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我的相公是神医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第一章

  桂林风景秀丽,奇峰水秀,是一个值得游历的好地方。

  一座深山里,一个年约十七岁的少女,身着一件水蓝色衣裙,头上扎了一方
水蓝色布巾,脸上脂粉未施,脸色白皙中隐约透出一抹苍白,双眸闪着慧黠的光
芒,灵巧可爱的模样十分讨人喜欢。

  她和穿着粉红色衣裙、约十六岁的姑娘,约十八岁、着红色衣裙的冷漠女子,
各背着一个小竹篓,里面放满了药草。

  她们在山上寻找各种药草,中午时分下山,往坐落在山腰处的药铺走去。

  十七岁的江采芙走在最后面,经过一处幽暗的洞穴时,她停了下来,侧耳倾
听,那双灵活的大眼蒙上疑惑。

  她好像听见洞穴里有什么声音,看了看前面的大师姊和小师妹,见她们愈走
愈远,她迟疑了一下,转身走向洞穴。

  进入洞穴一会儿,她眨了眨眼,适应里面的幽暗后,张大眼慢慢的走进去,
里面豁然开朗,她环顾四周。

  霎时,双眼一亮,她看见一个身着银色衣服的男人,盘腿坐在角落,她慢慢
的走近。

  喝!男人流了好多血喔!

  采芙只看见那男人手臂上流了好多的血,根本没有察觉到男人脸上显得诡异
的平静神色,仿佛丝毫不受伤口影响。

  她放下竹篓,翻找了一会儿,拿出一些药草,找了一块小石头将药草捣碎,
然后走到他身旁,握住他的手臂,将药草敷在伤口上。

  「做什么?」一个无比轻柔又冷淡的嗓音响起。

  采芙抬头,只见男人张开了双眼,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里弥漫着令人无法透
视的迷雾,冷冷的望着她。

  她怔愣住了,随即回过神来,「你受伤了,我帮你止血。」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沉静的盯着她。

  采芙拿下头上的布巾,把他的伤口包扎起来,然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好了,相信很快就会好了。」

  「去帮我生火。」男人语调冷冽的命令她。

  「喔!好。」采芙起身,很快的将附近的枯枝堆在一块。

  男人深邃的黑眸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露出嘲讽的笑容。真是一个笨蛋。

  火很快就熊熊燃烧起来,幽暗湿冷被明亮温暖取代。

  采芙转身,愣愣地盯着他。

  「你长得好美喔!」她真心的赞赏。

  这个俊美到几乎可以称为漂亮的男人,浑身散发一股优雅、沉静、安逸的气
息,仿佛是个脱俗出尘的仙人。

  这个男人真的很美,深邃漂亮的狭长眼睛,卷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性感
的薄唇,白皙光滑的容颜,双颊还泛着晕红,衬着那头披泄在肩后的白发,竟让
他有一股令人移不开视线的成熟魅力。

  采芙感觉到自己的心无法克制的狂跳个不停。

  见她傻愣的望着自己,白绍扬露出嘲讽的浅笑,只有如雾般的深亮黑眸显示
他的疏离,眉宇之间浮上一抹邪气,语气平淡的开口。

  「怎么?迷上我了?」

  「啊?」采芙澄澈的眼睛眨了眨,「你……」

  他的表情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眉宇间有一股邪佞之气。

  「你对每一个人都这么唯命是从吗?」白绍扬面无表情的问。

  「什么?」采芙迷惑的眨眨眼。她真的很笨吗?否则怎么都听不懂他在说什
么?

  「没错,你确实是个笨蛋。」

  采芙这才恍然大悟,自己竟然将心中的疑惑不自觉的说出来。

  「你很没有礼貌,好歹我救了你,你怎么可以骂我是笨蛋?」她气呼呼的挥
拳,对他提出抗议。

  「多事。」男子嗓音清冷的说。

  「什么?」采芙瞪大眼,一脸的不敢置信,「你……你……」

  「过来。」他不理会她涨红着脸,说不出话的窘样,语气轻柔的命令道。

  「你……你骂我笨蛋,还说我多事,凭什么你叫我过去,我就要过去?!」

  采芙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说。

  「我肚子饿了。」白绍扬突兀地开口。

  采芙愣了一下,随即小脸发亮。「饿了?我有东西,我找给你吃。」

  白绍扬望着眼前这个单纯的小姑娘蹲下身,在竹篓里翻找着,本来他对她还
有些许警戒,不过现在看来,她对他根本不构成威胁,因为她太单纯了,所有的
心思都在她的脸上表露无遗。

  瞄了一眼手臂上水蓝色的布巾,他隐隐感觉到她温暖小手的抚触感,波澜不
兴的心房泛起阵阵涟漪。

  「喏!给你止饥,这是我做的梅子饭团。」

  一个由荷叶包裹的圆形物凑到他眼前,接着一阵清新淡雅的荷花香味因她的
接近扑鼻而来,深吸一口气,轻易扰乱他平静的情绪。

  白绍扬扬眉,看见她笑得毫无设防的灿烂笑颜,她长得既不漂亮也不美艳,
可是她的笑容却让他移不开视线,还有浑身散发的生命力,活跃得令他无法忽视。

  「怎么了?不喜欢吗?可是我只有这个耶!要不,太阳下山前,我再拿东西
来给你吃,你现在先将就一下。」不明白他的心思转折,采芙自顾自的说着安抚
的话。

  白绍扬凝视着她,接着伸出手臂抓住她的臂膀,将她拉近,细细看着她眉宇
之间的气色。

  「你……你做什么?」采芙被如此粗鲁的抓弄,轻皱秀眉。

  抬眼见他俊美的脸庞罩上一层令人无法看透的情绪,勾起一抹浅笑,令她不
设防的也对他咧开一抹笑。

  「我的手很痛,你可以放开我吗?」

  这个男人好奇怪,一会儿冷淡,一会儿却笑得这么温柔。

  他松开她的手,她不自觉的揉揉手臂。

  「你住在这里?」白绍扬将惊讶藏在心底,思虑周密的脑袋开始运转。

  他拿过她手上的梅子饭团,剥开荷叶,微皱眉头看着那颗毫不起眼的饭团,
咬了一口,梅子香味霎时在舌尖漫开,饭粒颗颗饱满,软硬适中,满足了他的味
蕾。

  嗯,很好吃。

  「好吃吗?」见他一口接一口,采芙的心里竟升起一股满足,眨着眼问他。

  「还可以。」他淡淡的回应,「你还没告诉我,你住在这里?」

  她摇首。「不是,我住在山腰,那里有一家救世堂药铺,就是我从小长大的
地方。」

  「你是大夫?」白绍扬捺着性子问。

  采芙噗哧一笑,灵活的眼珠转了一圈。「怎么可能?我只是懂一些药草而已,
我师父才是药铺的大夫,我和几个师姊妹都是师父养大的。」

  白绍扬优雅的吃着饭团,若有所思的盯着她不语。

  「采芙?采芙……你在哪里?」

  远远的,呼唤她名宇的声音传了过来。

  采芙的黑眸闪过惊惶,猛地跳了起来。「师妹在找我了,我得走了。」

  白绍扬咀嚼着食物,看着她慌乱的将小竹篓背到肩上,往前走了几步,然后
又顿住,转身。

  「啊!忘了告诉你,我叫江采芙,太阳下山前我会再来,你应该不会乱跑吧?」

  望进她的明眸里,白绍扬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徐缓的说:「不要告诉任
何人你看见我的事。」

  「喔!好,我知道,我不会说的,以免你的仇家又来找你的麻烦。」采芙自
以为是的猜测,然后转身一蹦一跳的离开。

  一个年约二十岁的少年,一身黑色劲装,额上绑了一条黑色丝巾,脸上一片
漠然,快速的闪身进来,蹲在火堆旁烤山鸡。

  「师父,为什么留她?」少年一脸世故,转头盯着白绍扬手臂上的水蓝色布
巾。

  白绍扬清亮温和的双眸闪过诡谲的光芒,噙着浅笑,嗓音淡柔的开口,「因
为师父在她身上发现一件有趣的事。」

  少年漠然的双眸闪过一抹无趣,「山脚下有一座村庄,叫松鹤村,那里就是
我们的目的地。」

  「我知道,襄棋,去山腰的救世堂药铺探查一下。」

  「嗯。」襄棋淡淡应道,「今晚不去松鹤村?」

  「不去。」白绍扬平淡的脸色看不出表情。

  襄棋颔首,专心的翻转火堆上的山鸡。

  白绍扬是名扬天下的神医,显少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行踪总是飘忽不定,
身边有一个名叫襄棋的徒弟。

  襄棋武功不凡,医学造诣虽远远落后他的师父,却比一般大夫精湛,此趟前
来桂林,是受到松鹤村的松鹤山庄庄主所邀请。

  「师父,你不觉得你手臂上绑着布巾有些可笑?」襄棋又瞄了眼他手臂上的
布巾,嗤之以鼻的说。

  白绍扬扬眉浅笑,慢条斯理的扯掉布巾,拨开手臂上的绿色药草,那如碗口
般大的伤口此刻平滑一片,仿佛没有受伤般的完好无缺。

  襄棋的眼睛连眨都没有眨一下,继续翻转山鸡。

  白绍扬想了想,重新将布巾绑在手臂上。

  没错,白绍扬被封为神医,可不是浪得虚名,他的身世十分神秘,没有人知
道他不但是一个百毒不侵的人,任何刀剑利器不论在他身上捅下多大的伤口,只
要一刻钟,伤口自然痊愈,毋需涂抹任何药物。

  采芙走出洞穴后,急忙绕过一棵大树,往下坡的山道走去,来到尽头。

  粉红衣裙,一张圆脸的柔依看见她走来,慌张的神色霎时松懈下来,连忙上
前拉住她的手臂,催促道:「怎么慢吞吞的?我们都快到药铺了,要不是我央求
大师姊回头来找你,你肯定被师父责骂。」

  两个小姑娘相偕往药铺的方向走去,走过长长的山道,跟上了站在前方的红
衣女子。

  「柔依,谢谢你。」采芙对她绽出一抹感激的笑容。

  「你的头巾呢?」红衣女子待她们走近,转身打量采芙一眼,冷漠的双眼锐
光一闪,冷声问道。

  采芙摸摸头发,心底闪过一阵慌乱,明亮的眼眸心虚的闪烁着,结巴的解释,
「刚才为了采药草,不小心掉了。」

  「走了。」红衣女子见她闪烁其词却没有点破,只是转身迳自往前走。

  采芙吐吐粉舌,庆幸自己逃过被质问的可能性,大师姊很厉害,她真怕她继
续问下去,她一定会不小心讲出来。

  三个人很快走进一处由竹篱笆围起来的太空地,空地上堆放了许多干柴,旁
边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药草。

  空地的后方有一座竹屋,屋前有几把长凳子,竹屋的门是敞开的,上面悬挂
着救世堂的招牌。

  三人进去后,一个年约四十岁的中年男子站在装满药材的柜子前,正好在配
药。

  「师父,我们回来了。」采芙先开口叫唤。

  「很好,采芙,你去煮饭。湘蓉,你过来。」中年男子连头都没有抬,语气
严厉的命令她们。

  「我去帮采芙。」柔依小声的说,急急跟在采芙后面。她很怕师父,幸好师
父的注意力不是在钻研医术,就是在训练大师姊湘蓉。

  因为大师姊比较聪明,对医术也有天分,所以比较受师父江庆平的青睐。

  「柔依。」江庆平这时却叫住她。

  「是,师父。」柔依敛眉,柔顺的应答。

  「这给你,煎好后,端去给少爷喝,听到没?」江庆平锐利的双眼盯着柔依,
命令她。

  「是,师父。」柔依低头接过药包,快步往厨房走去。

  「要不是看在她和采芙还有这么点用处,我早就将这两个笨手笨脚的丫头赶
出去了,哪容得了她们在这里浪费米粮?!」

  江庆平十分嫌恶柔依和采芙,是觉得她们两个笨手笨脚之外,只会一点点医
理,深奥一点的,她们根本就无法领略。

  「师父,少爷该换药了,先前那帖不但没有效果,而且使得少爷的病情更加
恶化了。」湘蓉那张美艳的脸庞十分冷漠,嫣红的嘴唇吐出实情。

  「已经换了,等一会儿他喝下药后,我会再去瞧瞧。」沈庆平对她说。

  江庆平之所以会对湘蓉这么客气、这么友善,最主要的原因是湘蓉的医术并
不比他差,她进步之神速,吸收医术的领悟力,让他感到心惊。

  幸好他有预先防备,在她们年纪还小的时候,就让她们服毒,只要她们敢不
听话,他不给解药,她们就会很痛苦,生不如死。

  湘蓉朝他伸出手。「解药。」

  江庆平从怀里拿出三颗白色药丸,他的大掌抚上她柔嫩的脸颊,「要不是这
里不方便,我还真想再尝尝你的滋味,美妙得令我一再回味啊!」

  江庆平那张英俊的脸庞浮上一抹邪淫之色,眼里有着垂涎与迷恋。

  湘蓉撇开头,接过他手上的药,垂下眼掩饰眼底的厌恶之色,将一颗药丸塞
进嘴里,很快吞咽下去,其他两颗塞进腰际。

  然后,她转身专心的配药。

  「等等我要到松鹤山庄一趟。」

  江庆平没有挨近她,只是邪佞的笑着。「你就是这副冷冰冰的模样,才会让
我更想将你压在身下,臣服在我的逗弄下。」

  湘蓉冷冷的瞄他一眼,口气淡漠的说:「请不要打扰我配药,我想,你不想
失去松鹤山庄这笔大生意吧?」

  「好好,我不吵你。」江庆平得意的一笑,转身走到一旁的案桌,打开医书,
开始研究该如何配出稀奇好药。

  湘蓉见他坐在一旁,眼里闪过愤懑之色,粉拳握紧,在心里发誓,她绝不会
再傻傻的上当,也不会再让这个禽兽不如的男人碰自己。

  松鹤山庄庄主夫人一直生着重病,让江庆平看了几次始终没有起色,直到湘
蓉去看诊一次,却奇迹似的让庄主夫人的病情略有起色,这让一直处于劣势的她
终于有了反击的机会。

  只要有机会,她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

  「师父,吃饭了。」采芙站在门口叫唤江庆平,然后端着一个托盘放在湘蓉
面前。「大师姊,这是你的饭菜。」

  「采芙,你这是做什么?」江庆平不悦的质问她。

  「给大师姊吃的。」采芙那双灵活的大眼望着江庆平,丝毫没有任何闪躲。

  「谁准许你自作主张?」江庆平怒吼。

  采芙瑟缩一下,还是挺起胸膛面对他的怒火。「因为大师姊忙,我怕她忙得
忘了吃饭,所以才拿来给她吃的。」

  江庆平瞪她一眼,「多管闲事!」接着才不甘愿的命令她,「去把后院药房
里的药材搬出来整理,没有整理好,不准你吃饭。」

  他将满腔的愤恨都发泄在采芙身上,他本来打算吃饱后,要好好的疼惜湘蓉
的,她却来破坏他的好事。

  「是,师父。」见他进到内室,采芙吐吐粉舌,然后往后院走去。

  「采芙?」一个清冷的女性嗓音叫住她。

  「大师姊?」采芙转头对她露出灿笑。

  「给你。」湘蓉从腰际拿出两颗药丸。

  采芙喜孜孜的奔向她,接过药丸,先塞一颗到嘴里,手里握着一颗。「谢谢
你,等会儿我拿去给柔依吃。」

  湘蓉静静的盯着采芙,她天真的容颜不禁令湘蓉恍神。

  「大师姊,你还有事吗?」采芙见她沉默不语,连忙问道。

  湘蓉摇摇头。不可能,采芙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所以她不可能替自己解围,
她想太多了,这个傻丫头不可能这么精明,她只能靠自己。

  「那我去忙了。」采芙看她一眼后,转身走向后院。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