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金庸烈女传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我爱读金庸老先生的群侠传奇,我爱看各位仁兄的传奇,我想编撰一个属于自己的传奇世界。

? ?
就是一年前,我还在网上收罗图片和下载电影,我渐渐地觉得无聊,我觉得那些姑娘、熟女都和我思念的金庸老先生描绘的那些灵动、活泼、冰肌玉骨的绝世美女有太大的差距。那些女人放在那里就是一堆好看,或者恶心的肉,绝对提不上什么冰清玉洁,我喜欢冰清玉洁、诡异多姿,她们不够格,她们就是在展示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我的损友有一天在津津有味地阅读一摞刚打印出来的稿子。

? ? 我知道他和我一样的好色,能让他这么来劲地看的绝对是具有诱惑力的东西。

? ? 于是我看到了使我受到犹如醍醐贯顶般一击的《神雕外传》。

? ? 我觉得那位蓝月兄台在我那些梦中高雅纯洁、冰清玉洁的情人的身上涂上了一层黏黏的、散发着刺鼻味道的粑粑。这使我震动,我甚至震怒。

? ?
“操你妈!”我破口大骂之余还是偷偷地看完了我认为是亵渎神灵的《神雕外传》。不知道为什么,震怒的同时我被吸引了,这感觉使我战栗,使我勃起,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 ? 我做了一个梦,那些就是那么冰清玉洁的神女脱光了衣服,笑着挑逗我本就脆弱的神经。“有什么关系呢?你以为我们就整天在谈情说爱么?我们是女人。”

? ? 她们电闪雷鸣般消失后,我出了一身大汗。

? ? “你折腾什么呢?”旁边被我弄醒的妻嗔怪着。

? ? 我茫然地坐在床上,找了根烟点上,想明白了,妻也是漂亮的,其实她最美的时候,就是全身心投入到做爱的时候,其实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做爱的时候。

? ?
那些绝世美女为什么能那么地吸引我?她们还没有做爱,金庸老先生没有让她们做爱,但依然把她们描绘得很美,其实那是把她们最美的时刻掩盖起来,让我们这些膜拜的信徒期待,期待本身就是美丽的,越是无奈,就越是热切。

? ? 我他妈的就是一个俗人,我就是要直接地体验那最终极的东西,我觉得是被期待给骗了。

? ? 那些粑粑开始散发出旖旎的春色,连味道也芬芳了起来。

? ?
色情文学是一个奇怪的东西,觉得自己有文化的就对之嗤之以鼻,以显示自己有文化,有节操,有品味,我估计那些家伙也得偷偷地看,就是不象我们这样堂而皇之地阅读而已。

? ? 我没文化,不过我敢面对自己最想的东西。现在我就是想把那些不断在我脑海和生活中的情绪、经历形成文字,都抖搂出来。能抖搂出来,真好!不过过程是艰辛的。

? ? 除了《神雕外传》这东西,我还迷上了各位仁兄那些稀奇古怪的大作,有的真够离奇的,我觉得有的“绝对真实”简直是他妈的瞎编,编的都没边。

? ?
想明白了,就是没边好!但抄袭就不好了!有的哥们儿,在草草地交代了他的故事之后,就整篇地复制了别人的东西,连名字都没改,让人云里雾里,浮想连篇,那感觉就是错乱!
?
这本就是个错乱的世界?别那么虚荣吧,人人都有自己的脑袋,每个人脑袋里的东西都不一样,描绘出来就是你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东西多好,你是男的也能生一个就是你的孩子,想象一下女人产后的幸福吧,谁的比你自己的好?

? ? 我决定放下自己所抵制的东西,也抄袭一个,我要抄袭一个故事的思路。是不是能把一个故事讲的和别人不一样?那得大伙说了。

? ?
众位前辈仁兄之中,我最爱“无名”,不过这老兄不知道怎么不干了。我觉得他的《神雕MAX》系列简直就是色情文学的奇迹,他描写的东西使我感到辛辣、刺激,那笔触率意、流畅,想象怪诞,他直接地触摸着我的神经末梢,那几乎是难以模仿的东西。可惜的是,我始终没弄全,大伙谁能帮忙?

? ?
还有一位泥人老兄的《江山如此多娇》让我沉迷,这老兄的故事编的不赖,不过性的描写也忒随便了,而且大伙勾搭在一起简直就没有感情基础,一个哥们儿胆子大点,模样帅点,有钱点,武艺姑且不说他怎么样,就值得那么些姑娘、太太着迷了?不过那哥们的直白还是可爱的。是不是有点象拉郎配?一个萝卜一个坑,后来一琢磨,这主人公得有光彩,就多种几个萝卜。不过,我还是挺喜欢泥人的,那故事编的!绝!《江山如此多娇》有全的吗?

? ?
还有一个叫什么来的?他写的《我这四年的奴隶生涯》、《清军大营里的女犯》,我估计那《女文工团员的……》也是他写的。这老兄可是我崇拜的怪才,他写的那么随意,似乎是嬉笑怒骂中把一个凄厉的故事给讲了,了不起!

? ? 还有一个小妹妹写的《毒枭的魅力》够味,能看到女孩子写出那么流畅隽秀而且率真的情绪,我爱死了。什么时候接着写下文?

? ? 不能不提一下我中意的另一篇《风流警察》系列,在现实题材中,这哥们是奇才,他讲的故事似乎就在身边发生着,我迷恋那酸楚的无奈……

? ? “跑题了!”妻在身边提醒我。“你不是给自己准备呕心沥血完成的《金庸列女传》宣传吗?怎么给别人吹牛了!”

? ? 也就是妻能管住我总是乱跑的思绪,她老管我,不过我喜欢她管我。

? ? “给我来杯咖啡!我得熬夜不是么?”

? ? “我是监制!不是你的使唤丫头!”她又不乐意了。

? ? 嗨,没办法,得自己泡了。

? ? 其实,我写这东西就是为了讨妻的喜欢,她说我没情调,我真不明白,哪来的那么多情调?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情调!

? ? 废话说了一大堆了,大家可能都烦了吧?我先喝一口咖啡啊,我喝咖啡不加糖,我觉得就是那苦味就能让我精神,妻是不加糖不喝的。哈哈!真舒服。

? ?
现在就聊一聊我的《金庸列女传》吧。其实还没动笔呢。兄弟我也着实写过几篇东西,而且自认为写的还行,包括《一堆乱草》《漂浮的羽裳》《四海为家》等等吧,不过反响都不怎么样,连个提意见的都没有。就因为这,妻很奚落了我一通,说我不光是没文化,连说话都说不利落。我也有自尊心的,于是就不愿意再续写那些如泥牛入海的东西了,本来是有点想法的。

? ? 我憋了好几天,决定不再费劲地创造什么人物了,就用大家都熟悉的人物。

? ? 这思路是抄袭的,不过我喜欢这思路,也同样渴望和那些金庸老先生创造出来的栩栩如生的可人们有云雨之欢,对了,这叫意淫!哈哈!意淫加上手淫,男人也身体写作……

? ? 对了,得把手淫去掉,妻又瞪我了。

? ?
我决定写一个完整的,首先是自娱自乐,讨好老婆,其次再看看大家有什么建议。我偏爱《射雕》《神雕》《倚天》《天龙》《笑傲》里的姑娘,我觉得能和那些姑娘、太太干肯定挺乐的,就先意淫这些美女吧。看看旧瓶里能不能装出新酒来吧……

? ?
“你想接着写,还是睡觉?”妻看的无聊了,她光着脚丫进卧室了,突然从门口把她那好看的脸蛋露出来,娇滴滴地念叨着,她的脸蛋红扑扑的,嘴唇撅着,把脸蛋在扶着门框的那白白的手背上蹭着,她在勾我的魂了……写作也得有体验不是么?回头再聊啊!

? ? 我肯定写完。刚喝了咖啡,精神头足着呢!

? ? 金庸烈女传第一章:紫衫龙王黛绮丝和小昭(一)

? ? “我开始写了啊!”我小心翼翼地看着旁边的妻。

? ? “写吧。”她似乎毫不在意地摆弄着手里的电视遥控器。

? ? “我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了啊?”

? ? “你怎么这么罗嗦的?”她皱眉了。

? ? “你不是监制么?”

? ? “脑袋是你的,你想怎么着,我监制得了吗?”

? ?
起风了,夜色中的大海掀起了山峰一般的浪,船晃动起来了,哗哗的剧响和那呼啸的风杂和成一种令人害怕的森森的冥音。漆黑一片,其实什么也看不见,黑暗和那些凄厉的声响主宰了这茫茫的西去的路,还有那无尽的思切。

? ?
小昭死死地抓住船舷,任凭风夹带着冰冷的水倾注在自己的身上,她不为所动,就那么遥遥地把目光和自己的心碎投在这茫茫的黑暗中。衣服都湿透了,贴在身上,身体是畏惧寒冷的,不由自主地颤抖着。从来没这样地被寒冷侵扰过,心是冷的,原来离别是那么不能承受。为什么要离别?和自己最爱的男人离别?

? ? 那俊朗的身影似乎就挂在茫茫的天幕,他应该也是心碎的吧?黛绮丝站在船舱的门口,心疼地看着小昭凄楚的背影。她知道,这个坎,得小昭自己迈过去,谁也没法帮她。

? ?
她才十8岁,还是个孩子,她能迈过去么?她应该可以的,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她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虽然她只有十8岁,但她经历的已经不是一个十8岁的小姑娘能想象的了。这一切都是为了……

? ?
黛绮丝的心感到一阵绞痛,她尽力回避着这念头,不过没法回避,就是为了自己,自己的自私,自己的欲念,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罪让女儿来承担?你不配做一个妈妈,她那么小,已经为了你做了很多,她那么小,已经知道为别人做很多。

? ? 一种冲动在黛绮丝的胸中激荡起来。

? ? 天放晴了,海变得温柔了,海天一碧的爽朗,还有随着船身飞舞的海鸥的旖旎。所有的人都来到甲板上享受这和煦的阳光,这美。

? ? 黛绮丝不能出去。小昭病倒了,她在发烧,明丽的小脸很红,嘴唇是干裂的,她痉挛着,她在承受着这无尽的痛苦。

? ?
黛绮丝坐在床上,把小昭的头放在胸前,搂着她,自己只能做这些了,更多的不是现在去做,自己是小昭的妈妈,自己已经自私了很久了,妈妈应该甘心为自己的孩子付出所有的一切,就准备那么做,要让小昭幸福,让她回到中土去,和她心爱的人在一起!

? ?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处置黛绮丝这叛教的逆贼?”常胜王蹲在旗舰议事堂那大长桌子边上的凳子上,这就使他本来矮小的身子显得比其他坐着的宝树王们高了一些。

? ?
“是啊!”常胜王旁边的掌火王也不平地喊着,他本就魁梧、声如洪钟,这一喊,人人都震的耳朵发痒,“圣女失贞,就是对明王的背叛,我们明王的仆人就应该替明王执行法度!”

? ? 大圣王环视了一下在坐的各位宝树王,除了智慧王和轻易不动声色的正直王,其余的大都忿忿不平。

? ? “黛绮丝失贞这…”大圣王的话刚开口,各人都明显地感到船身的剧烈震动,随即听到一声沉闷的声响,人人的脸色都变了,接着,震动持续着,声响变得剧烈了!

? ? “爆炸了!”智慧王尖叫起来……

? ? 小艇在暗夜中飘荡着,船队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方向了,和船队已经彻底失去了联络了,常胜王奋起全部的内力发出的呼喊也没有回音。

? ? “都是你这臭猪!”掌火王伸出扑扇一般的巨掌狠狠地打在黛绮丝的脸上。

? ?
黛绮丝的头猛烈地甩到一旁,脑袋一阵眩晕。但她没有叫出来,内心的悔恨在撕裂她的肌肤,为什么就不能沉着一点?再悔恨也来不及了,自己不但没有解救小昭,现在还连累她也在这充满了危险的大海上漂泊了。

? ?
黛绮丝勉强坐直了身子,脸上火辣辣的,手腕被粗糙的绳索勒得生疼,还有肋下那化解了自己内力的被常胜王的寒冰锥击中的地方一个劲地抽搐,她狠狠地盯着掌火王。一起上了这小艇的还有常胜王、智慧王和风云三使中的流云使。

? ?
“你看什么看!”掌火王的第二记耳光使黛绮丝又一阵眩晕,嘴里咸咸的,流出了比唾液粘稠的血,下颚骨噶嘣了一声,一阵疼,牙齿似乎也松动了,黛绮丝想忍住,但还是轻轻地痛哼了出来。

? ? “你他妈的还看!我让你看!让你看!”掌火王愤怒地站起来,使劲地踢黛绮丝的肚子……

? ? “别打了!船要翻了!”流云使惊恐地抓住小艇的船舷。V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