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第04章 谢永强的3P性福(下)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第04章 谢永强的3P性福(下)
陈艳南拎着装着果树培育资料的小包,刚才被王天来和李秋歌刺激的浑身发软,心情久久平静不下来,腿根里到现在还是湿乎乎的呢,走起来格外的难受啊。
  还没走到小屋前,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阵阵呻吟浪叫,男欢女爱的声音丝毫不压制的传出来,这果园本来就比较偏僻,平时很少有闲人路过,因此屋里的两个男女完全没有顾虑。
  陈艳南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刚刚看到王天来跟李秋歌的游戏,现在怎么这里还有一对在乱搞呢?不会是永强吧?可永强哥平时那么老实,怎么可能会到这地方来偷情呢?嗯,我还是先看看再说,想到这里,陈艳南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向门缝里扫去。哎呀!陈艳南差点叫出声来,她赶紧右手捂住了嘴巴。里面的景象真的是太刺激了,太羞人了。
  只见谢永强正赤身裸体将一个女人按在床边,一双浑圆的丝袜美腿架在肩膀上,一根粗大又黑又红的鸡巴在身下女人的屄里进出着,肏的女人娇喘吁吁,浪的都说不出话了,舒坦的哎呀哎呀的直叫唤。
  “永强……你真能肏……姐姐真舒坦……啊……使劲……”
  黄亚萍一边浪叫着,一边挺起屁股,一双玉腿缠住谢永强的脖子,以此作为支点开始摇晃纤腰,淫荡的骚屄贪婪的咬住谢永强的鸡巴,享受着屄里男人抽抽的快感,不时的,嘴里丝丝的抽着舒服的冷气。
  陈艳南简直惊呆了,打死她也没想到里面正在偷情肏屄的两人居然是谢永强跟黄亚萍!以前跟谢永强谈恋爱的时候,谢永强连跟她拉个手脸都会红,谈了一年多的恋爱,两人的关系也就是亲亲嘴,连奶子啥的都不敢摸,更谈不上脱光了真刀实枪的干了。一直忠厚老实的永强哥咋忽然变了呢?
  陈艳南知道永强最近跟小蒙有点矛盾,先是王小蒙背着家里人借钱给前情人刘一水,接着又杀出个王兵揪扯不清,再接着,黄亚萍帮谢永强贷了款给王小蒙,王小蒙却不用,鬼使神差的一定要用王兵的钱,这种种不合情理的事情暗示着王小蒙绝对不像大家看到的那么冰清玉洁,一定有什么故事在里面。
  难道……陈艳南简直不敢想下去,一想到平日里看上去特别干净的王小蒙会跟刘一水和王兵私下里有啥脏事情,陈艳南就觉得心里发冷,怪不得谢永强最近很少回家呢,看来这里面真的有事。
  陈艳南越想越觉得谢永强有点可怜了,以前知道他因为事业上没王小蒙成功而在家里有点说不上话,现在一分析,王小蒙有很大的可能性给谢永强戴了不止一顶绿帽子,永强哥的日子还真不好过。
  陈艳南正在想着,屋里就听见黄亚萍一声尖叫,“谢永强你太带劲了……鸡巴肏死我了,我要来了……来了……哎呀……屄美上天了……”
  架在谢永强脖子两边的大腿突然开始紧绷。陈艳南从门缝里看见黄亚萍的身上一阵哆嗦,一股液体从鸡巴跟屄的缝隙了喷涌而出,溅了谢永强一身。
  谢永强的鸡巴此刻丝毫没有疲软的意思,依然精神抖擞的插在黄亚萍的屄里,“亚萍,你不是刚才还跟我得瑟吗?屄都被我鸡巴肏的喷尿了,你个大骚屄,臭婊子,当二奶的卖屄货,你不是能耐吗,来啊,看我再干的你喷一次……”
  陈艳南彻底惊呆了,没想到一直老实的永强哥嘴里居然能说出这么羞人答答的话来,自己听听都脸红心跳的,他咋就好意思说出来呢?那亚萍姐好歹也是个大城市的精英白领,咋让永强这么肏不算,还骂的这么难听!亚萍姐得脾气真好啊,这样都不生气。
  陈艳南继续从门缝里看着屋里的两人,只见谢永强把鸡巴从黄亚萍的屄里抽了出来,硕大的鸡巴头子把嫩屄里的肉肉都给带出来一块,水汪汪的骚屄在龟头出来后,一股股的淫水从屄里涌出来,顺着屁眼流到了身下,那小屁眼沾满精液,此刻还在抽搐着,显然高潮的余波还未了。
  谢永强粗暴的把黄亚萍翻过身来,让她撅着屁股趴在床上,雪白的屁股把中间的骚屄夹的凸出来,鼓鼓的两片阴唇跟水蜜桃的那条沟一样,红彤彤水灵灵的亮在那儿,晶亮的淫水扯着丝线滴答滴答的往下淌,谢永强又挺着鸡巴凑了上去,眼看着那晃晃悠悠又粗又长又红又亮的鸡巴又捅进了黄亚萍那撅起的屁股中间水淋淋的浪屄里去了……
  此刻,在门外偷看的陈艳南芳心乱跳,眼看着永强那根鸡巴打着转儿的在黄亚萍的屄里进进出出,那肏屄的噼噼啪啪的水声不绝于耳,还是处女的陈艳南如何受到了这种刺激?
  此刻她很想走开,眼不见心不烦,可是心里却又有一种本能让她舍不得离开……
  陈艳南越看心里越痒,就觉得自己胸部发胀,乳房被乳罩勒的太紧,几乎喘不过气了,而自己腿间刚才本来被王天来跟李秋歌的春宫刺激的湿滑一片,现在又见了这真刀实枪的淫荡场面,一股热乎乎的水儿从身体里面又流了出来,这到并非陈艳南天生淫荡,试想想,连续参观两场淫艳春宫戏,任你就是石女也动心了吧?更何况陈艳南也处在思春的年纪,哪受得了这个刺激啊,屄里要是不往外淌水那才是怪事呢。
  陈艳南越看越难受,纤纤玉手,此时不自觉的伸向腿跟,隔着裙子按压瘙痒难禁的阴户,这不摸还好,一摸,更是痒的难受,欲罢不能,真恨不得此刻在谢永强身下被肏的滋润异常的黄亚萍换成自己。可怜的陈艳南此刻两条玉腿紧紧的搅在一起,不停的扭动着,手儿附在阴户上,情不自禁的就开始了自慰。
  腿跟因为摩擦而产生了丝丝快感,从阴唇阴蒂传遍全身,陈艳南的神智已经有点都不清醒了,嘴巴里忍不住发出了几声诱人的呻吟……
  屋里二人的淫态加上下身自慰的刺激,陈艳南没几下,居然就自己弄的差点高潮了,就觉得一股热乎乎的水从屄里吱吱的往外冒,透过裙子粘了自己一手,这水一流出来,热热的烫着娇嫩的阴唇,陈艳南就觉得双腿一软,一个趔趄,站立不稳,不由自主的双手乱撑,吱呀一下,就把那房门给推开了,然后扑通一声,就坐到了地上……
  正在肏屄的谢永强跟黄亚萍差点没被吓死,那本来威风凛凛的鸡巴此刻嗖的就软了下去,蔫了吧唧的从黄亚萍的屄里退了出来,而黄亚萍被这一吓,居然又来了一次潮喷,水哗哗的顺着白嫩的大腿流到床上,发出阵阵骚气。
  “艳南,我们……我们……”
  谢永强尴尬的就光着屁股站在那儿,想解释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们……你们……大白天的咋干这事呢?你对的起小蒙吗?”
  陈艳南拍拍屁股从地上爬起来,满面通红的嘟囔着。
  “艳南,这可不能怪永强,是小蒙先对不起永强的,我就是安慰下永强,可没别的意思,艳南你别误会啊。”
  黄亚萍拉了条床单裹在身上,帮永强解释。
  “这……可不管小蒙咋了,你俩也不能就大白天的干坏事啊,这算怎么回事嘛,我走了,这是我带来的资料,你留着慢慢看。”
  陈艳南把资料扔到桌上扭头就往外走。
  黄亚萍一看陈艳南要走,生怕她把这事给传出去,当下也不管自己是光着屁股,从床上跳下来就扯着陈艳南不让她走。
  “艳南啊,你先别走,听我把话说完,你千万不能把这事往外说啊,你说出去我跟永强就都完了,你可一定要保密啊,有什么条件你尽管开口,我都答应。”
  陈艳南此时羞愧加上欲望刺激,就希望快点离开,生怕谢永强跟黄亚萍发现自己下身淌水的事情。
  陈艳南往门外挣,黄亚萍往门里扯,这一来二去的,陈艳南的裙子被刺啦一下就给扯裂开了。
  陈艳南感觉去划拉裂成两片的布料,想把半裸的下身遮挡起来,就这一刹那,眼尖的黄亚萍就发现陈艳南的内裤阴户的部门明显的阴湿一片,连白嫩的大腿上都有点点的水渍。
  黄亚萍作为情场老手,一看就知道陈艳南肯定在外面躲着看了很久自己被谢永强肏屄。心里说,“好你个陈艳南,老娘挨肏你躲外面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啊,要不是老娘拉扯,还不知道你个小丫头片子也发骚了,看那水流的量,一定是自己摸屄了。为了保密,我今天非把你拉下水不可。”
  当下,恶作剧的把正在遮掩下体的陈艳南手中破裂的裙子给抢了过来,弄得陈艳南照顾了前面照顾不来后面,急得捂着脸羞的团团转。
  黄亚萍给谢永强使了个颜色,指着陈艳南的腿挡让谢永强看,谢永强一看,只见那内裤中间鼓鼓的包着嫩屄,一片水渍从中间的鸿沟上蔓延开来。
  “艳南啊,你是不是也发骚了?看姐姐被永强肏的带劲,你是不是也想来一下?”
  黄亚萍堵在门口问陈艳南。
  “你才发骚呢,谁稀罕学你们耍流氓!”
  “哎呀我的傻妹妹,你要不发骚你看你屄那儿咋是湿的呢?你看刚才永强的鸡巴肏的我的屄是高潮不断,真是欲仙欲死啊,姐姐还没被肏够呢。你看看,永强那鸡巴现在消气了还那么大,要是鼓起来了插到屄里,不把你舒服的要死呢。”
  黄亚萍一边看着陈艳南着急上火,一边调笑。
  黄亚萍眼见陈艳南又要往外冲,赶紧伸手拦住门,焦急的喊谢永强,“永强你个大笨蛋!今天你要不把陈艳南给肏了,她指不定就什么时候把咱俩的事说出去了,再说你看艳南妹子那屄都湿成那样了,你俩好歹也有过一场情分,你就做做好事给她把屄捅了,做老处女也不是长久之计。”
  谢永强本来正肏黄亚萍在兴头上,被陈艳南这一吓弄得半途而废,此刻眼见陈艳南屁股半光的在自己面前,雪白耀眼的屁股上就挂着条白内裤,那屄上水汪汪的一片了,黑乎乎的阴毛都半现出来,心说,今天就豁出去了,肏一个也是肏,肏两个也是肏,再说了,以前谈恋爱的时候没把她咋地,今天也算是补上过去的遗憾。
  当下,浑身赤裸的就想抱陈艳南,“艳南,你就让我肏一次吧。”
  陈艳南此刻心里乱七八糟,怎么也没想到看戏把自己也给看进来了,想想刚才永强肏亚萍的勇猛,真想答应了他,可少女的一丝矜持尚存,本能的抗拒,特别是还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一个处女怎么可能随便就答应陪人肏屄呢?
  当下,陈艳南在房子里到处躲,谢永强跟着追,俩人这躲的跟追的态度都不坚决,一丝不挂正在守门的黄亚萍一看,就有点着急上火,抽个空子,扑上去抱住陈艳南,“快快,永强,我抓着了,快点帮忙。”
  黄亚萍死死抱住陈艳南,两人的奶子紧紧的贴在一起挤作一团,“艳南你听我说,永强的鸡巴又壮又能打,插进屄里肏的人软绵绵的,我刚才被他肏的上天三四次,真的,妹妹你试试嘛,保证肏的你做神仙。永强,快帮艳南妹子把裤衩脱了,直接肏.”谢永强一把上去抱住儿女,推倒在床上。黄亚萍在下,陈艳南在上,陈艳南拼命的挣扎,一双玉腿又踢又蹬,倒把谢永强的性子给勾上来来了,当下对着陈艳南的屁股死命的闪了一巴掌,“艳南,我今天对不住了,一定要把你给肏了。”
  谢永强一把扯下陈艳南的内裤,顿时,陈艳南的白花花的屁股夹着粉嘟嘟的屄也露了出来,跟黄亚萍的屄一上一下,叠起了罗汉。只见陈艳南拼命的挣扎,两条腿死命的蹬踢,白嫩的屁股不停的摇晃,虽说是在挣扎,可那景象却反而像女人发情一样的勾人。
  谢永强手伸下去,按住不停扭动的屁股,把两个又白又肥的屁股蛋子分开,少女娇艳的嫩屄和淡褐色的屁眼就完全呈现在面前,只见陈艳南的屄又水又嫩,尚未被男人鸡巴肏过的阴唇泛着淡淡的粉色,紧紧的闭合在一起,早前渗出的淫水黏在屄的周围,说不出的动人。
  谢永强的手指头顶住阴唇分开,把陈艳南屄里的嫩肉完全暴露出来,只见因为之前发情而流水的嫩屄里面油光水滑,两片肥厚的阴唇中间开花一样露着鲜嫩多汁的肉,陈艳南那粉红的处女膜若隐若现的被谢永强看个正着。
  谢永强活了这么大岁数,就肏过王小蒙的屄,黄亚萍的屄严格来讲就肏了一半,此刻又看见陈艳南如此鲜嫩肥美的嫩屄,刚才被吓得半软不硬的鸡巴忍不住又抬起头来。
  谢永强咽了口唾沫,看着面前一上一下的两个屄,下面的骚,上面的嫩,下面的屄微微发黑,明显的肏多了,而上面的屄,梨花带雨的发着粉嘟嘟的光,要多嫩有多嫩,两个屄都被淫水弄得狼狈不堪,下面的屄已经被自己肏的半翻,还挂着淫水形成的泡沫,而上面的屄虽然也流水了,但门户较紧,只要手指一松,两片嫩嫩的阴唇就吧嗒一声合起来,把里面的屄肉跟屄眼深深的隐藏起来。
  黄亚萍此刻正死命的抱住陈艳南,陈艳南压在她身上又死命挣扎,弄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急得只叫唤,“谢永强你个傻犊子,再不开始肏姐姐要松手了啊,看个屁啊,肏完了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再好看不也就是个骚屄,肏完了再看,赶紧的。”
  谢永强从黄亚萍的屄上抹了一把屄水涂在鸡巴上,挺着鸡巴顶在了陈艳南的屄上,“艳南,对不住了,我要肏了啊?”
  边说着,硕大的屌头子就撑开了陈艳南的阴唇,热乎乎湿乎乎的屄唇包围着谢永强的龟头,那种少女屄特用的紧凑感舒服的谢永强一哆嗦。
  火热的龟头撑开了屄门,陈艳南紧张的不敢再动弹,生怕因为自己的乱动反而把鸡巴给弄了进去。绷紧了身子嘴里求饶,“永强哥求你饶了我吧,我保证不把你跟亚萍姐得事说出去,别再往里插了……求你……啊……”
  龟头火热的温度烫的陈艳南的小屄嫩肉一阵哆嗦,陈艳南就觉得一个滚烫的东西撑开了自己的嫩屄,正探头探脑的想要继续深入,屄口被撑的紧紧的,而里面却又有点空虚,说不出的难受。
  黄亚萍感觉到陈艳南停止了挣扎,稍微松了口气,看着自己上门的陈艳南正满脸通红眉头紧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手从后面压住陈艳南的脑袋,张开自己的嘴巴狠狠的亲了一下。
  “好妹妹,待会你就知道肏屄的乐子了,咱姐们关系这么铁,保证不会骗你的,我跟你说哦,我从大学就开始肏屄,尝过的鸡巴也有三四十根了,女人么,趁着年轻不多找鸡巴肏肏等老了后悔都来不及。再说,咱女人长了个屄,不就是给男人肏的?你刚才看我跟永强肏屄,你屄里就不痒?你看你那骚水流的衣服都湿了,就别装了,敞开了屄跟永强肏一顿,咱俩以后就是好姐妹了,你看刚才姐姐被永强肏的多舒坦!”
  陈艳南被她说的脸红心跳,头却不由自主的点了下,心想看来今天这顿肏是免不了了,永强的那个头都已经塞进自己下面了,自己也算是失身了,再说以前也确实有点对不起永强,被他肏一次也算是报答以前的恩恩爱爱吧。
  谢永强就觉得少女的屄开始放松了,“好艳南,哥哥要肏进去啦啊?”
  “嗯……”
  陈艳南恍惚间居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谢永强,艳南妹子是第一次肏屄,你可得温柔点,可别给肏坏了,你要是把这么鲜嫩的小屄儿给肏坏了,姐姐我第一个跟你没完!”
  黄亚萍浪笑着警告谢永强。
  谢永强的鸡巴插在陈艳南的屄里缓缓的向前摸索,龟头就觉得一路推开热乎乎的肉屄,顶在了陈艳南的处女膜上,就停住不动,享受着嫩屄里的波浪起伏,双手扒开陈艳南的屁股,看着自己的鸡巴大半截的插在陈艳南的嫩屄里,谢永强手指在屄上沾了点淫水,涂抹在陈艳南的紧紧的屁眼上,指头绕着屁眼画圈圈,刺激陈艳南的情绪。
  陈艳南屄里塞着鸡巴,屁眼被挠,胸前的奶子又跟黄亚萍的奶子挤作一团,这多重的刺激哪里是一个初次肏屄的大妞能受得了的?那屄里一股热水就又开始往外流。
  谢永强就觉得一股热乎乎的水儿从嫩屄渗出喷洒在自己的龟头上,趁着这个机会,腰往前一顶,龟头冲破障碍,一下就整个鸡巴肏了进去。
  “啊……”
  破处的疼痛弄得陈艳南忍不住一声惨叫,小脸从刚才的桃红一下边得煞白。
  那屄就是一紧,丝丝的箍住谢永强的鸡巴,谢永强好歹也算给王小蒙破过处女屄的,有些经验,当下鸡巴插在屄里不动,手往前伸,从背后超住了陈艳南的奶子轻轻的揉搓。
  别看陈艳南是个处女,但胸前那对奶子丝毫不输给王小蒙跟黄亚萍,还比她俩的更结实,谢永强的手心握着陈艳南的奶子,手背垫着黄亚萍的奶子,就觉得一个硬挺弹性十足,一个绵软柔滑,真是说不出的写意,道不出的舒坦。
  谢永强一边玩着奶子,胯下的鸡巴轻微的活动着,渐渐就觉得陈艳南的身体开始放松,屄里的肉也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活动的幅度就越来越大了。
  陈艳南总算是知道男人的鸡巴是啥味了,就觉得自己屄里被塞的密不透风,涨涨的,酥麻酥麻的,忍不住开始微微的摇摆屁股。
  谢永强就觉得陈艳南的屄道越来越顺滑,龟头推进抽出的难度越来越小,当下就抽出鸡巴想看看陈艳南的屄有啥变化。
  谢永强低头细看,只见自己的鸡巴带着混合着血丝的淫水热气腾腾,一小片血花在陈艳南的屄上绽开,说不出的淫荡动人,沾着血丝的肥美阴唇显得娇弱不堪,阴唇颤抖着,仿佛雨后梨花。
  谢永强挺着带血的鸡巴又凑了上去,而此时的陈艳南竟然忍不住的屁股往后送,正好把嫩屄对准龟头给含了进去。龟头的伞边刮擦着骚屄嫩肉一路突进,快感渐渐取代了刚才的疼痛,陈艳南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
  谢永强二次进洞后,抓着陈艳南两个肥嫩的屁股蛋子,整根大屌开始拉风箱一样的进出,陈艳南的就觉得酸麻酥痒各种感觉从屄里传播到全身,忍不住的屁股向后顶,小嘴里发出“哦哦哦……啊啊啊……”
  的叫声。
  谢永强的鸡巴在陈艳南的屄里肏着,鸡巴下挂着个睾丸不时的撞击在当肉垫的黄亚萍的屄上,倒也把黄亚萍的屄给刺激出一股骚水。
  黄亚萍此时见陈艳南已经完全放弃抵抗,又见陈艳南被谢永强肏的嘴里不时的丝丝抽冷气。
  舒服的一脸春色,那心里就忍不住开始也想分沾雨露。
  “永强,你俩把我给压死了,你就顾着肏嫩屄,就把姐姐给忘了啊?我可是你俩的大媒人,你要好好的谢媒的!”
  谢永强虽然木,但当然会明白黄亚萍啥意思,就是也想挨肏呗。
  谢永强狠狠的肏了陈艳南几下,把鸡巴从嫩屄里恋恋不舍的抽出来,将陈艳南从黄亚萍身上翻到床上,让两人并排把屁股靠在床沿。顺手把陈艳南的上衣给撕掉。
  就见两个女人光奶露屄的躺在那里,四个大奶子一个比一个挺,正随着呼吸晃晃悠悠的在雪白的胸脯上晃动,再往下,就见两双大腿,一条穿着丝袜,一条完全裸露,一样的浑圆修长,每双大腿都敞开着,各有一个屄在根部,黄亚萍此时得到解放,一手中指伸进自己的屄里,水汪汪的肉屄里骚水不绝,而陈艳南的屄初经风雨,显得有些娇羞,血丝混着牛奶般的淫水滋润着娇嫩的阴唇。两个屄虽然一个骚一个嫩,但都被谢永强的鸡巴肏的裂开来,特别是陈艳南,那阴唇中间的屄眼此刻还是半圆的微张着,隐约能看见里面抽搐的嫩肉。
  谢永强两眼发直的盯着面前的两个美女,双手各抓着一个奶子,搓啊揉啊,跟做馒头揉面一样,粗壮的手指头都陷进奶子肉里去了。而陈艳南跟黄亚萍被他玩的面泛桃花,娇喘吁吁,四条大腿不停的在那里扭动着交叉着……
  谢永强哪里忍得住?挺着鸡巴又插到了陈艳南的屄里,陈艳南刚才被肏的虽然舒服,但尚未到达高潮,正感觉不上不下的,此刻见谢永强在自己跟黄亚萍之间依然选择了自己的嫩屄,心里忍不住泛起了一丝感激。她很想像黄亚萍刚才那样浪叫,发泄自己的快感,但少女尚存的一丝矜持让她无法放开脸面,只能紧紧的咬着嘴唇享受屄里传出的阵阵快感。“嗯……哦……”
  陈艳南就觉得一股触电一样的酥麻从屄心里发散出来,雪白的玉体一阵颤抖,嫩屄淫肉更是疯狂的抽搐,屄心深处高潮的液体喷涌而出,从鸡巴跟屄的缝隙里滋滋的往外冒。
  黄亚萍一见陈艳南到了高潮,生怕谢永强的鸡巴被屄挤的射了精,赶紧自己双手各抱住一条腿,把个骚屄挺起来张着阴唇对谢永强直叫唤,“永强,快来,快来肏肏姐姐的屄。”
  谢永强从陈艳南已经高潮的屄里抽出鸡巴,陈艳南的屄里居然忽的一下冲出阴精,直直的洒在谢永强的鸡巴上。
  “哎呀,看不出来,艳南妹子也是骚屄一个啊,这才肏了没一会呢,居然屄水喷的这么多,真是极品骚屄,我还以为你是小嫩屄么。”
  谢永强挺着沾满陈艳南的淫水还在往下滴的鸡巴,撇开陈艳南来到黄亚萍面前,顶在那大开的骚屄上,将苞米棒子一样粗的鸡巴肏进了黄亚萍的屄里。
  黄亚萍的屄早已经痒了好久,此刻有鸡巴进入止痒,一双丝袜美腿紧紧缠住谢永强的腰,双手环在谢永强的脖子上,嘴里嗷嗷叫着,把屁股跟筛糠一样的抖动着,套弄谢永强的鸡巴,淫水滋滋的从屄里往外冒,滴在地上一会功夫就形成一个小水洼。“啊……哦……永强你个大鸡巴,你的大鸡巴比你家的驴都大啊,亚萍的屄都被你肏烂啦……啊……小屄受不了了……肏死我啦……”
  谢永强一边肏着黄亚萍,一边不忘照顾老情人陈艳南,大手在陈艳南的屄上又抠又摸,拇指按住阴蒂用力的压。
  “黄亚萍你的大骚屄,你个卖屄货,我肏死你,你个整天张着屄等鸡巴的玩意”谢永强越插越猛,把挂在他身上的黄亚萍肏的哇哇乱叫,淫水直飞,胸前的两个奶子剧烈的晃动着,突起的奶头在谢永强的胸脯上来回的摩擦。黄亚萍被肏的小嘴大张喘着粗气,不愧是大学就开始坐台的,不枉那段训练,黄亚萍的屄是一阵接一阵的抽紧,肏个几十下就是一阵高潮。嘴里更是骚屄浪屄的叫唤着刺激谢永强。
  反观躺在床上的陈艳南就要矜持的多了,虽然嫩屄被谢永强摸的水汪汪直淌水,但已经含羞的躺在那里捂着脸不敢说话,心里却是美得要死。
  谢永强猛肏着黄亚萍的湿滑的骚屄,肏屄声充满整个房间,虽然黄亚萍天生淫荡,又怎能赢的过长年劳作的壮男?
  当黄亚萍又一次高潮到来的时候,忍不住开始求饶,“永强,你个驴子,你把姐姐肏死了啊,姐姐的屄受不了了,不能再肏了,好永强,让姐喘口气,你去肏艳南吧,你看艳南的屄水流的都要解放军抗洪了……”
  谢永强把黄亚萍放到在床上,坚挺的鸡巴又狠狠的肏了一下,“你个浪屄,先歇着,等我肏完了艳南回头再给你接着肏,我今天要让你下不了床走不了路。”
  谢永强此时已经肏红了眼,抓着陈艳南翻个身,让陈艳南屁股朝后的撅着跪在床边上,低下头对着黏糊糊的屄死命的亲,丝毫不顾上面的血水屄水,大口大口的猛吸,牙齿还咬住娇嫩的阴唇拉扯着,火热的呼吸从鼻子里喷到屄上。
  陈艳南焦急的扭动屁股,期待着永强哥得鸡巴再次光临,谢永强狠狠吸了几口屄里发出的骚味,挺着鸡巴,狠狠的撞进了陈艳南已经开发的屄里。
  陈艳南撅着屁股趴在床上,奶子被撞得前后的晃荡,奶头摩擦在粗糙的床单上,嘴里呜呜的发出含糊的叫声。
  “艳南,你说,哥肏的爽不?一起搞对象的时候就想肏你了,那时候抹不开面子,今天终于把鸡巴肏到你屄里了,美不?舒服不?”
  谢永强肏一次问一句,一天肏了俩美女,这鸡巴真是好福气。
  陈艳南被肏的接连高潮三次,嫩屄里开了花一样,淫水顺着雪白的大腿不停往下流……
  谢永强越肏越兴奋,拉过正在一边倒气的黄亚萍,让她趴在陈艳南的背上,一上一下两个屄恢复成开始的样子,所不同的是这次是陈艳南当肉垫子了。
  谢永强挺着鸡巴,肏一会上面的黄亚萍,再肏一会下面的陈艳南,说不出的齐人之福啊。
  谢永强肏着叠在一起的两个美女,一个娇羞,一个放浪,一个舒服的直哼哼,一个爽的鸡巴骚屄的乱叫,浑身上下充满了成就感,谢广坤跟王小蒙乱伦肏屄的气恼早已经烟消云散,此刻满脑子就是想着花样肏身下的两个屄。
  谢永强的鸡巴跟手指轮流在两个美女的屄里进出着,抽插着,美肉加上淫声浪语,谢永强肏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快要射精了就歇一会,接着再肏,肏的四片阴唇外翻着,不论是骚屄还是嫩屄都一样狼狈的张着嘴吐白沫。
  谢永强的鸡巴又在陈艳南的屄里进出着,当陈艳南的屄又一次开始抽搐而喷出阴精的时候,谢永强的龟头一麻,急促的抽插了几下,顶在陈艳南的花心上就开了炮,那火热的精液烫的陈艳南哎呀一叫,差点没昏过去。
  谢永强舒服的躺在床上,左右各抱着一个女人,一手一个捏着她们的奶子,回味着刚才的大战,想着王小蒙跟谢广坤肏屄的场面,心里想,我自己老婆被老爹肏了,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倒是白清明那个小白脸,没准也把小蒙给肏了,不能吃这个哑巴亏,得像个法讨个便宜。
  三人抠屄摸奶的搂作一团,黄亚萍恶作剧的摸了陈艳南依旧湿乎乎的屄一把,“小浪蹄子,今天带劲不?舒坦不?我跟你说啊,王小蒙跟谢广坤今天肏屄被永强碰上了,真想不到谢广坤还有这一手,要不是广坤叔,咱俩也没今天这场肏,真要感谢感谢广坤叔呢”“讨厌……真不要脸……”
  陈艳南一边享受着谢永强温柔的抚摸奶子,一边回味刚才的余韵。
  “你说你们都是怎么了,人家好好的大闺女就被弄了,我以后怎么嫁人啊?”
  “别怕,姐姐给你说,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肏个屄跟握个手也没多大差别不是?现在谁还一辈子就跟一个人肏屄啊?”
  黄亚萍吃吃的浪笑。
  “嗯……也是……刚才路上还碰到秋歌跟天来耍流氓呢?”
  “真的?快说说看,他俩咋肏的?”
  “亚萍姐,你好坏,人家没肏,就是摸摸,后来李秋歌给王天来亲下面了,然后我就到这里了,就……就被永强哥给那个了……”
  谢永强一听李秋歌,忍不住一个激灵,就是那个城里来的小嫩妞,还肯给王天来这个娘娘腔舔鸡巴?她跟白清明一起来的,我要是把她也给肏了,也算是报复下白清明了。
  “亚萍,艳南,我寻思着白清明指不定把我家小蒙给肏了,你说我要是把李秋歌这个嫩货给肏了,算不算过分?”
  “永强你真贪心,家里有个小蒙,今天又把我俩给收拾了,咋还惦记秋歌呢?要是事情弄大了,王大拿不弄死你?”
  黄亚萍有点担心。
  “永强,你说真的小蒙给白清明那个了?”
  陈艳南有点不相信。
  “小蒙这个骚屄,自己公公都能弄一块去,跟白清明在一起要是不挨肏那才奇怪了。”
  谢永强咬着牙回答。
  “永强,我刚才听天来跟秋歌聊天了,说现在山庄里可乱了,男男女女的都乱搞,说不定人家没把这个当回事呢?”
  “山庄里啥事啊?快说了听听。”
  黄亚萍来了精神,一手抓着谢永强的鸡巴坐起来。
  “就是那些事嘛,都是流氓话,人家说不出口的。”
  陈艳南害羞了。
  “还羞呢,屄都肏了,快说给姐姐听听。”
  “我就听天来说的,说现在山庄里女的整体都光着屁股,就穿个丝袜肚兜,杨晓燕整天换衣服跟王大拿干坏事,还说现在里面流行好几个人一起做,对了,还说刘英被刘大脑袋弄得下不了床。”
  “哈哈,怪不得刘英被弄到山庄做服务员了呢,看来也是卖屄换的啊,也是,就那小身板被刘大脑袋一压就能压个半死,要是再肏肏,下得了床才怪!”
  谢永强一阵感叹,想想刘英也是个美人坯子,可惜玉田那个东西没用,要是大脑袋能把刘英给肏怀孕了,也算是给老赵家行善了。
  “你说,王大拿会不会把杨晓燕跟李秋歌母女双双给办了呢?”
  黄亚萍听着故事,忍不住开始浮想联翩。
  “这个他们没说,就说王大拿一次叫十个服务员一起伺候,还穿制服啥的。”
  “嘿嘿,这山庄可真有趣啊,什么时候见识见识?”
  谢永强开始乱想了。
  “李秋歌肯定逃不出王大拿的手心,那么一个嫩屄在身边晃悠,王大拿能甘心就肏杨晓燕一个屄?杨晓燕保养的再好也没李秋歌嫩啊。”
  黄亚萍咯咯的浪笑。
  谢永强想着李秋歌那精致的小脸,那薄薄的红嘴唇,那标志性的大耳环,那白衬衣里的不大不小的奶子,那牛仔裤里的美腿,那小屁股,那裤裆里鼓鼓的小馒头一样的阴户。这娘们,声音还好听,要是大鸡巴哥哥骚屄妹妹的叫起床来,还不得把人爽上天?
  谢永强想着李秋歌被王大拿压在身下,挺着鸡巴肏嫩屄,李秋歌被肏的直叫唤,又想着没准杨晓燕也在一旁给王大拿推屁股肏自己闺女,而自己的屄里插着王大拿那说话都不清楚的儿子王木生的鸡巴被肏的水花四溅,忍不住心里就痒。
  这有钱人就是会玩,父子母女大乱交的场面一定少不了的!
  “等抽个空子,你俩把李秋歌骗过来,我要肏了她报绿帽子仇,要不这样,艳南反正你现在没男朋友,干脆就把白清明勾搭上,这样好歹我也算是肏过他媳妇屄了,咋样?”
  黄亚萍拍手叫好,“这个主意好,那小子又有钱有风流长得还不错,艳南你就大胆的上。”
  陈艳南一直以来都是保持着淑女形象,但身处研究所这种官方机构,里面的一些男欢女爱的事情身边每天都在发生,那个快六十岁的老所长跟所里的年轻女人好几个都有不正当关系,好几次隐晦的提到要潜规则陈艳南都被拒绝了,陈艳南看看身边的女同事一个个加薪的加薪,晋升的晋升,说不眼红那是假的,听说有白清明这个钻石王老五,芳心暗动。
  以前碍于面子放不开,那是少女心思,今天被谢永强一顿猛肏,心里渐渐想开了,要是跟白清明在一起,就再也不怕那个老头子卡自己的油了。
  “那就这么定了,你俩帮我找机会肏李秋歌,我跟亚萍帮忙让白清明看上艳南,咱们以后就是好姐妹,好兄妹,没事就在这果园里肏,亚萍你把在KTV里坐台的本事都教给艳南,顺便让我也开开洋荤,这两个屄一起肏就是比肏王小蒙一个舒服啊。”
  谢永强一边得意的说着,一边用手在两女的屄上一阵扣,惹的两女咯咯浪笑,黄亚萍站起来,把湿乎乎的屄贴在永强的头上蹭,“让你坏,让你坏,我今天闷死你。”
  谢永强没头没脑的沾了一脸的骚水,赶紧跳起来往外跑,黄亚萍拉着陈艳南光着屁股就往外追,三个青年赤裸着在果园的青草地上追逐着,笑骂着,青春的肉体活力十足,那晃动的四个奶子,那胯下的柔柔细草,那根低垂而雄壮的鸡巴,好一副田园美景,追着追着,三人就又纠缠在一起,倒在了软软的草地上……
  一场针对白清明和李秋歌的阴谋正在规划中,象牙山啊,不知道后面又会有什么精彩的故事上演呢?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