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露春红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本帖被 Diss 執行提前操作(2015-01-20) 目录

第一回遭逢战乱弃离双亲
第二回洗赖皮趁机淫才女
第三回船夫贪色理当丧命
第四回洗白为财施计卖俏
第五回鸪母诱人奸淫爱娘
第六回黄阿妈规劝舰爱侄
第七回娇娇娘子坠入风尘
第八回寺庙游玩遇风流郎
第九回爱娘体贱任人摆布
第十回何公子七战俏粉月
第十一回何浩巧计兄妹乱淫
第十二回贪淫买姆激情雇战
第十三回张公子大闹销金帐
第十四回骚何浩扮女破花心
第十五回粉月装嫖客被人奸
第十六回张公子九克众佳丽
第十七回八男女同榻共风流
第十八回洞房花烛双双酣战
第十九回俊公子买妾帐中欢
第二十回浴盆里公子破处红
第二十一回贪物抓阉论命寻欢
第二十二回淫荡公子精尽呜呼
第二十三回三贼探花弱女受奸
第二十四回生逢绝路又入烟花
第二十五回薄命红颜船上受辱
第二十六固钟情男女比翼双飞

  第一回遭逢战乱弃离双亲

  话说大宋自太祖开基,太宗嗣位。经历七代帝王,都则偃武修文,民安国泰。

  至徽宗道君皇帝,专务游乐,不理朝政人事。以致万民嗟怨,金虏乘之而起,
把花锦般世界,弄的七零八落。直至二帝蒙尘,高宗泥马渡江,偏安一隅,天下
分为南北,方得休息。其中数十年,百姓受了多少苦楚!正是:甲马丛中立命,
刀枪队里为家。

  杀戮如同戏要,抢夺便是生涯。

  内中单表一人,乃临清城外富乐村居住,姓赵,名然,浑家何氏。夫妻两口,
开个粮食铺儿。虽则粜米为生,一应柴、炭、茶、酒、油、盐、杂货,无所不备,
家道甚好。年过四旬,止得一女,名唤风儿。自小生得清秀,且资性聪明。七岁
时,送私塾中读书,日诵千言。十岁时,便能吟诗作赋。曾有《闺情》一绝,为
人传诵。

  诗曰:朱帘寂寂下金钩,香鸭沉沉冷画楼;移枕怕惊鸳并宿,挑灯偏惜蕊双
头。

  是年,风儿长至十四,诗词歌赋不提,琴棋书画皆通。况飞针走线,出人意
表。此乃天生伶俐,非教习之所能也。赵然因自家无子,欲寻女婿来家靠老。止
因女儿灵巧多能,难乎其配,故求亲者虽多,却都不曾许。晃幸遇了金虏猖獗,
把临清城围困,四方勤王之师虽多,相主和议,不许厮杀,以致虏势愈甚,打破
了京城,劫迁了二帝。那时城外百姓,一个个亡魂丧胆,携老扶幼,弃家逃命。

  且说赵然,时值此际,领着浑家何氏,牵着小女风儿,同一般逃难者,背着
包裹,结队而行。急急如惊弓之鸟,惶惶如漏网之鱼。担渴担饥担苦劳,此行谁
是家乡,叫天叫地叫祖宗,惟愿不逢鞑虏。正是:宁为大平犬,莫作乱离人!

  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正行之间,虽未曾遇着鞑子,却逢
一队败残的官兵。看见诸多逃难百姓,且皆背有包裹,遂假意呐喊道:“鞑子来
也,鞑子来也!”顿时哭声叫声一片,慌忙乱作一团,可恶的残兵,还沿路抢劫。

  此时天色将晚,吓的众百姓落荒逃窜,你我不顾,苦上加苦。

  却说小女风儿,被翻军冲突,跌了一跤,惟年幼个小,遂躺下缩成一团,尚
不曾被压着。乱军过后,风JL爬起一瞧,已没了爹娘的影儿。风儿胆小,不敢
叫唤,遂躲于道旁古墓之中,过了一夜。

  次日天明,出外看时,但见满目风沙,死尸横路。昨日同时避难之人,皆不
知所往。风儿思念爹娘,不由得痛哭流涕。欲待寻访,又不认得路径,只得往南
而行。

  哭一步,捱一步;约莫走了二里之程。心上又苦,腹中又饥。抬头望见土房
一所,想必其内有人,欲待求乞一些汤喝。

  及至向前,却是破败的空屋,人口俱逃难去了。风儿倚土墙而坐,哀哀哭泣。

  自古道:“无巧不成话。”风儿哭泣良久,忽见一人翩然而至。揉揉泪眼,
定神一看,那不是邻人赖皮哥么?遂心中一喜,停止哭声,惟抽噎不住。

  且说赖皮其人,本姓冼名白,年方二十岁。与凤儿为邻,平昔游手好闲,不
守本份,乃惯吃白食,用白钱的主儿,故人称“赖皮”。

  赖皮亦是被官军冲散了同伙,今日独自而行。听得啼哭之声,慌忙来看。风
儿自小相识,以赖皮哥相称,如今患难之际,举目无亲,见了赖皮,犹见了亲人
般,遂忙拭眼泪,起身相迎。

  风儿问道:“赖皮哥,可曾见我爹娘么?”

  赖皮深知风儿聪颖机敏,更是俏丽异常,贪其美色,早已心怀鬼胎,数次勾
引风儿,皆被其父赵然所睹,后对风儿管教甚严,未遂赖皮心意,如今偶遇风儿,
好不高兴。遂眼神一动,计上心头,撒谎道:“你爹与娘寻你不见,好生痛苦,
如今前去了。吩咐我道:‘倘或见我女儿,千万带了他来,送还与我。’许我厚
谢。”

  风儿虽是聪明,却正当无可奈何之际,“君子可欺以其方”,遂全然不疑,
随着赖皮便走。正是:情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

  赖皮牵着凤儿玉手,吩咐道:“你爹娘连夜已走。若路上不能相遇,且到前
进村相会。一路上同行,我权当你亲妹,你权叫我亲哥,不然,只道我叫留迷失
女子,不当稳便。”风儿乜斜凤眼,笑道:“亲哥说了算。”

  约行二里路,至一大草坪,但见:绿草悠悠,随风摆动,溪水涓涓,欢乐流
淌,树儿高高,频频点头,小鸟低飞,喳喳直叫,长呼口气,令人心旷神怡。

  赖皮顿住,将随身带的干粮取出,把些与风儿道:“风妹,行程尚远。如今
我已倦矣,况此地景致迷人,莫如在此小憩片时,何如?”毕竟不知风儿如何回
答,且看下回分解。本帖最近評分記錄:威望:+3(Diss) E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