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乡村爱情 第03章 谢永强的3P性福(中)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乡村爱情 第03章 谢永强的3P性福(中)
[free]陈艳南今天从研究所里把永强这边要的农业科技资料带过来,心里想着以前跟谢永强好歹也恋爱过一回,这次能帮上他的忙也算是补偿了。
  乡村的田野到处一片生机,骑着自行车的陈艳南沐浴着暖暖的风,觉得今天特别的开心,其实,乡村的田野上,一个美女骑着自行车一路而去,微微被风吹起的裙角露出下面一双雪白健美的裸腿,又何尝不是一道风景呢?
  陈艳南骑着自行车路上老远看到一个人扶着自行车停在路边,近了一看,原来是皮长山皮校长,老皮最近学校里新来了个城里实习的女教师,跟自家谢兰一比,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在一个水平上,这不,去学校路上骑车,好不容易在家里整理的齐刷刷的头型被风给吹乱了,正拿着个小镜子沾着口水抹在头发上整理呢。
  都是熟人,陈艳南在皮常山前面叮铃叮的按铃铛,算是给老皮打个招呼。
  这老皮整理头型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就因为家里的谢兰是个醋坛子,只要一看到皮长山收拾的利落,就警惕性奇高,没玩没了的寻根问题,盯着老皮问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什么野娘们了。
  陈艳南没下车,就跨在车大梁上,风一吹,白白的大腿跟黑乎乎的腿跟被皮长山瞧个正着,一双小贼眼扫了几下,咽了口唾沫,心说,这城里的娘们就是好啊,哪像自家谢兰那五大三粗的?除了奶子大屁股大,外貌上一点也不性感。
  “皮校长美容呢?不怕嫂子再收拾你?”
  陈艳南笑着调侃皮长山,阵阵银铃般得笑声从樱桃小嘴里冒出来,露初里面两排洁白的小牙齿。
  皮长山尴尬的笑了笑,扶了扶眼睛,眼睛顺便又想去看陈艳南的裙下出光,可惜那裙子已经下来了,只能看到半截白嫩的小腿和雪白的小凉鞋里面的脚丫子,皮长山心里有点遗憾。
  “燕南啊,你就别笑话哥了,哥这怕老婆看来是传开了,其实吧,我这是爱,不爱她我砸能怕她呢?你说是不燕南?”
  “嗯,皮校长真是大好人,疼老婆的好汉子,要是你没结婚啊,没准我还想嫁给你呢?”
  皮长山被陈艳南说的心里贼心一动啊,“燕南啊,你就是现在想嫁给我也不迟啊,”
  陈艳南咯咯笑了起来,“我要是嫁给你,你家谢兰嫂子还不找我拼命啊,好了,皮校长你继续美容,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说着,跨上自行车离去。
  皮长山看着陈艳南那坐在车座上的小屁股随着蹬车的动作一扭一晃的,心说这小娘们的屁股要是坐在咱老皮的鸡巴上也这么摇,我老皮也不枉此生啊,这城里的娘们就是有味,学校的那个实习老师我得抓紧点啊,不然实习结束了我还折腾个屁啊,想到这里,赶紧从包里掏出梳子吐了口唾沫,继续照着小镜子梳头。
  陈艳南骑着自行车,一路没停来到了果园,果园里现在满树是果实,说不出的生机盎然,心里对永强产生了一种由衷的佩服,一个大学生,毕业后回到农村搞种植,这要多大的魄力啊,再说了,王小蒙的豆腐厂越做越大,谢永强都有点在家里抬不起头,这果园眼看大丰收,又跟果汁厂建立的良好关系,超过王小蒙那是迟早的事情。
  “永强,你真了不起”陈艳南从心里赞叹着,有点后悔当初跟谢永强没能继续下去,要是当初一直和他一起,说不定现在都有孩子了吧?想着想着,陈艳南的脸上红了起来,唉,怀春的少女啊,就像这果树上的苹果一样,除了美,还是美啊。
  陈艳南看着果园的美丽景色,眼光向远处看去,却看见不远处被风吹得微微起伏的青纱帐里似乎有人。陈艳南心里想,这谁啊,大白天的咋往青纱帐里钻呢?
  难道是有人准备来偷苹果?不行,我得看看去。
  陈艳南把自行车放好,悄悄的猫着腰走向青纱帐。老远就听到一男一女的声音。
  男的声音好熟悉啊,正是曾经追过自己的王天来,那女的,听起来不是本地口音,噢,想起来了,应该是李秋歌。
  陈艳南悄悄的靠了过去,想看看他们在干啥。
  只见王天来坐在地上,李秋歌背对着坐在王天来的腿间,那白衬衣的扣子已经被王天来给解开了,露出来一片雪白的胸,李秋歌的白乳罩紧包着乳房正被王天来捏在手里,李秋歌的胸看上去不大,只少比自己的小,陈艳南有点得意。但形状应该不错,应该是碗型的,只是被王天来摸的形状变来变去,一时不好判断。
  王天来一边从后面身上揉着李秋歌的奶子,嘴巴咬住李秋歌的大耳环轻轻的扯,嘴里呼出的热气喷在李秋歌娇嫩的耳垂上,弄得李秋歌浑身发软。
  王天来吐出耳环,做了个标准的甩头动作,趴在李秋歌的耳边说,“秋歌,你说咱俩认识都这么久了,你就只肯让我摸摸,今天咱来真格的呗!”
  “啥叫真格的啊,奶子都被你摸了,还不行啊。”
  “哎呀秋歌,你可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咱们也要像董事长跟你妈那样”“我妈跟董事长哪样了?”
  “就那样呗,上次我们不是一起隔门缝偷看了吗?就是女的脱了衣服,让男的插嘛!”
  “王天来你个臭流氓,还没结婚呢,等结婚了才能插,我妈跟我说的,让我防着点你,没想到你真动糊涂心思了。”
  “啥糊涂心思啊,你妈不也没跟大拿董事长结婚吗?他俩咋就插到一块去了呢?”
  “讨厌!她是她,我是我,她愿意给王大拿插我也没办法,反正我就不给你插,听说插进来疼死人的。”
  “好妹妹,一下疼,两下麻,三下就像蜜蜂爬,你想想看,要是不舒坦,你妈能被王大拿插的那么哼哼吗?”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哎,天来,你说,王大拿那么粗的棍子,咋就能挤进我妈那么小的洞洞里呢,还不得给撑破啊?”
  “秋歌,这你就不懂了,我是大夫,这个我懂,你想啊,你妈当年能把你从屄里生出来,吃下跟鸡巴还不跟玩似得?”
  “讨厌,不许说脏话”李秋歌在王天来的怀抱中扭了几下表示抗议,那小屁股正顶在王天来的裤裆呢,这一扭,王天来的鸡巴一抖,更加紧紧的顶在了李秋歌的屁股上。
  “啥叫脏话啊,男的那个就叫鸡巴,女的那个不叫屄叫啥啊?”
  “好吧好吧,说不过你,你说啥就是啥?”
  李秋歌不再跟王天来争论了。
  王天来的鸡巴被李秋歌的屁股挤的紧紧的,手上揉奶子的力度更加大了。
  “秋歌,你妈真好看,那天咱们看到你妈穿的那个网眼开档裤你啥时候也穿给我看看呗?”
  “我妈好看,我就不好看啊,我就不给你穿!”
  李秋歌报复似得向后顶了下屁股,弄的王天来的鸡巴一疼,忍不住叫出来。
  “哎呀你干啥啊,鸡巴都给弄断了。”
  “断了好,断了才不会惹事呢!”
  “你是比你妈好看,可没你妈骚啊,你看那天,你妈光开裆裤都换了三套,那裤子一看就是窑子里的小姐穿的,方便男人插屄的,一会黑的,一会红的,一会白的,穿在你妈那大屁股上,真勾引人,想想那天你妈穿着开裆裤撅着腚给王大拿吃鸡巴的浪样,真想冲进去把王大拿打晕了肏你妈一顿。你妈那屄夹在大腿间被咱们看了个够,多水灵的屄啊,一点也不像四十多岁的女人。唉,丈母娘的屄都看过了,自个媳妇的屄还捂的这么严实,你说我可怜不?”
  “讨厌,不要说了,羞死人了。”
  李秋歌听着王天来的话,想着那天看到杨晓燕被王大拿的鸡巴插的哼哼叫唤,心里的防线有点松动了,难道那么粗的肉棒子插进自己屄里,真的会很舒服?
  “秋歌啊,我跟你说,咱山庄里可乱着呢,我那卫生所隔三差五的小服务员们就来买避孕药,大家乱搞都不戴套的,光刘大脑袋,我就知道肏了不下十个,小李秘书,刘英,二丫他们几个都被大脑袋肏的打过胎。”
  “真的啊?你有没有乱搞,你要是乱搞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哪能呢?我乖着呢!”
  “那你说说山庄的事给我听听,不许隐瞒,我怕我妈吃王大拿的亏”“秋歌啊,实话跟你说,山庄现在是地道的男人天堂,比赖昌星的红楼都不输,服务员们上班一律穿高跟鞋,开档丝袜,丁字裤,小肚兜,每人配一个小包,包里装着各种制服啊壮阳药啊电动鸡巴什么的,方便客人跟领导们随时尽兴。”
  “现在在山庄,你要是一对一的肏屄人家都瞧不起你,像大拿董事长,每次都叫十个服务员,有的扮成空姐,有的扮成护士,有的扮成古代仙女,花样可多了,十个屄一字排开,王大拿轮着插,真是舒服到家啊。大脑袋喜欢李秘书,据说李秘书打飞机的功夫特别到家,每次大脑袋肏屄都要叫上李秘书,肏的射精了,让李秘书给他按摩刺激下,就又起来了,我知道有一次刘英被大脑袋肏了两个小时。屄都被肏翻了,还是我给上的药。”
  “秋歌啊,你说我老看他们折腾,你连屄都不让我看,我憋不住没准啥时候就犯错误了。”
  李秋歌心软了,“天来哥,人家今天那个来了嘛,不方便,要不我也学我妈那样,给你亲鸡巴?”
  “那行那行”王天来迫不及待的躺在地上,解开裤子,把鸡巴露了出来。
  李秋歌看着王天来的鸡巴,皱着眉头把嘴巴凑了过去,张开两片嘴唇把龟头包了进去。
  别看李秋歌的两片嘴唇薄,可力道还是有的,沽滋沽滋的咂巴着王天来的鸡巴,到也有模有样,“哎呀妈呀,哎呀妈呀,老舒服了,秋歌你的嘴咋这好涅?老带劲了。”
  王天来舒服的直哼哼啊。说来惭愧啊,王天来到现在还是处男一个,整天处在那种淫窝里没出轨也算是不容易了,这鸡巴第一次进洞居然是个嘴巴,爽的是啊啊直叫唤,没几下就射了,呛的李秋歌直咳嗽。
  李秋歌一边咳嗽着,一边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拭残留在嘴角的精液,王天来此刻还躺在那里哼哼呢,“哎呀妈呀,要死了,肏个嘴就这么舒服,要是肏个屄,那不得上天啊。秋歌,等你大姨妈走了,一定要答应我肏一次啊,不然我就去肏刘英跟李秘书什么的啦。实在忍不住。”
  李秋歌害羞的点了点头,幸福的王天来从地上跳起来,一把搂住李秋歌就是一顿猛亲,沾满口水和精水的鸡巴都把李秋歌的衣服给弄脏了。
  此刻,一直在外面的陈艳南又看又听,弄得面红耳赤,浑身发软,大腿根都觉得有点黏糊了,见他俩完事了,感觉悄悄的溜开回到果园。陈艳南是大受刺激,怎么也没想到,这山庄里会有那么龌龊的事情,想想都脸红。
  陈艳南从自行车上取下挂包,锁好车,向果园的小屋走去,而此刻,里面正在大战的谢永强和黄亚萍正起劲,丝毫不知道有人来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