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我的红杏妻子——小梅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我和小梅住在东北的小镇上,小梅和我结婚已经两年,但由于各自的工作很
忙,到现在还没有要孩子。

  我中学毕业后就参军了,复员后一直工作于一家日资的工厂,由于我的聪明
和肯干,慢慢地由普通的工人升到了现在的管理人员,手下也有将近五十人的车
间。

  小梅大专毕业后,就在小镇的一家公司担任秘书的工作。小梅和我在同一所
中学就读过,在中学的时候,小梅就已经出落得很漂亮,尤其是她的身材,她的
小屁股,又圆又翘,当时就有不少的男孩子在追她,毕业后经过我的穷追猛打,
小梅终于成为了我妻子。

  婚后我们生活得也很好,但是小梅似乎很喜欢性爱,无论何时,只要我提出
来,她总是很配合,好象对性的追求无穷无尽。

  那天是星期三,我们应该整天上班,但到下午一点多的时候,突然无原因地
停电了,一问才知是发电厂的设备出了毛病,恐怕是一时半会儿修不好,于是厂
里决定下午休工半天。因为每个星期三的下午小梅都休息,我就决定回家。

  当我骑着机车回到家里时,发现前门上贴着一个纸条,上面写着:阿伟,我
去我和父母家了,大约晚上六点回来,你自己做饭好吗?我会给你补偿的(脸红
了)。下面写着小梅。

  看到这个我不禁笑了,小孩子一样的女人。但我这个人平生就不喜欢做饭,
灵机一动,我为什么不也去小梅的家里蹭饭呢,顺便还可以把我那可爱的小妻子
接回来。其实小梅家离这儿也不远,骑着机车大约也就半个小时的路。

  一边骑,我边记起了好象小梅说过,她妈这周要到她姨家去。很快,我就来
到了小梅家门口。果然看见小梅的机车停在院子里面。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都好
了,小梅家很早就盖起了小二楼,小梅的爸爸现在虽然快到五十了,但现在还在
镇上担任着副书记,但他身体还蛮好的,平时上班也没什么事儿,一年倒有半年
闲在家里。

  我一推院子的前门,发现前门锁着,难道不在家?但小梅的机车还在这儿,
现在正好是盛夏,太阳很热,周围的街道空空地没有人,我刚想要叫门,又一想
是不是小梅和他爸爸都在午睡,为了不惊动他们,于是我来到围墙旁边,用持扶
着,用我在军队里学到的东西,一使劲,就跃了过去。打开前门,我走了进去。

  楼下静静的,没有一点儿声响,小梅父母的卧室都在楼上,于是我就向上走
去。

  越往上走,就听到了一种声音,好象是有人发出的呻吟声,再往上走了几级
楼梯,于是我很清楚地听到了那是个女人发出的呻吟:“噢~爸,使劲啊……”
仔细一听是小梅。

  我立即就听了出来,也就是我那可爱的妻子小梅发出的呻吟声。因为每次小
梅快要达到高潮时都会发出这种声音。

  我几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于是我悄悄地向上走了几步,来到了卧室门
的外面。

  现在我可以清楚地听到了浓重的呼吸声及轻轻的呻吟声。然后我再一次听到
小梅的呻吟。

  “嗯……好美……啊啊……爸……你……插得……女儿……舒……舒服极了
……真爽……哎……哎呀—……噢……爸……你的鸡巴好大啊,使劲操我啊……
使劲……,我要……来了……”然后听到了小梅爸爸说道:“小梅,你的逼真是
又小又紧,夹得我舒服死了,真是什么也比不上我女儿的逼好。”

  我从卧室开着门的拐角处看去,这儿正好可以看到卧室床上的情况,但里面
却不容易看到外面。

  首先看到的是小梅爸爸的两条腿,然后是我妻子那又圆又翘的屁股和身体,
我妻子正后背对着门,骑在她爸爸的身上,正一起一落,一根粗大的发黑的鸡巴
正在她的两腿间一隐一现,甚至可以听见两人交合处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

  我站在门旁有些发木。有点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真是做梦也想不
到在父女间会发生这种事情。虽然平时小梅就表现出和她爸爸特别的亲密,但还
是想不到竟然亲密到了这种程度。

  一刹那我的心里充满了愤怒,那是妻子对丈夫的背叛,也是妻子对老公的欺
骗,但同时这种场面也使我异常的兴奋。随着他们两人的交合,我的鸡巴已经硬
起来。从来没有想到父女乱伦的场面能让我如此激动。

  虽然以前也看过不少A片,里面也不乏有不少母子,父女乱伦的,但现在是
实实在在的,而且是发生在我妻子的身上,我感觉我的鸡巴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
硬过,我感觉我现在有一种要射精的感觉,我竟有些喜欢上看到了一切了。

  然后我听到了小梅的尖叫:“干得……好……深啊……顶到……到……女儿
的……子宫了……女儿的小骚逼……不行了……快……快泄了……”然后是她爸
爸的呻吟声:“我也要……要……射了……啊……”

  “射……射……在女儿……的……逼里……”小梅尖声叫道。

  然后,在雪白的屁股更加有力的大起大落,小梅爸爸的屁股也不时地向上顶
起,两个身体撞击发出啪啪的声响。紧接着两人的身体是一阵的颤抖,随之一阵
静默。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来面对这种事情,是冲进去……还是……。

  在没有想好之前,我决定还是先悄悄地出去为好。好在这时我想起小梅一直
都吃避孕药丸,即使射进去了也不会怀孕。

  我悄悄地向楼下走去,但这时却听到小梅说道:“爸,你现在可以舔人家的
逼了吧?”

  我曾经无数次地听到过这句话。小梅在做爱后很喜欢让人舔她的逼,因此我
也就不止一次地尝过自己精液的味道。说句老实话,刚开始的时候,小梅要求我
的时候还真有些不习惯,但慢慢地我竟也喜欢上了这样的玩法,当有些肿涨的阴
唇和粘粘的精液进入嘴里的时候,就会让我热血澎湃,兴奋异常。

  我又悄悄地走了回去,看到小梅已经转过身去,雪白的屁股正对着她爸爸的
脸,正把屁股压向她爸爸张开的嘴,而她自己则含住了粘乎乎已经半软的鸡巴。

  边骑着机车回家,我觉得自己现在正处在一个奇怪的位置上。现在的我丝毫
不觉得生气,我知道小梅很爱我,这一点不用怀疑。

  现在虽然看到她和她爸爸发生的一切,但我一点也不感觉受到了什么威胁,
是小梅离我而去或是移情别恋的那种威胁。现在我的鸡巴在我裤子里还硬着。今
天让我看到的最让人兴奋的事情。

  其实,小梅和结婚的时候就不是处女,我这个人对处女不处女不并不是太在
意,后来我也曾问过小梅,她说是给了她第一个男朋友。其实小梅很漂亮,也有
过很多的追求者,说句老实话想让一个漂亮女孩子保持在结婚还是处女我也觉得
不太可能,在我当兵的那几年,小梅有过不少男朋友,她和多少个男朋友发生过
性关系我也没去问,反正那都是她成为我女朋友之前的事情。

  回到家里,我先去洗了个澡,洗澡的时候当然我用手使我蓄藏的精液释放出
来。然后来到厨房准备晚餐。

  当小梅回到家的时候,我正在看晚间新闻,她比纸条上写的时间晚了一些。
她象平时一样来到我身边亲了我一口。我真想立即把下午看到的事情告诉她。

  她的衣服和表情和平时一样,没有丝毫的异常,她看起来就好象什么也没发
生一样。我试图从她身上发现她下午性爱的痕迹,但什么也没发现。我悄悄地在
她身边闻了闻,只是闻到了一股沐浴后的香味。

  我不知道此举的目的。可能是我一种自然的反应吧。

  小梅靠过来,坐在我腿上,用手抱住了我的脖子,两片红唇向我吻来。我可
以尝到她嘴里有刷过牙清新的气味。

  “可以开饭了吗?”她问道。

  “当然可以了,这可是费了我好大的功夫才弄好的。”我回答道。

  她笑了,说道:“别吐苦水了,我会补偿你的。”

  说着又使劲地用舌头吻了我一下。我把手伸到了她的短裙下,感觉到她充满
活力的双腿自然的分开以方便我手指的进入。

  我手指顺利地来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分开她的小内裤,立即感觉到了她两片
肉唇的柔软,同时那里也已微微湿润。我的头脑里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了她骑在她
爸爸的身上的情景,我手指抚摸的这里刚刚也就是一二个小时前还正被另一个男
人任意玩弄着。虽然那个人是她的爸爸,她爸爸……,除了她爸爸外,是否还被
其他男人玩弄过?

  小梅在我身上扭了扭她那挺翘的屁股,我的手指就顺利地进入了她的温暖的
腔道里。我的手指进入她的逼里后,立即就感觉到了她刚刚被操过,因为那里的
嫩肉比平时有些松驰,在腔道的最里面也能感觉到还残留有一些粘粘的东西,好
象是精液。

  手指带来的感觉让我异常的兴奋,我的鸡巴硬硬地顶在她的屁股上,另一只
手迫不急待地解开了她的上衣,拉开了她的胸罩,用嘴含住了她那已经变硬的乳
头。

  小梅在我身上扭动着,嘴里发出了呻吟:“好哥哥……操……我……操……
我……吧……”

  我快速地解开了小梅的短裙,让她跪在沙发上,我挺着硬硬的鸡巴从她的背
后进入了她的身体里。

  晚餐后,当我们上床时,小梅靠了过来,满脸风情地说要补偿我。说着,把
我半硬的鸡巴含在了嘴里,我的鸡巴在她嘴里慢慢地变硬变大,直到顶到了她的
喉咙。然后我听到了她也曾对她爸爸说过的那句话:“好哥哥,你可以舔我的逼
了吧?”

  我的内心深处似乎正盼着她说这句话。我立即把头伸到了她的两腿中间,含
住了她的两片涨大的肉唇,舌头伸进了她的肉洞里,虽然那里不久以前被她爸爸
黑黑的鸡巴操过。

  第二天,我们都表现出没事的样子,虽然我不时有想把看到小梅和爸爸的事
情讲出来,但我都忍住了。回想起昨晚的性爱是那么疯狂,那么激烈,竟然是我
们结婚后少有的,我的内心深处不禁想道:难道是我知道了小梅红杏出墙的结果
吗?

  以后的几天,这件事情始终在脑海里转来转去,最后我决定让我和小梅一起
去面对它。因为我还爱着小梅,我也知道她也爱着我,我不想失去她,我决定把
它做为对我们爱情的一次挑战。

  那天回到家时,小梅正在厨房里做饭,今天的小梅穿了一件很短的裙子,露
出了大部分雪白的大腿,上身穿了件紧身的小背心,充分地显示出了她的细腰,
两个乳房鼓鼓的,两个乳头将薄薄的小背心顶了起来,很明显她没有带胸罩。

  我走到她身后,用手抱住了她,硬硬的鸡巴正好顶在她圆圆的屁股上,手则
摸到她的乳房上,手指轻轻的捏着她的乳头。

  我很明显地听到小梅呼吸变快地声音,她的小屁股也在我的鸡巴上面蹭来蹭
去。头扭过来小嘴吻上了我的嘴,立即她的小舌就伸进了我的嘴里。

  我的手则滑落下去,撩开了她的短裙,摸索到了她的两腿中间,她的两腿中
间竟无一丝阻隔,原来这个小骚货连内裤都没穿。

  抚摸了一会儿,小梅的两腿中间就淫液连连了。

  “啊……好哥哥……摸得人家舒服……极了……”小梅呻吟道。

  “和你爸爸摸得一样好吗?”我问道。同时眼睛盯着小梅的脸。

  小梅的脸上顿时涌上了一片恐慌,眼睛睁得很大,嘴巴张了张,半晌才小声
地说:“你说什么?我怎么不明白?”

  “上个星期三下午,我去了你家,看见了你和你爸爸正在床上……”我平静
而又直接地说道。

  小梅的脸色变得一片刹白,突然她双手蒙住了脸,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哭了
一会儿,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阿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平静地坐在椅子上,向小梅也指了指她身边的椅子示意她坐下。看到她小
心地只是半个屁股坐在椅子上。我才说道:“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认为你爱
我,和我在一起很快乐,但我现在开始对此发生怀疑了,我想知道那种事情什么
时候开始的?怎样开始的?我也很想知道,你是不是还爱着我?”

  “不……不……,我爱你,我一直爱着你,没有你,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能
活下去。我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快乐。请不要离开我。”

  “我也爱你。从我在中学见到你的那一天,我就开始爱你,但那时,你身边
的男孩子太多了,你可能感觉不到我。”

  “你会和我离婚吗?”小梅小心奕奕地看着我,仿佛我说的话在决定她的命
运。

  “你想我会吗?自从那天看到你和你爸爸……我就一直处于一种兴奋状态,
我对你生气不是因为这个,我一直想你为什么不对坦白,为什么有许多事情瞒着
我。”我递给她一杯水,以平静一下她的情绪。

  她很快把水喝干,把杯子递给我,小声道:“谢谢,能再给我来一杯吗?”

  我倒了二杯水,说句老实话,看到她哭,我心里也很难过,我不想因为这件
事情让我们两个人分手,我只想让她知道我已经知道了她和她爸爸的事情,我仍
然爱她,我们两个人应该一起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我把水递给她,同时拍了拍她的肩头,说道:“别弄得那么紧张,我想这关
系到我们两个人将来的幸福,我们应该想办法来解决它。”

  “我们两个人?将来?你是说我们还有将来?”她的脸一下子由低落变成希
望。

  我笑着对她耸了耸肩膀,张开了手,她小鸟般地立即扑入到了我怀里。立即
疯狂一般地吻落在了我的胸口,脖子,以及脸上,最后小嘴吻在了我的嘴上。

  “我现在很想知道每个细节……看到你……你……骑在你……爸爸的大鸡巴
……上,真的让我很兴奋。”

  小梅听我说到这些,脸立即红了,这种情况还真不多见。

  小梅对我笑了笑,小声说道:“你都……都……看见了?!你喜欢……喜欢
……看……我们……?”

  我笑着点了点头。

  “我真的很害怕,害怕你会……离开……我。为什么你不象其他男人那样,
很多男人看到自己的老婆那样……都会……离婚的?”

  “我们应该怎么做?你想让我怎么做?我都会听你的。”小梅说道。

  “我们可以谈一谈,我想让你告诉我一切。”

  于是小梅向我讲诉了她和她爸爸的经过。


(二)

**********************************************************************
  感谢这么多的朋友还记得我,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我会接着
写下去的。
**********************************************************************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生关系的?”我问道。

  “那发生在我初中三年级的时候,那时我是十六岁吧。”小梅说道。

  听到小梅的叙述,我的鸡巴一直硬硬的顶在小梅的小腹上。

  “一直到现在都没间断过吗?”我问道。

  “嗯,我觉得我真的很幸运,因为同时能拥有你们两个人。在和你结婚后,
我和爸爸的关系也停止了几个月,还记得我们结婚几个月后,我曾陪爸爸出去旅
游过一次吗?就是那次我们又恢复了以前的那种关系,那一次几乎每晚我们都疯
狂地做爱。从那时起,一般我们每周都要进行一次或两次。只是这几个月才开始
一周一次。”

  “我看他的身体还是很好吗?操你的时候那么用力,起码看起来和我差不多
嘛!”我说道。

  小梅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道:“我也觉得奇怪,爸爸他都快五十岁的人了,
精力还那么旺盛,每次都能把我……把我弄得高潮。”

  “其实阿伟,我不是要故意欺骗你,你知道这对于我是很难说出口的,我也
不想伤害你。我和爸的事情很长时间以前就开始了,我们两个人都很喜欢这样,
所以才一直继续到现在。所以我每次都会象别的女孩子那样回家看望爸爸,只是
我们父女间比别人多了另外的一层亲密,那就是有了性器官的接触。你知道我喜
欢性爱,我和爸爸在一起也可以感觉到爱和快乐。但我会告诉爸爸这一切都已经
结束了。”

  “但你告诉我这一切也似乎太迟点儿了吧?”我对于她不早告诉我真相仍有
些耿耿于怀。

  小梅的脸再一次红了。

  我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很难。但我不喜欢被欺骗。我讨厌你说慌,你对我
隐藏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我也恨我自己,但我爱你,你想谁会娶一个和自己亲生父亲发生性关系的
女孩儿。我害怕你会离开我,所以我才守着这个秘密。”

  “我想我会娶你无论你怎么……”

  她有些吃惊地盯着我。我继续说道:“在看到你和你爸爸……的时候,我也
大吃一惊,但后来,通过这几天的思考,我认识到我喜欢看你被人操弄的情景。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谬,但事实是我喜欢看你和你爸爸性交……。因为那时我特
别兴奋。”

  “噢,天哪,这真让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么说……好象你……想……让
我……继续?”

  “我想你可以继续下去,我没有理由阻止给我爱的两个人都能带来快乐的东
西,何况这也不会让我损失什么。但不能忽略我,我想听到,或者看到,可能有
一天我会加入进去,一想到真的三个在一起做爱,我就兴奋起来了,我想有一天
你会喜欢这样的。”

  “听到你这样说,真的有些让人难以置信,你发现我和爸爸性交使你兴奋而
不是生气?你说我们可以继续,这听起来太好了,我现在真的更加爱你了,同时
也真的谢谢你。如果不再让爸爸操我了,我想他会很难过的,也许会死掉的,你
是真的吗?不会明天早上又变挂了吧?”

  “你老公我是那样的人吗?但你要知道,这件事情真的让我兴奋,我想要听
到它是怎样发生的,你爸爸是怎样给你开苞的,我喜欢听你讲其他人是怎么操你
的,同时我想到了一些新的东西,值得我们去试一试的东西。”

  “什么新东西?很让人兴奋的事情吗?”小梅问道。

  “一些有关性爱的事情。一些可能和你们父女性交差不多的东西。”

  她笑了,我还想再说下去,却被她打断了,“我们以后再谈这些吧,现在我
想要你,想和你做爱。”

  于是那天晚上我们发生了最热情也是最美好的性关系。小梅一次又一次地高
潮,我也几乎要兴奋得晕过去了,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第二天是星期六,早饭后,小梅就依偎在我身边,小声诉说着:“我想让你
知道我现在是多爱你。我也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情是多么高兴,这几年来我一直担
心我和爸爸的事情会让发现,我也知道你早晚会发现的,我想过多种结局,但这
种结果是我最希望的。现在我会为你做任何事情,虽然我还会让爸爸操我,但我
知道这不会让我亲爱的老公离我而去了。”

  “你可别把我想得太好了,小心我可要反诲啊。”我笑道。

  “我才不怕呢!”小梅回敬我。

  “小梅,既然我们现在都开诚布公地说起了过去,那我想你诚实地回答我,
你一共有过多少男人?”

  小梅脸红了,反问道:“多少是多?”

  “有十个吗?”我问道。

  “当然没有。”

  “那五个呢?”

  她摇了摇头示意也没有,然后说道:“就三个。”然后看着我的反应,又加
了一句:“加上爸爸四个人。”

  我一点儿反应也没有。我的思想正在猜他们都是谁?同时想到小梅被不同的
男人压在身下的情景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噢,老公,别那么严肃吗,这会让我很尴尬的。”

  “小梅我想我很爱你,但说起尴尬的人应该是我。试想一个男人的老婆都被
别人操了,他还蒙受在鼓里。你说他……。”

  “这么多年来我不是一直试图在补偿你吗,当你要做爱的时候,我从来都没
说个不字。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做一个好妻子。但说句老实话,我真的喜欢婚外
情,我喜欢各种男人,不同的性。有时我也会觉得对不起你,因为你从来不在外
面胡来。”

  “小梅,我很高兴你坦白地说出这些。现在我想我们该言规正传吧。”

  “那我就从我的第一个男人说起。”

  “好吧,但要详细一些。”

  “爸爸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们之间一直很亲密。从我十四岁的时候我就开
始自慰。因为那时我就多次偷看我父母做爱。那时爸爸用各种姿势操妈妈,有时
我就想那个女人不是妈妈,要是我多好。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引诱爸爸,我注意到
有时他会盯着我正在发育的身体。于是我就有意无意地在他身边转来转去。直到
我十六岁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妈妈去了亲戚家,家里只有我和爸爸二个人,于是
我决定把自己的处女送给爸爸。”

  我笑了笑,道:“听起来真的很象你,你总是想方设法地得到你想要的。”

  小梅继续说道:“那几天,我始终围着爸爸。我不穿内裤,也不带胸罩,并
不时把身体暴露给爸爸。我知道爸爸有时在我不注意的时候盯着我的身体偷看。
尤其是盯着我的小屁股看。一次我穿着一条超短裙,没有穿内裤,我相信在我转
身或低头的时候,爸爸一定会看见我的阴毛,我发现那时爸爸不停地咽口水,于
是我故意坐进爸爸怀里。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涨大的鸡巴正顶在我的屁股上。爸
爸对我说我的样子会害死他的。我故意装做不知道的样子,用乳房去蹭着他的胸
口。突然爸爸紧紧地把我抱在怀里,手不停地在我的屁股上和乳房摸来摸去。嘴
也向我的嘴吻来。我更是主动地把舌头伸进了他嘴里。”

  小梅讲到这儿看了看我,此时我的鸡巴已经把裤子支起了帐篷,小梅伸出手
在我的帐篷上轻轻地拍了拍,继续说道:“爸爸不仅夺走了我的初吻,还脱了我
的衣服,在我的乳头上吻来吻去,后来竟亲了我的阴部。然后就挺着他那粗大的
鸡巴操了我。开始的时候,真的很痛,可是几次之后,我就喜欢上了那种快乐的
感觉。那几天,只要一有空,我们就不停地做爱。直到后来,我和你结婚,我们
才停止了几个月。后来陪爸爸旅游的时候,爸爸几乎操了我一夜。”

  “你们两个的事情你妈妈一点儿都不知道?”我打断她问道。

  “我也不能确定她到底知道多少。但我想大多数的时候她都是知道的。但她
从来都没有明确地表示出来。但她给我们创造了很多次的机会让爸爸来操我。我
想她是暗暗地帮助我们吧!”

  “你妈妈是不是也有自己的情人?”我问道。

  “可能有吧,但我们都没有太注意了。但我知道爸爸和妈妈作爱时还是很热
情的,而且他们做爱的次数也不少。”

  “你妈妈毕竟还很性感又漂亮吗!”我说道。

  “你是不是对我妈也有什么兴趣啊?如果你想去操她,我想我和爸爸都不会
生气的。”小梅笑道。

  我的眼前顿时浮现出小梅妈妈的身体,虽然她已经四十五六岁了,但保养得
还很好,只是腰比小梅粗了一些,屁股比小梅大一些,但还可称得上是性感漂亮
吧。

  “如果我真的操了你妈妈,你真的会不在意?”我逗弄着小梅。

  “我在性的观念上恐怕比你想的要开放得多。我想我也会喜欢看你操我妈或
其他别的女人。”小梅说道。

  “我想……想……告诉……你……爸爸已经不只一次地……操……了……操
……了……我的屁眼,我也很喜欢他玩弄我那里。”小梅补充说道。

  我正要说什么,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小梅赶紧跑过去接电话。

  “你好,噢……是爸爸啊……”

  “我们这几天都在家,哪儿也没去,这几天小伟也不知道怎么了,一有空就
操我,操得你女儿都走不动路了,就是上周从你那儿回来以后,我一到家,小伟
就把我按在沙发上,操了我一次,当时我下面还有你的精液呢。”小梅故意发出
一种骚骚的声音:“那天过得真的很充实。”

  “小伟在哪儿?过一会儿他要出去和朋友喝酒去,可能要几个小时候才能回
来吧。爸爸我正在涂指甲油呢,你能等一下吗?我要把指甲油的瓶子盖上。”她
示意我走过去,然后把手盖在话筒上,对我说:“想听一段性感的对话吗?”

  看我点了点头,她才把手松开,并按了免提。

  “爸爸,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我听到了他那低沉的声音。

  “听得见,宝贝,你说小伟要出去几个小时?”

  “是啊,你又想打女儿的什么主意啊?”

  小梅转过头来看了看我,脸上的表情明显地是在问我怎么办?我点了点头,
又指了指卧室里面的衣柜,她才笑了。

  “小伟出去的时候,我想过去和我漂亮、性感的女儿呆一会儿,不知道行不
行?”

  “那妈妈呢?”

  “过一会儿她可能要去买东西。”

  “那爸爸你希望女儿怎么欢迎你呢?”

  “你现在穿着什么?”

  “睡衣,里面什么也没穿。”

  “噢,宝贝,现在里面就什么也没穿,现在爸爸的鸡巴已经硬硬的了,不知
道我宝贝女儿的小逼痒不痒,你就这么在床上等着我,我一会儿就会到。我要先
吻遍你的全身,从你的小脚一直吻到你的奶头,然后我要品尝一下你那又小又紧
的逼,然后我要把手指插到你的屁眼里,我还要把热热的精液灌进我乖女儿的逼
里。”

  “噢,爸爸,快点来吧。女儿的下面现在已经湿了,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小梅把电话挂断后,热情地吻了我一下,拉着我向卧室走去。

  “你真的要藏在衣柜看着我们做爱?”小梅问道。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