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送她去上学以後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
  贵和子在送静香去上学以後,本来想再睡一下,她去轻井泽两天,昨夜很晚才回来,身心都疲倦已极。


  贵和子是向东京发展的法国名牌时装订合约的同时,也和该牌远东总代理的总裁发生肉体关系,因为配合精力
充沛的对方,所以现在很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虽然是男女关系,但不是会持续下去的性质,可以说是一时的气氛造成,对方回到东京以後是有妻子的人。以
所谓的游戏人间的心理,不知不觉地形成那样的情形。


  《不管怎麽说,那个人是┅┅》贵和子想起那个总裁巧妙的吻,脸也随着热起来。那个男人不仅吻上面的嘴,
对下半身的嘴也亲吻,使贵和子的性感达到最高峰。


  贵和子仅从男人的舌头那里就达到好几次高潮,实际上使身体结合时,以为自己真正会死了。


  她想那种男人的太太,在夜生活里一定能得到十分的满足,也必然很幸福,可是又想到男人在这方面也要不断
努力,一定会很累,这样在奇妙的事情上表示同情。


  《啊!不好了┅┅》发觉下体的某一部位又开始慢慢湿润,贵和子的脸不由得红起来。


  就在这个时後门铃响了,送走静香还没有多少时间,也许忘了带什麽东西回来拿,没有问明来人是谁就打开房
门。因为时间还很早,总不会有推销员上门。


  看到站在门外的人物,贵和子无法掩饰困惑的表情,因为那个人是弘史。


  「你究竟去那里了?」


  开口第一句话就很冲。


  「为了工作去轻井泽。」


  「静香不在家,对不对?」


  「哦,我是怕她一个人不安全,所以送到亲戚家去了。」


  「至少应该通知我一声┅┅静香什麽也没有说吗?」


  「听她说要考试,大概太忙了吧。」


  弘史对贵和子没有请他进去感到不满,想默默的走进房间。


  「我要马上出去的。」


  虽然临时撒一个谎,但弘史根本没有听进去,强迫性的走进去。贵和子本来就想上床睡觉,所以穿的是睡衣,
上面虽披上一件薄薄的晨袍,可是弘史的视线锐利的好像透视到睡衣内的肉体。


  弘史推着贵和子的身体来到起居室,贵和子没有办法只好顺从这个年轻人的意思。


  「和谁去轻井泽。」


  虽然毫不在意的样子,但声音里还是有酸味。


  「和时装界的许多人┅┅」弘史想说其中也有外国人,但又把这句话咽回去。因为听起来好像他在嫉妒,他不
愿自己有那种表现。在那里待二天,贵和子也许会和那外国人睡觉┅┅他是不得不这样想。


  「这样早,你有什麽事?」


  贵和子的声音有点机械化,这样又使弘史的情绪冲动。


  「事情是,和你性交。」


  眼睛看着贵和子,弘史泰然的说出来,贵和子的嘴角抽搐,这是她受到侮辱时,习惯上露出来的动作。


  「你胡说什麽,不要小看我!」


  几乎是尖叫的声音。


  「我没有小看你,我是真正的爱上你了。」


  「回去吧,求求你┅┅」贵和子近似在哀求。近年来的年轻人不知会做出什麽事,不知名的恐惧由然而生。


  弘史突然搂抱贵和子,有意的把下体压过来,硬硬得东西碰到贵和子的下腹部。


  「已经变成这样了。」


  贵和子虽然把脸转过去,但感觉出来自己的身体在发烧。刚刚还在想起轻井泽的事,身体里感到火辣辣的。和
反抗的言词是相反的,情火很快的烧起来,心和身体是各自有不同的人格。


  「我好像干┅┅昨天和前天都是想看你,我一个人手淫的。」


  实际上根本没有手淫,但为了使语言能更有效果,说这样的谎话。好像贵和子身体里的力量像空气从洞孔泄出
来一样的消失了,这样说过之後,弘史想到一件事,他觉得一定要使这件事实现,弘史抱起贵和子就走进她的卧室。


  「求求你,不能这样┅┅」这句话是不能让他和她无言的情形下抱走,只是从这样的心理说出来应景而已。肉
洞里早已开始湿润,所以弘史不理会她的话时,就再也没有反对了。把贵和子轻轻放倒在床上,弘史就拉出已经膨
胀如铁的硬棒,强迫贵和子握住。


  「给我揉搓一下,好不好?」


  好像在弘史的悄悄语催促下,贵和子的手开始慢慢的上下移动。


  「啊,真舒服┅┅妈妈,真会弄啊,好美哟┅┅」当然一半是奉承话,是想藉这种话缓和对方的心情,以便进
行下一步。在这方面弘史是够聪明的。


  「啊┅┅快要射了┅┅」弘史好像在念台词,然後让自己的肉棒离开贵和子的手掌。


  贵和子在握到硬硬的肉棒,实在无法不让自己的身体里湿润,身体的反应走在她心意的前面。


  「妈妈┅┅」年轻人在耳边细语时,贵和子的身体反射性的弹动一下。在股间产生无法抑制的痒趐感,立刻有
浓浓的蜜汁流出。这种现象不希望让这个年轻人知道,因为太难为情了,身为最红的时装设计师,竟然被毛头小子
玩弄,实在太不像话,但实际上她的身体已经习惯了这个女儿的男朋友的爱抚。自尊心和自己的立场都忘记在脑後
了。


  「我请求一件事┅┅」弘史神秘的口吻,使她有点不放心。


  「是我能做到的事吗?」


  「当然,是马上就能做到的。」


  「你说说看吧。」


  「我想看妈妈手淫的样子。」


  这句话不仅使她受到冲击,贵和子觉得自己的秘密被看穿一样的全身都感到火热起来。


  「你究竟在想什麽?」


  「在这房间里只有妈妈和我两个人,而且┅┅」弘史停下来露出讨好的笑容。


  「我对你的一切都熟习的,有什麽关系呢?我知道那里的形状和颜色,还知道会发出什麽声音。」


  「不要说了!」


  贵和子的声音是沙哑的,她已经知道输了┅┅贵和子遇到这个年轻人时,每次都成为被害者。


  「来┅┅给我看吧。」


  弘史开始脱她的睡衣,此时的贵和子好像一切都认了,放弃抵抗任由这个年轻人摆弄,脱去睡衣後,只剩下一
条内裤在身上。只有覆盖洞口的部份用薄薄的布料,其馀是用蕾丝,是贵和子最喜欢的一件内裤。


  弘史如刀刃般的视线凝视在内裤中心部位,那里有耻毛形成的黑影,将手指插入那密处里,里面已溢满蜜汁。


  贵和子急忙扭动屁股,可是弘史的手指却不肯离开那里。


  「妈妈和静香一样敏感呀┅┅」弘史没有发觉这句话的危险性。


  「你┅┅和静香已经是那种关系了吗?」


  《糟了┅┅》但已经来不及了,可是又想到总有一天会知道也就不怕了。


  「是┅┅但不是我主动找她的。」


  虽然是顺口说出的谎言,但做母亲的贵和子觉得这年轻人说的也许是真的,因为她想起静香常以似真似假的口
吻说将来也许会和弘史结婚的话。


  「什麽时候?是什麽时候那样了?」


  贵和子的心里非常不安,这个年轻人是在享受母女两个人的身体,而且贵和子就是这个母亲。


  「忘记什麽时候了┅┅」弘史装傻,他是和贵和子发生关系後不久就和静香也发生关系,但还是难以启口。


  「那种事不要重要吧,我还是马上想看你手淫。」


  「不要小看我!」


  「哦┅┅妈妈是在嫉妒了吗?」


  贵和子已经找不到反驳的话。他有这种想法是她不愿有的心态,可是她本人虽没有发觉,她做为女人也许在心
里的某一处存在不想输给女儿的心理。


  「快来弄吧。」


  弘史拉起贵和子的手放在她的内裤中心上,贵和子气急败坏的摔开他的手。


  「哦┅┅既然这样┅┅」弘史粗暴的从她身上拉下内裤时,贵和子的双眼里渗出眼泪。


  「正要做美妙的事,不要流出眼泪吧!」


  弘史很快的脱下身上穿的衣服,这一来两个人都完全赤裸了。


  弘史把贵和子的双腿分开很大,然後像小狗一样发出啧啧的声音开始舔起阴唇,这个根本不愿对方心意的做法,
这是因为他对这种强势的作风有很大的信心,他从女人的经验中知道女人的身体很快就会顺应。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