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艳说韩非(1-121章  完)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本帖被 Diss 執行提前操作(2015-01-21)书籍介绍:

  穿越从来都不需要理由,这一次主角是韩非.历史上的韩非生性木纳,且有口吃的毛病,虽满腹经纶,最终死于小人李斯之手.新的韩非持有穿越这一强力的作弊器,是改天换地,还是游戏人间?总之应该是一个不一样的韩非子.顾名思义,本书还是没能逃脱出种马的范畴,也可以叫后宫.很无奈,本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男权支……

  正文 第一章 又见穿越(上)

  字数:4230

  一万元,换来了一只五四手枪,一块据说是威力巨大的塑胶炸弹。子弹只有十发,对韩非来说,已经足够了,炸弹不大,只有半条香烟般大小,炸弹的拉火方式也很精巧,上面有个盖子,推开盖子里面有个红色的按键,轻轻一按,十秒之后爆炸。韩非知道自己没有勇气对着自己的脑袋开枪,所以弄了这块炸弹。

  自从8年前,恩师辞世后,韩非在这所学校里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继任的校长淡墨,是恩师的死对头,对韩非自然是必驱之而后快。

  就在前天,韩非送走了含辛茹苦养大自己的母亲,母亲是韩非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了,剩下的就只有恩怨。

  藏好手枪炸弹,推开门,房间里的电视机还开着,韩非留恋的看了一眼这个住了8年的小单元,轻轻的带上门,下楼,没有回头。

  “今天夜里将出现一次天文奇观,水星火星金星地球还有月亮,将同时出现在太阳的一侧,并且形成一条直线,…………。”关上门的韩非并没有听见这条新闻,只能感觉到道路上的灯光随着自己的前进一明一暗。

  8年了,韩非从当初意气风发年轻帅气的讲师,变成了今天连走路都要低着脑袋的小老头,韩非依旧是个讲师,干的是系里近乎跑腿的工作。对于淡墨的排挤,韩非不是不想反抗,只不过每次反抗的结果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和羞辱,韩非也想过离开学校,可是母亲的病体需要韩非的这份收入。

  终于没有牵挂了,韩非体内的血性,驱使韩非去了解一切。

  淡漠住在校园西北角的一幢独门独户的两层洋楼内,外面有围墙,大门紧闭着。围墙有近五米高,但这并不能妨碍韩非的进入,准备很久的韩非,已经在侧面围墙的隐蔽处弄出了几个垫脚的小坑,现在要做的就是爬上去,然后在爬上墙边的那棵树上,沿着树干溜下。

  二楼的一个房间里还亮着灯,说明里面有人,而且还没有睡。现在是晚上10点整,周围一片死寂,韩非必须极度的小心。

  韩非的运气不错,洋楼的正门居然是虚掩的。小心的推门而入,韩非立刻听到一阵隐约的浪笑声。顺着声音的方向上了二楼,在一扇有灯光从虚掩的门缝中钻出的门前停了下来。

  轻轻的把门顶开一点,韩非看见一具女性的裸体正坐在一堆肥肉上耸动,女人的身材不错,和下面那具满是赘肉的躯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女人韩非是认识的,也是学校里的讲师,半个月前的职称评比上,留校才两年的她攫取了本应该属于韩非的名额。

  闭着眼睛,双手摸着身上女人的乳房,正在爽过瘾的淡墨,猛然间感觉到一阵的冷意,睁开眼睛,淡墨看见一张带着无限杀机和冷笑的脸,还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淡墨的兴奋点立刻降低到最低点,突然感觉到空虚的女人也回过头来,看见韩非手上的枪口时,女人原本想叫,旋既自己用手捂住了嘴巴,刺溜从淡墨的身体上滚下来,摔在地上惊恐的看着韩非。

  “你想做什么……。”还没等淡墨的这句话说完,韩非手上的枪已经响了,三声枪响后,淡墨的身体上出现三个血孔,鲜血飞溅而出,血腥之气充满了整个房间。

  “啊!”女人似乎也顾不上害怕了,发出了惨叫,但很快她就闭上了嘴巴,因为韩非的枪口已经指着她。

  “我求求你,别杀我,我还不想死。”女人抽泣着跪在地上哀求,平日里见着韩非时的趾高气扬全然不再,一双不错的乳房随着身体的颤抖在微微的上下跳动着。

  “不杀你?给我个理由。”韩非冷笑着,看着这个女人。

  “只要你不杀我,你想怎样都行。”女人似乎看见了生机,挤出媚笑站了起来,让韩非看清楚她那丰满白皙的裸体。

  韩非没有逃走的意思,也不愿意从此亡命天涯。看着眼前的女人,韩非觉得死之前享受一下,倒也是一个不错的事。

  “好啊,只要你让我开心了,我就不杀你。”说完韩非一屁股就坐在沙发上。女人扭着腰身上前,蹲到韩非的面前,眼角里藏着自负的笑容,一手正要伸过来拉下韩非裤子的拉练时,黑洞洞的枪口已经顶在她的眉心上。顷刻间女人愣住了,双腿一软就要往下坐,也就是这个时候,韩非的枪响了,面前的女人在眉心上多了一个弹孔,猛的往后一倒,脸上带着一种不敢置信的绝望。

  完事的韩非没有离开的意思,继续坐在沙发上,感受着血腥带来的诡异的刺激。遥远的街上传来了警笛声,没多大工夫楼下就是一阵嘈杂声,警察来的还真够快的,从完事到现在不过十分钟。透过窗子韩非往外看,外面至少有二十只枪对着楼上任何自己有可能出现的地方。

  枪里还有六发子弹,但韩非没有继续抵抗的意思,走到阳台上,希望警察的枪能帮助自己。就在韩非迈步走上阳台的时候,下面至少有二十只枪对准了韩非,韩非猛的抬起手中的枪,下面立刻乒乒乓乓的一通枪响,精神高度集中的韩非似乎清楚的看见子弹朝自己飞来,眼睛闭了起来。

  几乎是在电石火光的一刹那,一道白光从天而降,韩非立刻沐浴于其中,射向韩非的子弹无法穿透光幕,悬空了数秒后,全部跌落在地上。

  闭上眼睛的韩非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见枪声在不断的响着,自己的身体开始腾空而起,犹如一发出膛炮弹一般,高速的朝着宇宙的方向飞去,强烈的白光令韩非无法睁开眼睛,韩非只是觉得,宇宙中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将自己朝那漫无边际的宇宙中心拉去,高速的飞行中韩非失去了知觉。

  《史记》“韩世家”篇:恒惠王二十四年,秦拔我城皋、荥阳。二十六年,秦悉拔我上党,二十九年,秦拔我十三城。

  《史记》“秦始皇本纪”:七年,彗星先出东方,见北方,五月见西方,将军骜死。

  彗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整个夜空,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彗星的出现,就意味着灾难,只是灾难降临到谁的头上,大家不知道而已。

  新郑(今属河南)城西,一匹快马正在黑夜中急弛,远处能清楚的看见有无数火把晃动,还有人在不断的喊着:“莫走了韩非!…………”

  马背上是一个年轻人,神色慌乱,不时的回头看着后面的追兵,一个不留神的当口,年轻人从马背摔了下来,摔下马背的年轻人慌不择路,朝路边的山坡树林中就钻了进去。后面的追兵哪里肯放,举着火把下马追了上来。

  也不知道在山林中钻了多久,年轻人猛然间脚下一滑,从山坡上滚了下去。

  韩非清醒的时候,只看见自己的尸体正躺在身边,四周是茂密的林子,只有稀疏的月光钻进了这块林间的空地。尸体的手上还紧紧的握着那把手枪,藏在腰间的炸弹从衣服下面露出半截来。

  这是怎么回事?韩非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恐慌,刚想动一动,发现自己浑身都在疼,低头一看,自己居然穿着一件样式怪异的服装,上面还全是撕开的口子。能感觉到疼,就意味着生命还存在,可是又能清楚的看见自己的尸体就在身边,韩非只觉得脑门处又是一阵猛烈的疼痛,人又昏厥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韩非天已经亮了,昏睡给身体带来了一些力量,挣扎着站了起来,发现四肢居然都还没事,只是脑门子上一阵阵的疼,伸手一摸,很明显能感觉到一个肿包的存在。

  韩非实在没有办法用科学来解释面前发生的一切,站在自己的尸体面前,韩非想起了看过的YY小说,里面有一种类型是穿越。现在的情况,也许只能用穿越来解释了,只是穿越的结果居然是自己的感知和记忆居然出现在另一具身体上,而脑子里似乎还有另一股记忆在蠢蠢欲动的向外冒,似乎在想告诉自己点什么。不管怎么样,现在韩非就算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已经是完全没有可能了,韩非只能苦笑着接受现在约束着自己感知和记忆的身体。

  从自己的尸体上摸回手枪炸弹,还找到一只打火机和一包香烟,可惜的是香烟盒里只剩下一根香烟。抽完这最后一根香烟,积攒了点精神和力气,扒拉点枯叶乱草盖上自己的躯体,韩非辨别了一下方向,朝东而去。过去学过的知识告诉韩非,往东,往往更容易找到水源,顺着水源往下走,一定能走出山林。

  正午时分,韩非实在是有点抗不住了,很明显这付身体显得实在孱弱,几乎每走一步都要用上全身的力气。饥渴在这时候又扑了上来,韩非打算坐下来休息一下。一阵微风吹来,韩非隐约能从风声中听到哗哗的水声,韩非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奋力又朝前走了一百余米。

  一条清澈的小溪出现在韩非的面前,连滚带爬的冲到溪水前,也顾不上卫生了,捧起一口就喝了下去。

  在溪水的帮助下,韩非感觉到又有点一力量回归,捧起水洗了把脸,溪水平静后韩非看见一张似乎比自己原来帅气许多的脸,额头上鼓着一个大包,还有几道被划出的血痕,给这张脸带来了狼狈不堪的感觉。

  正在韩非借着溪水打量这具新的身体时,又一张脸无声的出现在水中,韩非被吓的往后一坐,一手已经很自然的就摸上了腰间别着的手枪。

  一个高大的黑脸汉子正得意的笑着,似乎对韩非表情出来的惊恐表现感觉到很满意,汉子的服装似乎和韩非现在穿的很相似。

  “你是谁?”韩非下意识的开口问这汉子,眼睛警觉的看着对方,背后的手已经悄悄的打开了手枪的保险。

  “韩非,我看你是被摔傻了。别抱怨,我给你留具全尸就是。”汉子说完便从腰间抽出宝剑,狞笑着越过溪来。

  傻瓜都知道这家伙想干什么,韩非既然敢杀了淡墨和他情妇,就没在乎在多杀一个想杀自己的人。拿一把宝剑就想杀我?韩非冷笑着举起手枪,对准了汉子的脑袋道:

  “你想杀我?那么我只好先杀你了。”

  话音刚落,韩非扣动了扳机,一声枪响后,子弹在汉子的眉心上钻出一个血孔来。汉子巨大的身躯应声而倒,眼睛瞪的溜圆,脸上是一种不敢相信的表情。

  韩非也不客气,上前就是一通搜身,运气不错,找到一袋干肉,还有一个钱袋,里面有十几串铜钱。

  不用说这个汉子一定是认识自己的,由此可以推断,自己穿越到一个未知的世界,韩非是学历史的,从服装上来看,似乎是秦汉之间的样子,还有一件韩非利用确定的是,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应该也叫作韩非。

  汉子的衣服虽然要大了许多,韩非还是把他给剥了个精光,身上的衣服实在的破的没样子了,韩非把汉子的衣服往身上一套,拎起汉子的宝剑朝下游走去。虽然已经有吃的,但是韩非不喜欢在一具尸体边用餐。

  走出百米,韩非找了棵大树下席地而坐,摸出肉干开始充饥。

  刚吃了几口,韩非便听见周围一阵西西梭梭的声音,韩非猛的跳了起来,但一切似乎都已经晚了,周围的树林里钻出一两百人来,至少有五十把弓箭正对着自己。

  从包围的人群中走出一个穿着盔甲的中年,见了韩非点了点头道:“公子,末将甲胄在身,礼数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 此貼被壶光善色在2014-12-29 21:21重新編輯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威望:+5(Diss) *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