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rom超碰公开-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gjqnls.com

台北公寓女郎的真實故事


点击进入 本站推荐HD1080高清无水印影片


我叫阿祥,大家都叫我阿熊,因為祥的台語發音很像熊,而且我又身高180公分,身材粗曠,所以大家都麼叫.下面的故事是真實的發生在我的身上,不;應該說發生在19個人身上.且發生在台北市信義路三段的荒唐故事,這個事件絕對是真的,不過連我現在回想起來都有點不相信.

故事發生在去年八月,那時我28歲,又由於那時沒有工作,每天又沉迷於網咖及賭博,所以欠了一筆小錢. 而我常去的網咖附近有一棟五樓公寓,從網咖的玻璃窗看出去,我發現那棟公寓,每天早上約八點左右,有一名約30歲出頭的男子出門上班,然後到晚上七點後才會回家. 但我意外的發現,不論是他晚上回家,或有事回家,他都習慣按公寓五樓的門鈴,且每次都看見他先按二下,再接著按三下,然後門就開了. 於是我觀察了約一星期,就跟我一個在網咖認識的朋友說這個有趣的事,我這個朋友叫小宏,他也跟著我觀察約快二週.
就在去年八月的時候,我因為欠了朋友約八萬塊,我跟小宏說後,這小子居然說:我們去那男的房子裡看看,就照他按門鈴的方式試一試,搞不好真的會開門喔! 原先我還沒這個膽子,不過在阿宏一再的慫恿下,又讓朋友逼債的情況下,只好答應他了. 我們去買了一付手套與口罩,然後一早就在那棟公寓外等著那男子離開,因為我們想等那男子離開後,馬上進入偷完值錢的就閃人,他應該不至於在短時間內回來. 於是我們看見了那男子離開後,阿宏大膽又迅速的去按了門鈴. 嘟嘟--嘟嘟嘟,等了約五秒,喀--門真的開了. 我們躡手躡腳的爬上午樓,見到五樓的鐵門只是扣上而已,並沒有完全關上.

這時我的直覺反應是裡面有人,而阿宏卻比我大膽,他說:管他有人,既然來了就進入瞧瞧,快帶上口罩吧! 我們帶上口罩及手套後,就開著門探頭探腦的進入,看了客廳沒人,於是更大膽的進入. 這時我輕輕的將門關上,然後我就看見有一個女子正在廚房洗碗,她的長相我們看不見,因為她背對著我們. 不過她穿著一件粉色的絲質睡衣,很明顯的可以看見裡面只有一件三角褲.身材高挑玲瓏有緻,身高應有165公分以上. 這時我們都不敢動,卻看見阿宏慢慢的走向那女的身後,而我卻緊張的想將他拉回來,不過阿宏卻已經到她的身後了. 此時阿宏將手套脫掉,然後伸出雙手從那女的腰際抱了上去. 那女的忽然說:你怎麼又回來了...

剛說完這一句話時,那女的似乎發覺不對境,回頭一看猛叫說:你是誰. 正當要尖叫時,阿宏的一支手很快的堵住她的嘴巴,然後將她拖到客廳的沙發上. 再拖的過程中,由於該女的絲質睡衣相當的滑溜,而該女子又不斷的掙扎,所以她的睡衣有撕裂的行跡,在她的掙扎時,會不斷的露出爽乳,以及那對乳頭. 就當我正在享受的時候,阿宏叫我過去幫忙抓住她的雙手,我才示意到過去幫忙. 這時候我用一隻腳的膝蓋壓住她的肚子,一隻手抓住她得雙手,一隻手摀住她的嘴巴,而阿宏則到處找繩子. 這女趁阿宏放開她雙腳時,不斷的亂踢,還踢到我的背.我痛的大叫阿宏快一點. 阿宏從廚房拿了一條塑膠繩,將她的雙手綁住,再拿了一條毛巾堵住她的嘴,然後跨坐在她的雙腿上.這時候我才有機會鬆開雙手鬆口氣. 這時阿宏雙手正在她的雙乳及腰際間撫摸著,還說:不要怕,我們只是來借點東西,怎知道有個大美人在家呢?

我們只好和你一起享樂囉,不然就太看不起你了. 我在這時候才仔細瞧了一下,覺得這女的長的稍有姿色,但不怎麼亮麗,不過身材卻不錯,光她那胸部左右不斷的晃動著,至少有34D以上,再來就是她那雙細長的腿,如果能夠將兩腿扳開來玩,肯定爽死了. 正當我這樣想時,阿宏將頭埋向她的胸部,開始對她的乳頭做起舌部運動了.另一隻手也慢慢的從胸部游移到了她的下體. 而這女的卻不斷的嗚叫著.阿宏則將她的睡衣裙擺往上拉,再將她的內褲順勢的脫掉,然後將整個手掌貼在她的整個下體上,慢慢的上下搓揉著. 這時那女的叫聲慢慢的變為微弱了,只有偶爾會有尖叫聲. 阿宏這時將她的中指慢慢的俏起來,在她的下體上順著溝線來回的畫著,當手指碰到她的敏感點時,會明顯的看見她稍稍的將頭往後仰起,似乎正在慢慢的享受著. 這時候阿宏要我一起也過去,我迅速到了她的身邊,伸出舌頭開始猛吸她的乳頭,另一隻手則不斷的搓著她的另一個乳房. 而阿宏從她的腿上下來,慢慢的將她的腿拉開,並說:妳要是配合一點,我們會好好的對待妳,如果不聽話,下場自行看著辦. 說完女的沒有吭聲,不過阿宏將她的腿拉開,她到也滿配合的.

阿宏將鼻子湊近聞了一下說:好香喔!有淫水味喔!妳興份了對不對. 話一說完,那女的將腿合了起來,似乎有不好意思的感覺. 不過阿宏又將她的腿拉開,開始將往她的陰部舔了起來. 過了一會,阿宏又將手指插進她的穴穴內,開始抽插起來. 只見那女的閉著嘴巴,想哼又不敢哼,弄得阿宏更是興份,只想要她叫出來,所以就由一隻手指變兩隻,且加快速度抽插著. 最終那女的受不了叫出聲來,直說:不要再弄了,我受不了了. 這時阿宏才停了下來. 不過阿宏並沒有放棄,將那女的拉進房間,甩在床上,然後脫下自己的衣服和內褲,迅速的壓在那女的上面. 這時那女的驚慌的猛叫,而阿宏提起老二往她的陰部插了進去,那女的"啊"了一聲,就隨著阿宏的一進一出的叫著,也搞不清楚她是哭還是爽.

這時我也興奮起來,於是也脫光衣服上了床,開始撫摸她的乳房與全身. 過了一會,阿宏問她:要不要將你的嘴上的毛巾拿掉,不過你不能亂叫. 那女的用力的點頭,似乎被堵嘴巴有點難受. 這時,我將她嘴上的毛巾拿掉,見她深深的吸了好幾口氣. 而阿宏將她的雙腿抬高放在肩上,用力的將腰下沉,使的老二插的更深更有力. 那女的開始叫著"啊~~~啊~~~啊~~~",雙手被綁著還不斷的出力抓著枕頭. 我看著她的嘴巴張的大大的叫著,盡然順勢的將自己的小弟弟塞進她的嘴巴,而她卻一點也不驚慌的開始為我口交. 忽然她吐出我的老二說:可不可以將我的手鬆開,我會配合你們的.

阿宏說:好,量你也逃步掉. 於是我將她的手鬆開,她甩了甩手後,順勢的抓起我的小弟弟往她的嘴巴含進去,我們看她這麼配合,於是開始翻雲覆雨的3P遊戲. 不過說真的,那女的還真來真的,她不但什麼都配合,還會主動的要求換姿勢,似乎好久沒有玩過一樣,好像悶了很久似的. 我和阿宏一前一後的交換,她也都不嫌髒,甚至還將二根小弟弟同時舔,真的是前所未有. 就在最後我們要射前五分鐘,她居然要我插她屁眼.我還懷疑的問:真的嗎? 她還回答:快點. 由於她的淫水四起,早已經濕遍她的陰道和屁眼,甚至大腿與床單都有淫水. 所以她趴在床上翹著屁股,我將老二對準她的屁眼,緩緩的插進去.我看見自己的小弟弟慢慢的淹沒在她的屁眼內,而她也叫的更大聲.阿宏則在旁說:用力插,她才會爽. 我看見整根小弟弟插進去後,開始往後拉出,然後開始活塞運動.

而她得叫聲也叫的異樣,似乎相當的舒服一樣,比起插穴穴還爽. 這時阿宏不忘將她的老二塞進她的嘴巴內,開始抽插起來. 不過一會後,阿宏躺在床上,要她用屁眼坐在他上面,那女的照做.然後我在插進她的穴穴內,這時她正享受著二根老二的抽插. 我們慢慢的加速,她也不斷的叫喊著,我們都還害怕被鄰居聽見,於是叫她小聲點. 她卻說,隔壁沒有人在,放心吧! 聽她這一說,我們就更放心的大膽完了. 這時阿宏快受不了了,直說: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那女的帶著淫叫聲說:射在裡面吧! 最後聽見阿宏:啊~~~~的一長聲,將他滾熱的精液射入她的肛門內. 這時我更加賣力的幹著她,還將她翻轉過來,兩個洞輪流插. 我還故意問她說:兩個人幹妳爽不爽啊! 她說:爽~~~爽~~~好爽~~~ 我又問:要是不夠,我們幫你多找幾個人來玩好不好? 她似乎興奮過頭的說:好~~~好~~~~越多人越好~~~ 我們還以為她在開玩笑,於是又問:真的嗎? 妳不怕被幹死.. 她還真的說:不怕,快叫人來幹我.. 這時阿宏真被她惹興奮了,拿起手機說:我真的要打電話叫人來幹妳了喔! 她還帶著淫聲說:好~~~快打~~~

這時阿宏真的打給了一個叫阿基的人,給了他地址後說,約十分鐘到. 她聽見十分鐘後說:太久了,找個近一點的. 我們一聽她玩真的,於是我要阿宏打到網咖找阿益. 阿益本來就是一個色胚,一聽說有好玩的,二話不說就直奔上來.阿益原先還不肯相信,不過看見我們三人都脫的光光的,他不信也不行.於是他也很快的脫光,將老二塞進她的嘴巴裡. 這時阿宏也繼續打點話叫人,不過因為太早,還找不到人. 過了沒多久我也射了,我將經子射進了她的穴穴裡.然後又換上阿益幹她的穴穴. 而我也開始聯絡我那一裙狗檔. 過了沒多久之前聯絡的阿基也到了,也加入戰場. 約到了十一點多,陸陸續續來了"鬼仔","小朋友","牛仔"等等,光是這時候已經有四個人在玩她了. 而我,阿宏和阿益也不斷的打電話叫人來.到最後叫來的人我都不認識了,不過看她倒是滿過癮的. 這個遊戲一直持續到下午五點多,總共來了十八個人,每個人也都平均玩了二次以上. 就連我和阿宏也在中午後又幹了一炮,幹的兩腿都發軟.

而她從早上被我和阿宏開始幹,到了下午五點多都沒有停過.無論她的穴穴,屁屁或嘴巴絕沒有停超過一分鐘,最多人的一次是下午二點,她的穴和屁眼各一根,嘴巴也一根,兩手各握一根,還有一個人在吸她的乳房,總共六個人. 她的乳房被吸的有點腫,而陰唇也被幹道翻轉過來,到了中午她更無力的癱在那裡,任人隨便玩隨便插. 不過我們並沒有虐待她,中午我們還叫人買東西給她吃,還餵她呢?也買運動飲料給她補充水分呢. 最後在結束之後,她只希望我們不要再進入這屋子了,因為沒有什麼好偷的,也不想這樣的關係理不斷,所以從現在開始要我們玩我們的網咖,她過她的生活,互不認識. 而我們也不是無恥之徒,也很有信用的答應她,所以至今已經半年多,都沒有去吵她了. 回想起來,這女的可真帶勁,想不到可以被玩這麼久,足足被插八個小時,玩了40次以上.女人的耐力真厲
加载中