贱妾出丑呀?」

  曹操哪裹肯依,又夹硬急骤地揉搓着,刺激得贾氏嗯嗯呻叫,玉臀抛动如浪
涛起伏,颤声告饶道:「将军,将军,请快快放马过来,贱妾想……想入啦!」

  她的淫水殷殷沁出,胴体如蛇般蠕动。

  曹操哈哈狂笑地观赏着,越看越有趣,越看越兴奋,卒之扑倒在贾氏身上。

  不消曹操自己动手,贾氏已将双腿张开,一只手轻捏着他的炮头,将它塞进
自己的阴户裹,跟着玉臀向上一拱,那又粗又长的肉棍已进入了大半。

  曹操亦跟着屁股往下一扣,登时尽根而没。

  刹时问,感到整条阳具便被柔软湿润的肉墙暖烘烘地包容着,感觉到说不出
的舒适惬意。

  贾氏一来淫兴勃发,骚痒入骨,二来恐怕曹操嫌她早被一夫将孔儿搞大,所
以一开始就闭气收紧阴肌,将曹的肉棍箍到实实的。

  哪知曹操却将肉棍抵住她的花心,根部紧贴她的阴蒂,是旋磨,并不抽插。

  贾氏已经痒到入心入肺,但不敢太过风骚放荡,於是胆怯怯地问道:「将军
文武兼优,智勇俱备,而且又高官显爵,要找一个二八佳人来陪寝,需金口一开,
便有许多僚属绅民争相献女进贡,又何必要娶贱妾这残花败柳?」

  曹操双手捧住贾氏胀红到烫热的桃腮微笑道:「操早知人人必然有此一问。

  哈哈,二八佳人虽好,但羞人答答有馀,风骚浪荡不足!哪及夫人你乳房丰
盈,盛臀圆浑,床上迎纳又饶有趣致!操就喜欢放荡狐媚,又天生妖娆的尤物,
干起事来才情酣意畅,淋漓盅致!「

  贾氏嗲声道:「贱妾但恐有负将军所望!」

  曹操骤然一抽一插,贾氏被他这重重一扣,顶到花心酥爽痉挛,情不自禁地
「呵」一声矫啼。

  曹操又客密抽插数十下,贾氏舒服得玉臀筛旋,阴肌抽搐,连声不停地浪叫。

  曹操这才巍然不动地压在贾氏的身上,调和气息,双手捧住贾氏的玉臀,微
微用力揉捏,邪笑道:「夫人,你现在已用自己的行动回答自己的问题了!」

  贾氏娇喘细细地说道:「贱妾还是不明白将军的意思。」

  曹说道:「若是换作娇怯怯的玉女,操越大力抽插,她就越呼痛蜷缩,哪裹
还会像你这般汪呼浪叫,阴肌扭绞,筛摆玉臀,主动迎纳呢?再说,玉女虽然婀
娜窈窕,楚楚动人,但怎及得夫人你乳盛臀,浑如肉床呀!」

  贾氏莞尔笑道:「将军不止洞悉戎机勇决沙场,连床上敦伦,见解亦不同凡
响!」

  曹哈哈大笑道:「男女行房,在於共乐,灵欲交流,才能升天。这同沙场搏
斗,静室焚棋一样,如没有旗鼓相当的对手,虽然所向无敌,却难免失去兴致。」

  说着,双手托起贾氏的圆臀,又再度如挥鞭策马,驰骋沙炀一般狂抽起来。

  贾氏听曹操这番谈论,再无顾忌,亦搂住曹操腰际,盘腿拱臀,婉转承欢,
淫水一再,阴肌子宫如绞肠痧般扭拧,浪叫声震屋揭瓦,蓦地咬牙切齿地迸叫道
:「我死了!」

  曹勒马探视,见贾氏双眼反白,手脚冰冷,看似没了气息,不由惕然心惊,
手忙脚乱来也。

  欲知贾氏生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