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美丽也不是好事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刘倩再次主动吻上,吻分,艳光十足,说:“不!如果你也去了,你就不能看见美人出浴图了。”
  刘倩说完这句话,几乎要呕吐,杀了自己。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下贱了。
  老头愣了一下,不疑有他,捏着她的脸蛋,淫笑道:“好!我还真没有见过。”
  刘倩再次献出自己的吻,然后让老头过了一下手欲,佯装着微笑,给了几个飞吻,向浴室走去。
  那老头在一边看得,露那那黑黑的牙齿,不断露着嘴笑,让刘倩一片恶心。
  刘倩在对话中仔细看了一下,但是让她失望的,这里根本没有窗,而且除了一张床之外,什么杂物也没有,很明显,这里是专门让人作爱的地方。
  而整个房间只有两个门,一个是通向进来的大门,当然刘倩很想知道外面是不是如老头所说有人守着,另一个则是厕所兼卫生间,那也是清洗罪恶地方。
  刘倩不敢走快,待进入去之后,关上门,把水龙头打开,刚才忍住的东西,瞬时全部呕吐出来,而人也几乎虚脱起来,好像刚才从战场中回来一样,老头此时在外面叫着:“行了吗?我有些急了!!”“我们一起来!”“快点!我的小乖乖!”
  ……
  刘倩心里厌恶,但不得不装着媚态十足娇嗲应着,待舒服了一会,力气渐复,抹着嘴角的残留物,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厕所。
  厕所里面有热气等设备,更重要开着一个小窗,但是离地面有一定的高度,但是从里面看去,外面已经漆黑,而且听不到外面有什么人声,也不知道是夜深没有人,还是这里本是偏僻地方,并没有看到高楼的遮掩,不知道这楼有多高,但是逃生的唯一希望,驱使着,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捉住边缘。
  刘倩看了一下厕所,只有一个浴缸,目光落在热水气上,计上心来。
  老头听到刘倩在里面叫着,心中一喜,把门推开,立时惊住刘倩的祼体,但是还没有待他完全反应过来,自己的身子给人一拉,紧接着头部被重重一击,还没有发出声音,鲜血直流,昏倒在一边。
  刘倩看着眼前的老头,忍不住再次呕吐,又重重敲打了几次,心中的怨气全出了,心中没来由的害怕。
  刘倩重新走了出去,把散落的衣物重新穿上,但是刚才的反抗,那里还有完整的衣物,连贴身衣物也不见了。
  刘倩重新回到厕所里面,老头的血散开了整个厕所,让刘倩一阵慌乱,但是逃生的欲望让她迅速回到现实,对老头的厌恶,让她又恨恨踢了他几脚。
  刘倩小心用力夹住热水器的出水,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用力过度把上面的热水器拉下来,试了几次终于攀到了窗口,但是刚刚用力爬起,几乎要晕倒。
  此时已经是夜晚,天上星星不见,风中带着一点湿气不断向着窗户吹来。
  而外面却是一个好像是公园所在的地方,周围亮着灯,可以清楚看着一切。
  楼不高,只有二层,不过她很快就发现,在外面是一个草坪,而且草的长势不错,刘倩一直都在估量着眼前一切,能不能跳下来,而自己又毫发无损。
  终于逃生受伤与屈辱,很快就让他有了选择。
  刘倩努力挤出自己的身子,然后学着自己从跳水中学到的技术,尽量让自己的身体保持一个相当的平衡。
  ……
  朱勇温柔搂着刘倩,轻轻吻在刘倩的脸上,然后才说:“你脱逃有多久,还有跟你一起的同学呢?”
  刘倩身子一震,脸色剧变,抬高头:“勇,我一怕,什么都忘记了,只想快一点见到你……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说着站起来,朱勇拉着,擦着她的眼泪,关切说:“你也累了,你告诉我,你刚才从那个地方脱了出来,那里是怎样?大概有多少人?”
  刘倩躲神情有些惶恐:“不知道了,我走了之后,好像没有人追来,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我逃走。啊!我记得有一个人说过:‘我还以后有什么保镖保护,嘿嘿!想不到个个都是美女保镖,这一次大哥可是多年来的是最大的收获。’勇哥,我记得在我的同学中有一个好像很有钱的叫什么黄,黄娉婷,对,是黄娉婷,他父亲好像是什么集团的董事长,会不会?”
  朱勇听着,心中微微放下心,还以为有人关注食通集团,打听食通集团的事,对刘倩下毒手,但是想到这些人没有人道,不由咬着牙道:“这一群从贩子!他们一定逃不了!”
  黄娉婷,他不认识,但是他很快就联想到在天都市关于姓黄所拥有的集团,那就是黄龙集团。黄龙集团的董事长黄兴国。
  他的心不争气跳了一下,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是不是要报警,或者告诉他们一声,最后作出一个决定,自己去救人。
  不过还不能让眼前的人再次担心,于是说:“现在没事了,你先洗一个澡。我去煮点东西!你还没有吃过饭。”
  刘倩轻轻点了一下头,欠身站起。
  朱勇再次看见刘倩身上的伤痕,心中隐隐作痛,自己的女人弄成这样,不找他们算帐枉为人,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去,为自己带来无穷的灾难和艳福。
  看着刘倩走进浴室,朱勇也走进房间,从一个秘密的抽屉里拿出用一个瓶子装着的药物,转身走出房间。
  朱勇把东西做好,把从房间里拿出的药物放进粥中,均匀和着,然后端出外面的大厅上,一会儿刘倩也洗澡完毕,一身雪白的睡衣把自己苗条的身材尽展无遗,身上的伤痕也开始掩盖,但是朱勇还是看得出刘倩神情一片忧色,笑着:“不要多想,你好好睡觉,剩下的事交由我办!你不信我吗?”
  咳!开玩笑,朱勇说的话都不相信,还有那一个人相信。
  刘倩感激看了一眼朱勇,款款坐下,吃着对方对自己的温暖,朱勇温柔看着,一会,刘倩感觉到头有一些昏沉,朱勇连忙说:“雅倩,你有些累了,进去睡一会。”
  刘倩点了一下头,把刚吃完的碗放下,让朱勇扶了起来。
  不一会,刘倩发出均匀的呼吸,朱勇确信了刘倩睡过去,吻了一下,自语说:“雅倩,时间紧,对不起了。放心,我会很快就会回来,我会让那些混蛋得到应有的惩罚。”
  朱勇披衣,打开门,轻轻步了出去,站在门外深深呼吸了一下。
  黎明之前是黑暗,但是也值得人期待的。眼看天色接近天亮,自己跑回去,刘倩也很快就醒过来,但是把这个少女回去一样也是一件麻烦事。
  朱勇打量周围,看见不远处的云馨酒店,心中一动,把人送去酒店无疑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云馨酒店门外站着一个保安,旁边没有人,显得有些精神不振,看见朱勇背着一个人走过来,感到很意外,但是没有上前阻止,但是看着朱勇进去,不由摇了头,自语:“现在的年轻人居然搞得如此疯狂。”
  朱勇听着心中暗自好笑,但是对方也没有说错,自己这个样子也确实让人想起无数的想法。
  云馨酒店的一个站柜服务员百无聊赖拿着一把鸡毛扫把桌面扫了一遍,没有注意朱勇背着人走入,直到朱勇重重的啍声才回过神,吃惊看着,见识虽然多,但是如此背着人来的是第一次。
  “有没有房间。”朱勇看见服务员愣着,心中涌起无奈的苦笑,千万不要让人认为自己是一个色狼就行了。
  “有!”服务员回过神,连忙说着一向再熟悉不过的话:“你想要单间的还是双间的,全空调。”最后补充了一句,也没有问对方,因为是财神爷啊,但是一脸的惊讶。
  “来一个单间的。”朱勇想也不想,但是声音相当低,怕吵醒背后的可人儿。
  “那你先把证件出来登记一下。”
  朱勇才想起自己找到一个好办法,但是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脸色不由尴尬笑了下:“对不起,我忘记带了。这样,你看到这个小姐睡着了,能不能通融一下,先让她住下去,我回去再拿证件过来。”
  服务员看了朱勇的赤裸,让她脸色微微一红,而背上的人披着一件男人的上衣,但是看不清脸孔,但是可以猜想也是一个妙龄的少女,心下迟疑,退了一步说:“那你有没有钱。先交房租的十倍的价钱。”
  朱勇的脸不由红了起来,原来出来的时候,他不是没有带着钱,而是把钱都在上衣袋中,而衣服现在穿着少女的身上,如此怎么不让他大汗呢?于是低声说:“不好意思,钱都在上衣那里,等一下再给你。”
  唉!这个人也太疯狂了吧!那服务员露出深以为然的眼色,朱勇知道这时自己跳黄河也不洗不清了,当下也不争辩,心下想,“自己行得正,站得正,但愿背上少女不要想歪才好。自己可是一个正人君子呢?你身上我一点也没有摸过呢?”
  服务员动了善心,“好吧!”朱勇暗松了一口气,登记了名字,当然也不会说真名字啦。服务员按了一下旁边的按制,不一会一个服务员打扮青年走了出来,看见朱勇背着一个女人也是一愣:“是他住店吗?”
  朱勇点了一下头,催促说:“能不能快一点,我背着的人很累。”说着向着那少女投去感激的一眼,但是那少女也不知不浮想联篇,脸红扑扑的。
  汗,怎么,我有么可爱吗?
  青年看了一下那个服务员,看见她点了一下头,说:“那跟我来。”
  青年踏入电梯,按了五楼的数字,回过头朝朱勇笑了一下说:“先生……”
  朱勇皱着眉,打断他的话说:“不要说话,会吵醒她的。”
  青年马上收口,做这项工作最重要的是让客人满意,但是朱勇赤裸背着一个女人让他心中充满疑惑,但是明天可能跟他的女朋友有话谈了。
  朱勇把身上的少女轻轻放在床上,然后把被子轻轻盖上,看见她的嘴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似乎睡得很安稳,心中暗叹异数。
  看己以后一定要当一个色狼才行,不然让人怀疑了,名声坏了,却腥都没有碰过,对于做生意来说,却是天下最差的经营了。
  一个陌生男人和一个几乎赤裸的女人,没有一句交谈,就这样走在一起,而女人居然可以睡着,心想这个女人可能一生都不会忘记了。
  朱勇看一下,惊艳眼前的少女,比周雅雅倩还要丰满几分,身材倒是不能计算,但是看来也不会输于刘倩了。朱勇伸手进去拿钱,突然少女翻转身,朱勇收手不及,本来可以,只是伸去了几分,把手压在下面,朱勇分明感觉到自己握住一个面团,柔软而不失弹性,自己宽大的手反而不能全握,对女人也不失研究的朱勇立刻知道眼前的少女是一个36D以上的女人,属尖笋类,坚实和坚挺。
  朱勇握住几乎不想拿开,下身窜起来,吓得一跳,马上把手抽出来。
  我乖乖的隆隆咚,不会吧!朱勇不知道什么自己居然有此反应,刘倩带他入了神秘世界,翻云覆雨,他也算是过来人,一直都保持那种该动的时候就动,但是却想不到现在居然动了。其实也难怪了,摸到如此的一个尤物,那一个人都会缺少一点点的定性的!
  朱勇紧张看着眼前的人,怕她突然醒过来,那时自己才真的吃不着兜着走,过了一会,只听到她的一身呻吟,就没有有声音。朱勇松了一口气,还真怕发现自己吃了她的豆腐,人赃并获,那些事说也说不清。
  朱勇赤裸着上身走了出来,虽然现在是凌晨三四点,但是也有不少人走进来,都愣了一下,但是只是暖味笑了一下。这个时候刚才的青年走过来,手拿着一件衣服,看见朱勇走了出来,两步走上前,笑着说:“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可以穿上这件衣服。嗯!是我的,不用钱。”青年憨厚笑了一下。
  朱勇愣了一下,接过来,穿好说:“多谢你了。还挺合身。我有事先走,麻烦你照顾一下里面的的女孩,最好能借一套衣服,明天我会送钱过来的。”
  “是了,你叫什么名字?”朱勇刚想走,又转过身问了一句。
  “我张考!”
  “张孝!”朱勇低呤了几次,说:“我记住了。多谢你,努力一点,你一定是一个杰出的人才!”朱勇急着回去,匆匆离开,留下一脸诧异的张考,特别最后一句话,让他感到纳闷,朱勇名字也没有留下,只是多谢一句。这个好人做来也不是很爽快。
  由于朱勇穿上衣服,刚才的服务员反而没有认出了对方,朱勇心下不想让他缠住,快速离开,待服务员看见只看见一个人影,心下疑惑。
  朱勇走出外面,钱全部留在那里,苦笑了一下,看来只有跑回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