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淫乱学生会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
  「非烟是越来越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冷淡的看着床上正沉溺于情欲的美男子一眼,冷若磊微微一笑:「不
知大哥你究竟要拿他怎么办啊?」


  「他虽然讨厌,却极有才华,磊儿啊,你是组要有人来帮助你啊。」


  讶异的看了他一眼:「大哥是要把他交给我吗?」


  「不完全是,只是让他帮你把莫非离带上轨道就行了。」冷无双伸手摸着若磊的发,满是怜惜的说道。


  听不见身边的两人在说些什么,莫非烟只觉得身上愈来愈热,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不耐烦的瞥了他一眼,冷无
双皱眉问道:「他要持续多久。」


  抿唇一笑:「那要看你了,大哥。」如猫眯般偎进无双的怀里:「只要你想,他就永远只能这样了,不过那好
象不太好玩。」


  「哦,那要怎么才好玩啊。」斜睨了小弟一眼,无双不感兴趣的问着。


  「算了,反正你也没什么兴趣,不玩了,我要去找宁无痕去了,你自己玩吧,需要什么玩具,叫非离就行了。」
说着,若磊跳下冷无双的怀里,逍遥出门去了。


  看着这个顽皮的小弟,无双只是摇头一笑:「给他解药。」


  一滴冰水滴在那才上了药的地方,却奇迹似的令本来狂乱的人儿安稳了下来,莫非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艰难
的移步下来:「大少爷。」


  盯视着这个追随自己已有十年之久的美丽人儿,他只是冷冷一笑:「清醒了啊。」


  「是。」莫非烟沉静的回答道,面前这个人,是他一生的主人,是他一生所仰望的天,他不能违了他的意,虽
然自己的主人却永远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在他面前,自己只怕永远是和他连在一起的,永远只能任由他处罚玩弄,
可是自己却是送上了一颗血淋淋的心,只要自己存在着,那就永远也不能违拗主人的意愿,哪怕主任所需要自己的,
永远只是鲜红的鲜血。


  下巴被恶狠狠的捏住,莫非烟被迫抬起头来,眼对上眼,冷无双看着他眼里的痴心恋慕,只说道:「过来,拿
出你的本事,好好的伺候吧。」


  离开自己的卧房,冷若磊只觉得心底沉郁难解,遂转道去了学生会。


  「噢,这不是我们新上任的会长吗?怎么好几天都不来学生会报道一下啊。」说话的人,眉眼含笑,正是宁无
痕。数日不见冷若磊去上课,连学生会里也没有他的踪迹,早已令他心急如焚,此刻见到自己心念已久的人出现在
自己眼前,忍不住便调笑起来了。


  冷若磊却无心玩笑,只横了他一眼,把自己重重的抛到沙发上躺下。


  察觉到他的心情不好,宁无痕也收敛了笑容:「怎么了?」


  「没什么。」随口应了一声,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情来理会任何事,顺手把宁无痕搂到自己的怀里,在他的背
上划着圈圈,眼前却浮现了过往的一幕幕。


  那时自己多大,还没满三岁吧,正是顽皮的时候。


  还不知道什么叫情欲,什么是爱的时候,就已经亲眼看到了爱的惨烈。


  从来不知道,那个看似温柔的人竟会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来,为了自己,大哥默默的承受了长达五年的屈辱,
难以想象,自幼心高气傲的大哥是怎样在那一个个漫长的黑夜里熬了过来的,好象就是从那时候起,大哥就再也没
能安安稳稳的睡一个塌实的觉了。若有自己在侧,大哥还能有一夜好梦,可除此之外,就没人能给大哥一个安稳了。
就连一心一意只恋着大哥的贺书颖也不能,自己终究不能日日不离大哥,这以后的日子,大哥可要怎么过呀,为今
之计,只有!


  一声低嚷令冷若磊回过神,放轻了自己手上的力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无痕,你不会怪我的对不对
啊。」漾起天使般的笑容,冷若磊温柔的笑着。


  没好气的揉揉自己被扯痛的头皮,宁无痕忍不住抱怨:「你在搞什么啊,要吗就是好几天不见人影,要不就是
在发呆,要这样下去,你可很快就要混不下去了哦。」


  看出冷若磊心情不佳,宁无痕故意调侃着。


  冷若磊只是笑笑,懒懒的枕着宁无痕:「傻瓜,我怎么可能会混不下去呢?我是什么人啊?」


  宁无痕不满的横了他一眼:「你哦,我该怎么说你啊。反正你已经进了黑名单了,自己小心点,来上课一个月
就缺席二十多天,还有莫非离也是,你们两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啊?」冷若磊狡黠的一笑,在他背上划着圈子的手不
知什么时候已经滑进他的T 恤里:「无痕,你老是这么多想的话,我可不确定我会喜欢这样多话的人。」


  宁无痕蓦地瞪大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冷若磊,只见他仍带着一脸天使般的笑容,附在他耳边低低的说道:「你
怎么了,怎么脸色这样苍白,要不要到保健室看看啊?」


  宁无痕抚着胸口,你看出来了吗?若磊,你的眼就真的这样敏锐吗?还是你只是和我开玩笑,不,我不能让你
知道我的心意,你是那么的无邪,我不能玷污了你,就算我再怎样的爱你,我也不能把你占为已有,你太出尘了,
我,要不起你啊。


  看着宁无痕略带哀伤的面容,冷若磊得意的笑了,好可爱的少年啊!调教他的过程一定会很有趣的:「对了,
无痕,要不要到寰宇去,你知道的,他们正在召人?」


  宁无痕的心砰然动了,到寰宇去,那不就可以一直呆在有他的地方了吗?虽然自己的心不会有任何结果,可一
直都可以呆在他的身边呢,这个想法大大的刺激了他:「好啊,不过你不是不参与召人的吗?」


  诡异的一笑:「我是不参与招人啊,不过我要在其中挑选一个作为我的特助,所以人选由我决定。」


  他的特助,宁无痕的心飞扬起来:「没问题,我可以的。」


  觉得自己的心情蓦然好了起来,冷若磊漾起一抹微笑,好可爱的少年,和他说说话,开心多了,不过这可爱的
小红帽,你知道吗?中了爱情无止境的人,一心一意都要随着我转,再也没有能放弃的时候了。


  诡异的一笑:「我是不参与招人啊,不过我要在其中挑选一个作为我的特助,所以人选由我决定。」


  他的特助,宁无痕的心飞扬起来:「没问题,我可以的。」


  觉得自己的心情蓦然好了起来,冷若磊漾起一抹微笑,好可爱的少年,和他说说话,开心多了,不过这可爱的
小红帽,你知道吗?中了爱情无止境的人,一心一意都要随着我转,再也没有能放弃的时候了。


  「你在笑什么啊?」宁无痕莫名的看着冷若磊笑不可抑的样子。


  「没什么啊,宁儿乖,让我抱抱。」冷若磊浅笑着,一副娇憨婉转的样子,令宁无痕目眩神迷,一声宁儿更让
他难以自制,乖乖的靠进了他的怀里。


  轻柔的抚摸着无痕的一头短发,不象大哥和非离的发丝柔顺细腻,反而硬硬的有些扎手:「最近课堂上没什么
事吧?」


  「没什么啊?还不就是几个老得掉渣的老师在上面念经,满没意思的,不过没听他们念,快要期中考了,你没
问题吧?」无痕抬起头来,关切的问道:「要是需要笔记的话,我那里有哦。」


  「我不需要,你自己努力就行了。」随意揉了一下他的发,一个主意浮上心头:「要不,我们打个赌,谁要是
期中考超过对方的话,就可以要对方答应自己一件事,好不好。」


  完全不知道冷若磊内心的宁无痕不疑有他,只盘算着:「如果我能赢了你的话,那我就要你一个吻。这样你也
答应?」


  「我什么都答应你,你呢?你能做到吗?」若磊深深的瞅着他,黑眸深不见底。


  宁无痕心中一荡:「我说话算话,只要我输了,那就听你一件事。」


  若磊一笑:「我相信你啊,那你就好好加油吧,我可要回去了,还有事呢。」


  莫非烟低头含住无双瘫软的分身,生涩的移动着舌头,试图来取悦冷无双。


  感觉到主人的分身在自己口里逐渐涨大,莫非烟心里不由得暗暗高兴,可他丝毫也不能带出来,涨大的分身令
他几乎要含不住,他连忙努力含住它,不敢让它滑落出来。


  不满的轻哼一声,冷无双猛地用力一顶,粗大的分身毫不顾惜的蹂躏着他脆弱的口腔,直接插入他的喉咙,莫
非烟忍不住低咽了一声,牙齿撞上了他脆弱的分身,莫非烟惊恐的睁大眼,迷离的眼对上那冷酷的眸子,一手狠狠
的拽过莫非烟的长发,另一手已经拿过了床头上那个打火机。


  莫非烟一眼瞥见,心已凉了大半。


  他认得这个打火机,只因为他不久前就在自己的身子里肆虐着,那火焰,从身体里一直燃烧到灵魂里的地狱之
火。


  一股焦臭味在空中蔓延开来,那乌黑秀丽的长发,那唯一能使自己获得主人垂怜的发已经慢慢的烧了起来,沿
着自己的背,慢慢,慢慢的往上延伸着。


  那是主人唯一没有毁掉的东西了,只因为主人最爱的人也有这样一头长发。可现在,自己还剩下什么呢?


  心中酸酸涩涩的,说不出的难受,只不敢略有表露,只是温顺的把冷无双的分身努力的含进口里,努力的舔弄
着。


  生涩的技巧反而更刺激了冷无双,他低笑一声,在他口里猛烈的抽送着,完全不曾顾及是否会伤到身下的人。


  倚在枕上闲适的看着莫非烟伏在胯间上上下下的头颅,冷无双只是想笑,这个坚强美丽的少年还是这么温顺,
即使背上正有着熊熊的火焰在燃烧,他也只是乖乖的伺候着自己的欲望,可是,自己可以信任他吗?他会不会又是
一个残影呢?如果相信了他,那他带给冷家的又将会是什么呢?


  不,我绝对不能相信他,我不能冒着一丝会给磊儿带来的风险,磊儿,那就应该在阳光下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的火着,做他想做的事,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人有任何可能来破坏这一切,绝对不能。


  感觉到从大少爷身上弥漫出来的重重杀气,莫非烟的心猛的收紧了,他太清楚了。


  主人怕是已经下定决心,绝对不信任自己吧,为了他心里最最重要的磊少爷。


  背上的火继续燃烧着,很热很热,心却在那一刻,很冷很冷。


  大少爷在嘴里射了出来,察觉出这一点,莫非烟连忙收敛心神,把那乳白的精液全数吞下去,主人按照,这是
你唯一给我的东西啊,我怎能拒绝啊。


  轻轻的吐出已经瘫软的分身,莫非烟拿过早就预备好的温热的毛巾轻柔的为他檫拭着下身:「大少爷,可要沐
浴一下。」


  点点头:「你去放水,要烫一点的。」


  「是。」


  「要那么烫干什么啊?」清脆的声音属于哪个绝世无双的小天使:「放温水就行了,非离,你也去。」


  见两人已经退下,无双才问道:「小鬼,又有什么新花样了?」


  乖巧的把头埋进他宽阔的胸膛里:「没什么啦,只是我在想你是不是该给贺书颖打个电话了。」


  「要那么烫干什么啊?」清脆的声音属于哪个绝世无双的小天使:「放温水就行了,非离,你也去。」


  见两人已经退下,无双才问道:「小鬼,又有什么新花样了?」


  乖巧的把头埋进他宽阔的胸膛里:「没什么啦,只是我在想你是不是该给贺书颖打个电话了。」


  冷无双一怔,敲了一下他的头,没好气的道:「小鬼,就数你顽皮。我知道了。」


  躺在温热的水里,不经意间就想起了若磊那似乎无意的话,书儿,他应该不会有事吧。磊儿,他究竟是什么意
思呢?


  「非烟。」冷无双轻唤道。


  莫非烟心低一紧,少爷从没用这种温柔的口气叫过自己:「少爷?」


  「立刻派人去查一下贺少爷的情况,有没有不长眼的人盯上他。」


  「是。」莫非烟转身离开。


  冷无双一眼瞥见他背上毫无掩饰的伤痕,那烧伤的痕迹最为新鲜:「你给我过来。」


  莫非烟一怔,便温顺的走到他的身边:「转过身去。」


  不知道冷无双想干什么,莫非烟转过身,任那伤痕累累的背展现在主人面前,心里忐忑不安,大少爷,你要做
什么啊?


  轻轻的抚摩着那无数的伤痕,冷无双温柔的涝了一个轻吻在他背后:「办完了事就去找磊少爷吧。」


  没有任何的温情,也没有丝毫的怜悯,莫非烟却觉得眼睛微润:「是!」十年了,从自己追随大少爷起,大少
爷就从来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更别说有略微一点的怜惜了,只有漫长得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折磨,尽管自己从来都
没在意过,可也从没想过短短的一句话竟会让自己如此喜悦,就象正被人怜惜着。


  冷无双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莫非烟,我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敢有任何问题,我就直接杀了你,把
你挫骨扬灰,就象是他甩了甩头,把身子浸入温暖的水中。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