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香濡饮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香濡饮
作者:幽椤桦

             第一回 妖父百媚生

  浓浓的魔气缠绕在了这魔宫之中,而在这被黑色包裹的魔宫一角,竟然泛着
那淡淡的妖气。

  一水香雾烟缭绕,香魂一缕伴玉身。

  美人身若隐若现,那轻灵却又鬼魅十足的嬉笑声不断传来。仿若是在指引着
那迷路的游人,将他们引到那水雾弥漫的地方,再一口吞噬掉。

  可是,在这里,他们却引不来那些迷途的旅客。恶魔,又岂会上了他们这些
小妖的当?

  「嗯哈……」可是他的一声魅惑,却是诱惑得让恶魔都忍不住去一探究竟。

  「呵呵……」各式各样的童声笑音传了来。

  「美不胜收……」她微微翘起嘴角,望着那雾中的美景。

  「呵呵……」全身赤裸的小水妖们嬉戏在那池中央的大岩石上,他们就仿若
人类的婴孩一般天真可爱,可是,他们却是随时都想将你拉入那水中,将你给浸
死。

  「唔……听话,别闹了!」躺在他们中央的是那一全身赤裸紧靠那一袭青丝
遮挡的美男,他略微懒散地张罗着周围的孩童们,不让他们在他身上放肆。

  「呵呵……温泉再暖和,也不敌水之父让人浴血沸腾……」她慢慢地走向池
中央,往那大岩石旁一坐,享受着那沐浴的乐趣,「硫磺味也不敌你身上的香味
啊……」伸出手,轻轻捧住了他的玉足,轻轻地在那雪白的足背上啄了一下,
「温泉香,温柔乡……呵呵……妖姬真是送了一个宝贝给朕啊……」

  「嗯……」他却只是躺在宝宝们的怀里,任由她亲吻他的足背,「好滑……」

  当她的唇落在自己身上时,他的第一反应,「跟宝宝们一样……」忍不住揉
捏了一下那些宝宝身上软软的嫩肉。

  「呵呵……爹爹……痒痒……」宝宝们却是嬉闹着,闪躲着,在他身上打滚
儿。

  「你们才是……弄得爹爹全身都痒痒……」他却微微撅嘴。

  「爹爹哪里痒痒?宝宝们替爹爹挠挠……」小宝贝们更加肆无忌惮地在他身
上摸来摸去了。

  「别、别乱摸……别又像上次那样弄得那里肿了许久都消不了……」他闪躲
着,一个不注意滚落入池。

  「哎呀……真是不消停……」她却只是笑着,拿起旁边木盆里的小酒喝了起
来,「天底下最笨的爹爹……」

  「本来就是嘛……」他从水中钻了出来,往她身边一坐,「这里上次被他们
摸了好久,结果就肿起来了,那种感觉别提多奇怪了……」双手伸向了那神秘的
花园,捂住了那条长长的软物。

  「真是什么都不懂的爹爹啊……怎么什么都不懂,就把这一群小妖精给生出
来了?」她用手指搓了搓他的脸颊,只觉得那里粉红得可爱。

  「他们不是我生的……」他轻声嘟囔着,「打我有意识以来,他们就这样唤
我了……」

  「呵呵……」她一听笑了出来,「你果真是这世界上最糊涂的妖精了……被
一群小妖精给占了便宜都不知道……」又搓了搓他的脸蛋,「不过,这样也好…
…你也来做朕的爹爹吧……」靠近了他,用鼻尖扫动在他的脸上,「有你这样的
爹爹,真幸福……」

  「真的?」他却转过头来,又靠近了些她。

  「呵呵……或许……你还是跟他们一样……是个宝宝才对……」她又笑了,
「以后,你就叫宝了……」

  终,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我的宝贝爹爹……」

  那浓浓的粉色气氛缠绕在了这温泉池中。

  「那你到底是叫我宝,还是叫我爹爹?」他轻轻舔了一下嘴唇,上面还有她
嘴里的酒味,很香甜的味道。

  「你想我怎么叫?」她的手滑上了他的腰。

  「我喜欢……你抱着我的时候,唤我爹爹……」他望着她的瞳,想也不想地
答道,「他们抱着我唤我爹爹的时候,很舒服……我觉得……」

  「哈哈哈……」她却仰头大笑了起来,「真不知道你是天真呢,还是天生淫
荡呢?竟能带着如此纯洁的眼神说出这么一番颇有情欲的话……爹爹……韵儿真
的是太喜欢你了……」说罢,双手便都搂住了他,额头抵在了他的额头上,鼻尖
抵在了他的鼻尖上,嘴唇,只相差几毫米。

  「唔……」他的喉结上下剧烈动了一下,他只觉得那种异样的燥热感再次来
袭,这一次,他下身的那软软的东西没有被摸就肿了起来,抵在了她的花园外,
「这是……怎么回事……?」忍不住伸手去摸一摸自己那抬头的地方,只觉得在
水中摸住自己的感觉不是一般的舒服。

  「放轻松……我来告诉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吻住了他的唇,手顺着
他那细滑的肌肤摸到了那肿胀的地方,「呵呵……好硬啊……」握住了那跟滚烫
的硬物,「爹爹真的好硬啊……」在他的耳边轻哼着。

  他微微颤抖了一下,只觉得这种感觉越来越舒服。

  「唔……?」而那些水妖宝宝们此刻正趴在岩石上,仔细地观察着他们的一
举一动,「爹爹看起来好舒服啊……」

  「嗯嗯……」大家都附和地点点小脑袋。

  「唔……」他将脸埋在了她的怀里,只觉得下身被摸得越来越舒服,全身的
骨头都酥了一般,「韵……好舒服……」只觉得卷在她怀里的感觉更是不一般的
舒服,尤其是她的那一对酥乳,更是柔软得让他只想永远都缠绵在她怀里,「这
里,怎么也会变硬的?」只发现那一对樱桃,泛着殷红,力挺了起来。

  手指一下子便捏住了那一颗诱人的红樱桃,凭着本能地揉搓了一下。

  「唔嗯……」一声魅音从她的喉底窜出,「爹爹真的是天生就会这淫术啊…
…」她微微蹙眉,靠在了那岩石上。

  「啊……」一滴又一滴地液体突然从上方落了下来。

  抬头一看,宝宝们已经张大了嘴,眼神微微有些呆滞,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
俩,口水一滴又一滴地落了下来。

  「啊拉……看来爹爹的模样太诱人了……宝宝们都馋得流口水了呀!」她笑
着,将一个宝宝抱了下来,合上了他的小嘴。

  那宝宝抬头望着她,眨了眨眼,最后伸出了手像她索要:「抱抱……」

  「呵呵……」她便将他抱在怀里,揉了揉那柔软的嫩肉。

  「抱抱……」只见其余宝宝都伸出双手,一下子都奔向了她的怀抱。

  「哎呀!」而被挑逗得高高举旗的他却被一群宝宝给挤到了圈外。

  「呵呵……真是一群小可爱……叫姐姐……」她逗弄着这一群宝宝,任由他
们吃她的豆腐。

  「姐姐……」宝宝们难得乖乖的。

  「韵……」而他却委屈地望着她,只觉得自己全身都燥得难受。

  「啊拉……爹爹要哭了,宝宝们还不乖乖地去安慰一下爹爹?」她嘴角的笑
意却突然有些变了,变得有些邪魅。

  「爹爹……爹爹……」而这些水妖宝宝们却立马扑到了他的怀里,不论是在
他身上,还是在那水中的身下,都抱得牢牢地。

  「啊、啊啊……」就连他那根滚烫的硬物都被宝宝们给拽了住。

  「爹爹……被抱住的感觉,果然才是最棒的吧?」她靠近,将他连同那些宝
宝们一起抱了住。

  瞬间,宝宝们化作了那水,偷偷地藏了起来。

  「抱我……爹爹这里……好想被抱住……」微微漂浮在那水上,将那硬挺的
地方顶了顶,展露在她的面前,「噢……」一滴晶莹沿着嘴角滑落了下来,被她
抱住,蹂躏在怀的感觉真好。


           第二回 一瓢弱水诱谁饮?

  温暖,从何时开始,周围的岩石开始如此描述他?

  温柔,从何时开始,周围的岩石开始如此形容他?

  温馨,从何时开始,周围的岩石开始如此感受他?

  温泉,从何时开始,周围的岩石告诉他,他就是那一池温泉水?

  他也不记得,他也弄不清,自从有了意识,懂得交流开始,他便是在这温暖
的地方过着那懵懵懂懂的生活。

  他记得,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小女孩,没事来到这里,泡着那冒着烟的暖水。

  而自从她来了后,他便一日比一日强大,一日比一日清醒。

  似乎那是一繁星闪烁的夜,他有了那柔软的长发,有了那白皙的身体,有了
那略微浑浊的双瞳。可以爬上那温暖的岩石,可以悄然走出池子,可以偷偷地观
望一下外面的世界。可是最终他还是会本能地回到这属于他的温泉池中。

  那个小女孩,似乎没有发觉他的存在。他只是默默地望着她,好奇着为何她
的身体会与他的不同。渐渐地,池子中有了更多和他一样的……他不知道自己是
什么。

  岩石告诉他,他是妖,他是沐浴在妖帝的妖气中成长的。

  不知不觉,这池中有了越来越多与他一样的妖。大家都本是那温暖的泉水。

  可是,他们既与他相似,可又与他不一样。同样的外表,平坦的胸,纤细的
腰,腿间还有一根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玩意儿。但他们似乎全身都比他小许多,
仿若,就像是他的孩子一般。

  岩石告诉了他们一个词──爹爹。

  自那之后,他们所有妖都这样唤起了他。许多年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这是
父亲的意思。

  而这些他所谓的孩子们,则成天缠着他,要他与他们一起嬉戏。他本只想懒
懒地躺在那岩石上,任由风儿吹拂着他的身子,任由烟雾亲吻着他的脸。可孩子
们却就是不让他如愿,总是来给他捣乱。

  「别这样弄我,你们自己去玩吧……」他推开一个另一个又紧接着粘了上来。

  他那湿润的长发沾在了他的身上,沿着那诱人的线条滑落了下去,落在了腿
间,卷入了那股沟。一切都诱人无比。

  「爹爹……爹爹……」而那些孩子们如今也只会呼唤这一个词,拉着他的同
时总是喜欢这样叫着他。

  「唔……」那是从何时开始他被他们触碰的时候会轻声哼哼一声?

  那些稚嫩的小手总是会在那无意间碰到他的胸前红果,腋下稚嫩,腿间诱惑,
每每那无意的触碰都会让他全身酥麻不已。

  「爹爹……爹爹……饿……」又不知是哪一天,那些孩子们又会了一个新字
眼──饿。

  「饿……?」他不知该做出怎样的回应,「啊啊……」可不等他的回应,胸
前的红果就被那稚嫩的小嘴给含住了,「为什么舔我……啊啊……」另一边的红
果还被另一个孩子含在了嘴里,用那稚嫩的小舌头包裹了住,「唔唔……别、别
吸啊……」

  「爹爹……爹爹……饿……」更多的孩子涌了过来。

  「嗯啊……别这样……就算是那样戏也吸不出东西来啊……嗯……啊……」

  不知不觉一阵又一阵的酥麻窜遍了全身,最后窜上了那自己那两颗被咬噬红
肿的茱萸上,就像是被孩子们给吸出去了一般。

  「呜呜……爹爹……饿……」那吸了许久都吸不出东西来的孩子松开了嘴,
嘟着小嘴眼看就要哭了。

  「啊!!!这下糟了!!!我该拿什么来弥补她?!!!」此时突然一声咆
哮将所有小妖们的注意力给吸引了去。

  那个女孩,再次来到了这温泉池,脱着衣服甩着鞋子还挠着头。

  「必须送一个她一定会满意地东西先!」她一脸颓废地冲进了温泉,但是一
看见眼前的一幕后便愣住了。

  中央的大岩石上,一个男人被一群孩子依偎着,期中一个孩子还喊着他胸前
的茱萸,而他则是一脸绯红,胸脯不断起伏。

  「有了……」女孩望着他轻声叹道,「礼物……有了……」

  「嗯?」他不解地望着她。

  「饿……」此时一个婴孩已经游到了女孩的身边,拉了拉她的手,「饿……」

  指了指女孩那微微凸起的椒乳。

  「这里没奶!!」女孩愣了几秒后顿时吼道,捂住了自己那如荷包蛋一般的
胸。

  他望着那暴跳的女孩,从没想过,他,连同他的这池子,会有离开这里的一
天。

  「啊……」所有的宝宝们都趴在了那最边上的岩石上,望着那飘过的白云。

  「别掉下下去了……」他却只忙着照看那些个调皮捣蛋鬼。

  「爹爹……爹爹……」宝宝们一看见什么新奇的东西就向他招手。

  当池子开始降落的时候,大家都吓得又化作了那一池弱水。

  「紫韵姐姐,这是妹妹我的一点心意,请您笑纳……」那女孩的声音传了来。

  他悄悄地躲在那大岩石后观望着,只见那女孩身着一身金色衣衫与另一个高
她许多的女人在说话。那个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胸前的那一对雪白大果果
比女孩的大许多。

  「哇……」而此时宝宝们也似乎注意到这个问题。

  「送我一池温泉?你个小妖精又在打什么主意?」那被称作紫韵姐姐的女人
往这边望了来。

  他们又吓得躲了起来。

  「呵呵……」只听见她的一声笑,「那,这个礼物我就先勉为其难地收下吧
……」

  那话中带了无限戏谑。

  「姐姐您大人有大量,之前的事儿就过往不究吧!」又传来的女孩的声音。

  「那就看……你这礼物,合不合姐姐我的胃口了……」那女人的话语尽是霸
气十足。

  「一定会很美味的!」终,女孩逃离前答道。

  这一瓢弱水,诱了她去饮。

  「唔……」这烟雾缭绕的池中,不时地都会传出那诱人的魅音。

  那妖艳的身子,更是诱得人骨头酥,肉身麻。

  「为什么还是要来吸我的……明明你的比较大一些……唔啊……」他用手臂
捂住唇鼻,只觉得自己快要死去,在那情欲中死去。

  「可是爹爹比较好吃啊……」她舔舐了一下嘴唇,用那贝齿咬噬住了他那红
肿不堪的茱萸,还用舌尖挑动着那缝隙。

  「唔……要破了……不要再咬了……都没东西吃的……」他委屈地望着她,
整个人软在了那岩石边上。

  「这里……」而她的手则滑到了他那隐秘的部位,「似乎有东西吃……」她
近距离地望着他,用自己那柔软的酥胸压在了他那肿起的红果上,手,握紧了那
跟硬挺的龙茎。

  「啊哈……」他轻吟了一声,只觉得被握住的感觉太美好,「那里面会有什
么吃的?」

  「呵呵……」她却望着他轻声笑了笑,「一会儿,爹爹就知道了……」另一
只手将他的头发挽起放在了他的耳后,吻住了他那诱人的薄唇。


             第三回 彼此的食物

  到底要有多纯洁的灵魂才会让肉体变得如此诱惑?

  到底要有怎样的经历,才会炼出这样的妖精?

  明明就张了一张媚死人的脸,诱死人的身。那双混沌的眼还如流水一般,那
神情,都流入人的心坎儿里去了。灰色,那浅灰色的瞳竟是那诱惑的根源。

  「一起来做那快乐的事吧,我的爹爹……」

  他凭着本能,与她堕入了那快乐的源头,陷入了情欲的旋窝。

  「这样,就能不饿了吗?」

  他凭着本能,探索着。

  「没错……」她轻声在他耳边答道,「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像爹爹这么好
的美味了……」

  「我……才是美味吗?」他不知道,自己才是那诱人的食物。

  「呵呵……爹爹……一起,吃了对方吧……」

  「吃了……对方?」

  身体已经在那不知不觉中被她带得越来越烫,竟更是在那不知不觉中与她交
缠在了一起。

  「我们……彼此是彼此的食物……」她一步步地将他引诱到了自己身上。

  「食物……?」

  被她磨蹭的下身此时竟是想使劲儿动一动。

  「精气……我的给爹爹无止尽的精气……」她在他的耳边轻声道,「爹爹可
以帮女儿,吃掉那过多的精气……」

  「精气……」那似乎是一样非常美味的东西,竟让他忍不住咽起了唾沫来。

  「爹爹……是这个温泉的支柱,只要爹爹饱了,大家就都不饿了……」她的
手指划过了他那敏感的腰肢,沿着他那翘起的臀线滑入了水中。

  「爹爹……」此时宝宝们轻声的呼唤提醒了他大家都还在饿肚子的事实。

  「精气,要怎么吃?」他缓缓眨了眨眼,睫毛上还有着那细小的露珠。

  「呵呵……」她笑着,将嘴唇覆在了他的颈上,伸出那柔软的舌尖,在他那
诱人的线条上勾画了一下,「就……这样吃……」说着,便伸腿跨上了他的腰肢,
小腹贴着小腹往下滑了去,让自己的花唇触在了他那硬挺的龙茎上,「放轻松…
…」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滑坐了下去。

  「唔唔……」他微微蹙眉,抱紧了身上的她,此时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去,
只是盯着她胸前的这一对大白果果。

  微微的疼痛从那滚烫的地方传了来,她似乎很艰难地与他重合在了一起。这
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似乎在勉强让他们相连是的,紧紧地扣住彼此。

  「啊……」怎样都忍不住地轻启薄唇,吐出那诱人的言语,「这……是吃?」

  「嗯……」她闭上了眼,轻声应了一声,「啊哈……」庆幸有温泉的滋润,
这一个进入实在是太难了。

  「合……好了吗?」他不知道是否完全链接了上,凭着本能微微地动了动。

  「唔啊……」她只觉得那宫口被撑开了来,被那滚烫的龙顶钻了进去,又卡
了住,「爹爹……真的是……」不知道是该赞他还是怎样,第一次竟就会自己去
探索那美妙的路径。

  「啊……」他只觉得那里被夹得些许疼,想出来,可是那种被夹住的微妙美
好却又停留在自己那最脆弱的地方,「我、我该怎么办?」

  「动……想怎么动……就怎么动……啊哈……」她趴在他的怀里,让头枕在
他的肩膀上,感受着他的体温,他身上的细致嫩滑。

  「吃……竟……要这么……费力……吗?」他每耸动一下,便哼出一声来,
只觉得自己每抽出来一下,那水便冲进了那神秘的宫殿内,待自己再挤入时,那
温水便他那硬挺的花茎完全给挤了出来。

  水中因此动荡了,仿佛有些看不清那结合的的地方到底是怎么样了。

  「好软……」他每动一下,便感觉到她胸前的那一对大白果果就磨蹭一下他,
那柔软的质感让他全身发麻,酥麻每窜上自己的乳尖时他总觉得似乎就窜到她身
上去了似的。

  这种链接的感觉,真美妙。

  「爹爹真的是天生淫物吗?」她望着他,用手掌抚摸着他的脸,感受着他一
下又一下的冲击。

  「淫物……?」他不解,眨了眨眼,水珠还沿着他的发丝落在了他的胸膛上。

  「没什么……爹爹不必懂……」她轻轻地吻住了他的唇,「爹爹只要快乐下
去,便好……」

  他就是那一潭净水,或许,她不该来打扰他。

  「嗯啊……啊……」

  渐渐的,快感也不让她去多想。他那硬如磐石的利器一下又一下地钻刺着她
那稚嫩的豆腐内壁,她不断地夹紧他,他却只是越来越硬,仿佛是那洪水一般凶
猛。

  「爹爹……韵儿给你你最想吃的……」伴随着那重喘,她轻声喊道,自己已
经忍不住蠕动起了那稚嫩的花径。

  「唔……怎么再用力夹我?怎么有点……啊……怎么回事?」他摇着头,一
下子说不出此时的感觉。

  彼此交缠的身体磨在了那岩石上,只是结合的地方在折磨着对方。

  「爹爹那如岩石一般的利剑,刺进韵儿的花蕊里了……韵儿,给爹爹那最美
味的花蜜……啊……嗯……」她搂紧了他,一下子弓起了身子,一泻如注。

  「别、别夹我!疼、疼……」他略带哭腔地喊道,同时还被烫得全身颤抖,
她那稚嫩的内壁如今就像是有一堵石墙在推挤他,想要他退出去,「弄疼我了…
…呜呜……啊哈……」在那哭泣中浴血往那硬挺的龙茎里冲去,化作那洁白的玉
液,冲进了她那正在颤抖的花穴之中。

  「啊……进来了……」她闭上了眼,将脸埋在了他的颈间,感受着他那猛烈
的脉冲,一下又一下的,自己被浇灌了满。

  「这是……怎么回事……?」他瘫软在了那水中,却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感。

  「好吃吗?爹爹……」她,靠在那岩石上,继续用那花穴亲吻着他那依旧力
挺的龙茎。

  「我……不知道……」他只觉得自己混乱了,沈溺在了那温泉之中。

  烟雾继续缭绕在这热水上,路过的人们要当心了,这里有着无数的诱人妖精,
要将你们诱惑进这温暖的温泉之中,让你们尝尽美味。最终,却让你们沦为他们
的盘中餐,果腹之物。

  恶魔与妖精,谁才是谁的美味大餐?

  这样的交集,又注定了什么?

  望着那小妖们天真无邪的笑容,你是否又会想到,下一刻被吞噬的竟会是自
己?而那妖之父,如今竟在那不知不觉地啃食着那天底下最大的恶魔。最终,他
们谁会吞了谁?


             第四回 出走未遂

  风拂过了这暖池,带走一片云烟,他终日躺在那岩石上,感受着风儿的亲吻。

  望着蓝天,望着白云,望着那飞过的鸟儿,或是一盏飘过的飞舟,他总是想,
飞是什么感觉?飞,又会飞去什么地方?外面又是什么样?

  「爹爹……爹爹……」

  孩子们的推喊早已让他习惯,甚至已经麻木。他们化作那一潭弱水,即使有
了那人形,却依旧守着这一片暖池,谁能告诉他,他还能做些什么?

  外界有着太多他所不了解的,那未知的世界,对他有着太大的诱惑。

  「想离开……」不知从何时起,他就有了这么一个念头。

  第一次,第一次赤脚踏出了这温暖的池子。岩石挽留他,因外界有着那过多
的危险。孩子们哭闹着,可却也离不开这温暖的池子。第一次,第一次没有了回
这暖池的心。

  他的身子永远都是湿润的,长发永远都滴着那温暖的热水,他那如玉的身子
总是散发着那热气。白烟总是围绕着他,远远望去,他那浑浊的灰色双瞳总是淹
没在那烟雾之中。

  这里是所谓的魔宫吗?怎么到处都能碰见那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他眨着眼,
从那些人的身边走过。他望着他们,他们亦望着他。

  窃窃私语,第一次见到了那所谓的窃窃私语。

  「敢问,这位妖君是哪座宫里的?陛下如今不在干坤殿中。」一位身着藏青
色衣服的宫侍突然跑来了他面前说道。

  「宫……?」他不解,「我不是什么妖君……不是来自哪个宫……韵儿唤我
爹爹……」他只知道她是眼前这人口中的陛下,平静地答道。

  周围顿时静了。

  「她也叫我宝……不过我喜欢她唤我爹爹……」他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地平静。

  「原来他就是……」

  那窃窃私语已经大声得让他都听得见。

  「原来是暖香池的宝君殿下,来人,快不去取衣衫鞋帽来。」那位宫侍说道。

  「我不穿那些……」他知道这宫侍指的是他们身上穿的衣裳,他从未穿过,
也不想穿。

  「殿下若是这样走在宫里,给陛下知道了,陛下会生气的。」宫侍哄着他,
「陛下生气可不得了呢!」

  「生气?」他从未见过人生气,并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情景。

  「暴跳如雷,说不定就炸了池子,劈了柱子呢!」那宫侍半哄半吓着他。

  「韵儿不会那样的!」他却依旧用他那独特的平静语气答道。

  「……」那宫侍差点摔下去,「殿下,您就穿上吧……放任您这样下去,被
炸的不是池子,被劈的也不是柱子,是小的了。」

  「韵儿不会炸了你,劈了你的,韵儿可温柔了。」

  紫帝很温柔,不会暴跳如雷,从未生气过,这些个如同天雷的劲爆消息轰炸
着宫侍们。他们全体都要被炸晕了。

  「果然是身份不同……待遇就不同啊……」他们唯有泪洗面。

  他也不去理会他们,独自按着心情走了下去。

  「殿下,您要去哪儿?」宫侍们一边遮着他一边拦着他。

  「我想要出去……看看外面……」他继续淡淡地答道。

  「外、外面?!」他们真的算是见识了,这宫里敢赤裸着身子往外走的男客
们这是第一位。

  「这是怎么了,乱哄哄的?」突然一声慵懒的男音传了来。

  宫侍们一回头,立马跪了下去。

  「参见紫皇陛下!」

  他微微张大了眼,眼前的男人,与她的感觉好像,好像。同样有着那紫色的
瞳,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恶魔味道。他不知是该用漂亮来形容,还是什么,这个男
人,让他一眼就记住了。

  「呵呵……」而这个男人却看着他,突然轻笑了起来,「原来如此……」走
近了,道,「朕是韵儿的哥哥,朕叫紫英。」

  「紫英……」他复述着。

  「大胆,不可直呼陛下名讳!」宫侍们急了,生怕这位什么都不懂的小妖精
把这天下第一大恶魔给得罪了。

  「为什么?」对与宝来说,名字就是用来唤的。

  「呵呵,宝真是太可爱了,这么可爱的爹爹,真给韵儿赚到了……」紫英看
着宝的表情,忍不住笑道,「宝以后喜欢怎么唤就怎么唤吧……」

  听紫英都如此说了,宫侍们也就不再多嘴了。

  「紫英……」他伸出了手,拉住了紫英的袖子,「我不想穿衣服……」

  「嗯?」紫英本还在笑,一听宝这么说就更乐了,「为什么不穿啊?他们准
备的衣服,不是挺好看的吗?」

  「我看不懂……」他只是诚实地答道,「好好的为什么要穿?」

  「呵呵……」紫英只是捂着嘴拼命地忍笑,「那就不穿吧,以你的情况,穿
上没多久就湿透了。不过要是给别人看去了你的身子,那你可就吃亏了呀,披个
斗篷吧!」挥了挥手,那斗篷就落在了宝的身上。

  「吃亏是什么?」他依旧不解。

  「你的身子啊……现在只能给韵儿看呢……小傻瓜!」紫英用指尖点了一下
他的鼻子,「你这样赤裸裸地在外诱惑大家,那还人家工作吗?」看着宝略微有
点呆滞的神情紫英就觉得乐,「你真是个活宝……偏偏还是个绝色的宝贝……」

  紫英的话让宝一时间还消化不了,他就像是那新生的婴儿,要慢慢理解。

  「我想出去……」看紫英的话停了,他就直接说道。

  「出去?」紫英微微挑眉,「想去哪儿?」

  「外面……我没看过的地方。」如实答道。

  「外面?哪里的外面?池子的外面?还是魔宫的外面?这里算外面吗?这里
你以前见过吗?」可紫英紧接着的话却让宝愣住了。

  「没……」过了许久,宝在答道,「第一次,来到这里……」

  「呵呵……」紫英就像是一只得逞的狐狸,拉起了宝的手就走进了这干坤殿,
「这里啊,是韵儿住的地方。」

  「住……的地方……」望着那雕梁画栋的宫殿,宝有点摸不清头脑,「为什
么要住在这种地方?」

  「噗……」悄悄在一旁抽搐的紫英使劲儿地捂着嘴,「太可爱了……」

  「可爱?」宝眨了眨眼睛。

  「啊……真是羡慕韵儿,找来了这么一个爹爹……朕……也想要宝这样的一
个爹爹呢……」紫英一把抱住了宝,手,蹂躏在他的身上,一个劲儿地搓。

  「那你也可以唤我爹爹啊……」宝想也没有想地说道,「我喜欢别人唤我爹
爹……」

  紫英微微抬头,望着这纯而无暇的妖,只觉得这样的妖物是万年都不可遇的。

  「真的可以吗?」紫英的手指滑在宝的锁骨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可以啊。」对于宝来说,被人唤作爹爹是太稀松平常的事儿了。

  「呵呵……」紫英笑了笑,「爹爹……」嘴上唤着,却像是抱着宝宝一样抱
着他。

  「弄湿你了。」宝眨了眨眼,发现紫英身上的袍子都湿透了。

  「啊啦……」紫英望着宝,「爹爹真色……这么想弄湿朕吗?」

  「嗯?」宝却不解他在指什么。

  「真是一个糊涂爹爹,想必是被韵儿占尽便宜了。」紫英的手沿着宝那湿透
了的长发滑到了那温暖的玉背上,在上面画着圈,打着旋儿。

  「嗯……」宝只觉得被摸着的地方酥酥麻麻。

  「占尽爹爹便宜的,怕是皇兄才是吧?」此时她却突然出现在了那大门边,
像是在看一场好戏。

  「这么香的爹爹,哥哥也是被迷得晕头转向啊……」搂着宝,将下巴搭在了
宝的肩上,望着紫韵,紫英轻声笑着。

  「嗯?」宝却歪着脑袋仰着头望着门口的紫韵。

  「哥哥别晕倒了,把爹爹压坏了呢……」她的双手绕过宝的腰间,搂住了紫
英的腰,稳稳地扶了住。

  「呵呵……怎么会,哥哥怎么会把爹爹给压坏了呢?」紫英说着,便在她的
嘴角边上轻轻地碰了一下。

  「呵呵,坏的是哥哥……」她却轻轻躲开,抱住了宝,让宝脱离了紫英的魔
爪。

  「他们说你出去了。」宝望着她突然想起这个便说道。

  「这不听闻哥哥来了,爹爹也来了,韵儿怎么能不赶回来呢?」紫韵的手指
划过了他的脸颊,嘴角的笑意有些变了味儿。

  「韵儿才是最坏的!」紫英轻轻抬起那葱白玉指指着她道,「这边手挑逗着
人家的小脸儿,那边手就已经碰到这地方来了!」抓住了紫韵那滑落至宝下身的
手。

  「哥哥,吃醋了吗?」紫韵望着兄长,媚眼生丝,舌却伸了出来,沿着宝那
诱人的脸颊舔舐了上去,直至耳根。

  「唔……」宝只觉得身子一下子便软了。

  「韵儿想要哥哥吃醋吗?」紫英却并未生气,只是走到了宝的面前,突然,
吻住了宝的唇,「喜欢吗?甜吗?」问着宝。

  「……」宝伸出了舌尖舔舐了一下下唇,微微点了点头,「甜……」

  「哥哥是想韵儿吃醋吗?」她将宝一把夺了回去,脸上却依旧笑着,「看今
日是哥哥吃醋,还是韵儿吃了……」

  「醋,有那么好吃吗?」他,倒是好奇着那醋味是什么味道。


              第五回 教导

  是问,是否只有那拥有最干净心灵的生物,才会有那最纯粹的情欲?

  你那浑浊的灰色双瞳,朦胧却又透着一股清澈的欲望,是怎样的环境才造就
了你这样的一只妖精?

  妖精,你真的是一只妖精,名副其实的妖精。你能凭着自己最原始的欲望将
人勾进那恐怖的陷阱,让人为你卖命,且甘之如饴。

  明明就是那样的淫荡诱人,怎么会吐出那样干净的话语?

  「我想出去看看……」

  你平淡的声音背后到底蕴含了多少感情?

  「想去哪里?」

  她的问看似轻松,可你是否听得到里面所包含的紧张?

  「外面,我没看过的地方。」

  你就是那新生的婴孩,对一切都好奇。

  「外面,有太多我们都没见过的地方。」

  她的担心,你听得出来吗?

  「我想看看,那些都没看过的地方。」

  你的回答是那么地简单,却又是那么地复杂。你怎样去看那些都没有看过的
地方?

  「外面的天是否也是这样的蓝?那飞来飞去的鸟儿是否还是那同一只?风儿
吹走了,又吹到了何处?我想跟着风儿走……」

  随心所欲,你是那拥有最干净欲望但又是最随心所欲的妖精了。

  「唉……」

  她叹息里的意味相信你一定没有听懂。是希望你懂,还是希望你一辈子都是
这样的简单?

  「爹爹啊……你要是迷路了怎么办?」

  她唤你爹爹,但其实你们的身份是颠倒的,你才是那被教育的孩子。

  「怎么办?」

  你那眨巴的眼睛,除了那魅惑怎又有一股纯白?

  「看地图啊,爹爹看得懂地图吗?」

  她才是那千年老妖,你是敌不过她的。

  「地图……?怎么看?」

  你和那一池宝宝没有区别。

  「爹爹识字吗?不识字怎么看地图啊?」

  她若是人贩子,那你一定会被她给拐卖了的。

  「你教我看。」

  你回答得倒是轻松。

  「呵呵……」

  看,上当了吧?你继续眨巴眼睛吧!

  「爹爹就乖乖地留下来先学习吧……」

  看,连紫英哥哥都开口了,你这只所谓的爹爹还是乖乖的先留下来吧!

  「怎么,哥哥想教爹爹啊?」

  她是不是狐狸转世?又开始算计了。

  「可怜的爹爹,又要被韵儿糟蹋了……」

  紫英的话你就继续当耳旁风吧,将来后悔的是你自己!

  「哥哥说什么呢?韵儿怎会糟蹋爹爹呢?」

  被她一把搂住的小白羊羔,你就继续做你的爹爹吧!别再妄想出去了。

  「被你这只魔爪上下其手,还不叫糟蹋吗?」

  紫英的话很勾人,比你的身子还勾人,所以你可以再勾人一点,专心一点!

  「嗯……」

  这样的呻吟才是属于你的,被撩动的情欲将变成那海涛将你的身体淹没掉。

  「韵儿就这样教爹爹的吗?」

  紫英的手搭在了她的腰上,你最好学着点儿!看着那手往哪里滑去。

  「为什么手都一定都要滑到腰间?」

  「嘘……爹爹用身体去感受便是……」

  调教,这,算是调教的开始吧?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若是流水,早就不知道流去了何处。而这来自温泉池
的水妖之父如今却依旧留在了这魔宫里。

  「答对了上面喂爹爹一颗葡萄……要是答错了……这葡萄啊……就得下面那
张小嘴来吃了……爹爹一定不要辜负韵儿的一片苦心啊……」

  殿中,回荡着那大魔王的声音。

  「嗯……」

  那诱人的呻吟轻轻被吐出,就连那房梁都被诱惑了。

  「先来填诗句好不好?」

  她拿着那晶莹剔透的马奶葡萄滚落在他的身上,一边问着问题,一边用葡萄
研磨着他身上的敏感。

  「嗯……」他微微点头,只觉得乳首都因那颗葡萄而硬挺了起来。

  拿起了笔,一个字一个字地将答案写在了那宣纸上。

  「啊哈……」当那葡萄被她滚到了那股沟的边缘时他全身都颤了一下,「没、
没答对吗?啊……」葡萄已经沿着那诱人的缝隙,滑到了他的菊花瓣儿上。

  「还剩下一句……」她却用那颗葡萄蹂躏着他那湿润的花穴。

  「唔……」他微微蹙眉,只觉得菊穴被葡萄弄得酥麻不已,颤抖地写晚了那
最后一句话,笔刚起,身后就被偷袭了,「啊哈……」那光滑硬挺的葡萄一下子
就被塞入了他那羞涩的菊穴之中,「错了吗?」

  「下一题……」她只用行动来回答他,第二颗葡萄已经被她捏在了指尖。

  「呜呜……」他只觉得自己好像又着了她的道似的,可是又不得不回答,
「这一题呢?」又回答了一张,可随机那羞涩的菊庭又被侵犯了,「唔啊……怎
么又不对了?」花瓣都在颤抖了,葡萄一颗接着一颗被塞了进去,「吃、吃不下
了啊……」

  可习题却还有许多。

  「呜呜……」埋头望着自己那已被数串葡萄堆积得高高的腹部,他只觉得胀
得难受。

  「题还有这么多呢……爹爹不答完不许走哦……」她就像是一匹得逞的狐狸,
带着那狡猾的笑容逗弄着他。

  「太多了……塞不下了……」他眼里都有了那雾气,「啊啊……」又被塞了
一颗葡萄,「这次还没答呢……」那本垂着的骄龙,此时却因那胀的感觉而抬起
了头。

  「超时了……必须罚……爹爹要是再不答……又有一颗葡萄将进去咯……」

  她继续拿着那葡萄磨着他的菊穴,还故意不去碰他那充血的花茎。

  他赶紧拿起笔答起了那题。

  「这一题肯定对的!你早上才讲过的!」一写完他就捂住自己的后庭瞪着她,
挺着那硬硬的龙茎面对着她。

  「呵呵……爹爹这么聪明的……答对了很正常嘛……」她笑了笑,扫了一眼
他的下身后又望着他的脸,「奖励上面这张小嘴儿一颗葡萄……」说着便将那颗
葡萄塞进了他上面那张早就饥渴的嘴巴里。

  「唔……」咬了一口葡萄,汁水还从嘴角流淌了出来。

  「爹爹还是和那宝宝一样……」她望着他,宠溺地伸出了那舌尖,将他嘴角
的汁水舔舐了去,「嗯……」搂着他,享受着他的美味。

  「韵儿……肚子好胀……」他捂着那被葡萄撑起来的腹部,难受道。

  「揉揉就不胀了……」她伸出了手,按在了他的小腹上。

  「唔唔……啊……」他蹙眉轻呼,「别、别那样揉……感觉好奇怪……」他
卷在她的怀里,双手却紧紧地捂住了后穴,「葡萄……在蠕动……」

  「爹爹,好诱人……」她望着他,勾起了他的下巴,望着他那雾蒙蒙的双眼。

  「啊哈……」夹紧了双腿,葡萄因挤压而破碎,汁水沿着那诱人的菊穴滑落
了出来,沿着他那修长的白腿滑落了下来,滴在了那椅子上,地面上,而同样滴
着汁水的还有他身前那根硬挺的东西。




[ 此貼被madridista在2015-02-13 10:03重新編輯 ]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